一支Prosecco 帶到尾,由湯羹到鮑魚

猛烈南瓜在飯桌 於 28/08/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Wine Pairing已成為了飲食生活一部份,不同菜式配不同的酒,一餐飯時間,可以出現不同的葡萄酒。

不要說是比較formal的西餐,平民如小炒店,酒友們因應會吃甚麼,而帶甚麼酒。正如海鮮,相信大多人與我一樣,大多以白酒/汽酒應戰,白酒配白肉雖非絕對,但亦是餐酒與食物配搭的金科玉律。

若然只是兩個人的飯局,而對方酒量不深的話,很多時候一瓶餐酒走天涯,由頭喝到尾。等同每逢Sunday Brunch,餐廳只提供一款香檳,頭盤開始直到甜品皆只有香檳相伴,當中的食物不一定全部都與香檳匹配,尤其是紅肉。當然假日品酒的心態,通常比較隨意一點,不會太執著餐酒與食物彼此之間的親密關係。

上星期托友人池兄的鴻福,得以有機會出席一個品酒會,主題是以意大利的Prosecco,與中菜的配對。

主角是Chiaro Prosecco N.V,身價不貴,香港零售價只須百多元而已。貴價酒不一定好,平價酒不一定差,當然在平價酒之中找到真情趣的話,滿足感定必更大。


地點在鰂魚涌的富嘉閣,品酒會主持人,真.食家兼酒經月刊創辦人 - 劉致新老師,說這個品酒會,除了一嚐此Prosseco之外,在場更提供數款中菜給大家品嚐。原意是那一道中菜,最能與Prosecco配搭。

我在劉老師面前,不敢板門弄斧,只能憑著我的飲食經驗,再加上個人情感,說出我心中所想。

池兄:(隨便比啲意見,唔使怕醜。)

此氣酒的表現直接,沒有太多花巧,但就是有一陣清新的花香,與蘋果的甜,點點礦物味作崇,身段清爽,中後段表現bittersweet,總之是簡單不過,平平地喝得過的出品。

先以冬蓉燕窩羹來配Prosseco,這碗湯羹絕對稱得上美味,厚薄適中點到即止,燕窩碎粒與冬瓜茸圍繞整個口腔,溶掉後鮮甜盡顯,我差點要吃多一碗才心息。

不過,配氣酒卻有點反客為主,即是當你喝到接近斷片時刻,喝一碗燕窩羹,有如及時雨的還魂丹。每次去中菜wine dinner,湯羹的一環十次有九次留白,留給大家自由配對,畢竟水鬥水很難搞也。


新鮮熱辣的燒腩仔,外皮酥脆接近即溶,皮下肉肥瘦層次分明,憑著氣酒的爽勁加上其bittersweet,暗地裡令燒腩的肥膩分解,引致淑女/熟女們也想變壞,不斷吃燒腩,不斷喝氣酒,甚麼減肥keep fit早已不顧。


炸琵琶豆腐外脆內鬆軟,與氣酒配搭是不會失手的,當然其合拍程度,沒有燒腩仔般完美。


好物一定留待壓軸,鮑魚與魚唇,劉老師說這是真魚唇,並非大家吃過的魚唇扒菜膽的貨色。

(真係魚嘅唇,唔係魚翅一部份。)劉老師如是地說。


質感滑溜兼厚,佐以清爽的氣酒,道理與配腩仔一樣,打散其膩感。鮑魚炆得入味,中間略有點點糖心,這不是說笑,竟與此氣酒非常夾。


大前題是沒有淋上濃烈的鮑汁,才得出這個結論,否則就變得不一樣了。


一瓶氣酒由頭帶到尾絕非空談,下個月會有很多機會到小炒店晚飯,屆時再拿此瓶Prosecco,來做個小炒與氣酒的配對。

請不忘讚好我的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foodiesmashingpumpkins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