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世界50大之英國No.1@The Clove Club

猛烈南瓜在飯桌 於 20/06/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The Worlds 50 Best Restaurants最新一年的名單,剛於日前在西班牙畢爾包公佈。(到底在座有無人會關心?)

上年排名24,成為名次最高的香港代表Amber,今年跌出頭五十,於亞洲五十大裡面成為最高排名的中菜廳 - 大班樓,衝出世界卻榜上無名。

兩個月前在倫敦,曾經到過當時排名26的The Clove Club,(緊隨Amber與巴塞隆拿的The Ticket),執筆之時已跌至33,依然守著英國排第一的餐廳。

(貴為米芝蓮二星的The Ledbury,也在其之後,三星的肥鴨The Fat Duck,排74,我去過兩次嘅米芝蓮一星餐廳St John,排84,所以話,每個飲食評鑑嘅準則,或者有點不同,信不信就由得你。當然你可以狂妄地高呼:我條脷就係米芝蓮。但係,你去過幾多間米芝蓮級數餐廳?)

放在我口袋名單多時的The Clove Club,上年因太遲訂檯而客滿見遺,今次就真的有點巧合。威士忌之友N兄,得知我與他在四月某一天,同樣在倫敦,他提議不如一起到高級餐廳晚飯,而這間位於Shoreditch的米芝蓮一星級餐廳,是他的首選。

(哈,呢間我想試好耐喇,訂到檯話你知!)難得有人陪,當然高興。

預訂是必須,兼且要先付全數,一個仙也不能少。

(嗱,我訂咗檯兼比晒錢。。。。。)我對N暗示,不要甩底。

從Russell Square出發,坐巴士最方便,去到Shoreditch Town Hall站下車,過對面馬路便是。

到達餐廳門口,仍未開門,除了我與友人N之外,還有數位食客在門外等候,一到下午六點,餐廳準時開門,笑臉迎人的餐廳經理,帶領一眾食客進內。


甫進飯廳,並沒有高級Fine Dining的拘謹,令人窒息得不能說話的氣氛(畢竟去到今時今日廿一世紀,要盛裝赴會,門高狗大嘅Fine Dining已經不合時宜),只見開放廚房內的一眾廚師,正在忙於準備。

簡單介紹一下The Clove Club的背景,成軍只有五年,由蘇格蘭大廚Isaac Mchale帶領之下,今日已是米芝蓮一星餐廳,與及世界五十大最佳餐廳之一,可說是近年英國飲食界的一個奇蹟。

走Modern British路線,主張沿用在地食材。(啲人成日罵英國菜點難食,但係有一點無可否認,就係英國食材係好優質,咁當然你同食慣炸魚薯條,牧羊人批而怒罵嘅人,去講英國食材有幾好,簡直嘥X氣。)加上大廚的蘇格蘭背景,自然會有來自蘇格蘭的好東西。

餐前小吃之一,Haggis,足以証明一切。我不嫌其煩再說,這個以羊雜碎釀羊肚的蘇格蘭傳統美食,是我最喜歡的食物之一,The Clove Club的Haggis ball,外表炸得香脆,裡面的Haggis,正到不得了。


看過酒牌,單點一杯又不甚便宜,當日中午已經喝得很多酒,想稍為休息一下,得知這裡的茶,有不少好選擇,如是者,點了一客台灣花茶(笑)。N兄也不喝葡萄酒,估不到他會在這裡喝精釀啤,Bethnal Pale,看個名字已經是東倫敦Bethnal Green的出品。


每位110鎊的晚餐,由Tartare of Hay Smoked Trout,Jersey Potato Soup & Sansho揭開戰幔,帶著輕柔的煙燻香,鮮嫩而帶油香的鱒魚他他,在白色的薯仔湯之下,好像浸牛奶浴一樣,嬌嫩香滑。點點山椒作襯托,鮮味再度發育。


N兄說人一世物一世,加多20鎊,為此鱒魚他他灑上晶瑩剔透魚子醬。但是,為何沒有貝殼羹上?


小巧的沙甸魚,一邊是刺身,肥美得出油;另一邊是炸得酥脆的魚尾,再喝一小杯充滿威士忌香的清湯,像一夕溫柔之後的暖酒。


接下來的Morels stuffed with Wood Pigeon Sausage,Wild Garlic Puree and Snails。顯出大廚的匠心獨運,小小的摩利菌,釀入乳鴿香腸肉,已經是有一定的難度,然而菌香與鴿肉的香,沒有出現違和感,又或者同床異夢的無奈,兩者的味道是如此地匹配,野性美與鹹鹹地,有如姣婆遇著脂粉客一拍即合;蒜蓉泥是兩者打得火熱的催化劑,蝸牛像旁邊者在拍掌贈興,這道精緻的菜式,有晒畫面。


蜘蛛蟹蓋下的,是Partan Bree,源自蘇格蘭東北部的海鮮湯,主要是用當地的海鮮,(道理與馬賽海龍皇湯差不多)在蘇格蘭蓋爾語上,Partan是蟹,Bree是湯。


打成泡沫的湯,盡是蟹肉與其他海鮮的精華,超濃縮的甜;裡面煙韌的飯粒,如海綿一樣,吸收了湯汁的甜,除了換來一記美味之外,同時亦得到一點知識。


以Hazelwood烤的Pollock,散發出源自燒烤的木香,魚肉鮮美嫩滑,油脂感高,配上清新的Spring Herb Broth and Peas,一片綠油油,展示出此道菜的剛柔並重。


Slow Roasted Lincolnshire Chicken,Parsley Root,Licorice and Truffle,一雞兩味的完美演繹,嬌嫩的雞胸,連著皮的雞肉,更為精彩,松露的氣味發揮,Parsley Root的清香,是另一個絕佳的舞伴。


去到最終主菜 - Hebridean Lamb,Hispi Cabbage and Seaweed Sauce, 蘇格蘭羊真的正到不得了,膻味濃但不罷道,而是有種細緻的優雅,粉嫩的肉質固然是迷人得一陣陣,爽脆的Hispi Cabbage是最佳綠葉大賞得主,以紫菜煮成的醬汁,清而不膩,突出了羊肉香之餘,亦為它添上一點清新氣息。


甜品也甚具玩味,以清爽酸甜的血橙,搭上羊奶乳酪,與Wild Fennel沙冰,各種不同極端的味道走在一味,竟有種錯摸的合襯呢。酸甜的血橙與爽朗的沙冰,將羊奶乳酪的濃重,化身成窈窕淑女。


甘苦的朱古力撻與低脂奶雪糕,黑白雙煞強烈的對比,作為整頓精彩得沒有冷場的晚餐,充滿戲劇性的結局。


當然還有餐後小吃,也是精彩的after party。

對我來說,110鎊一個人(未計服務費),品嚐到如此美妙的餐單,絕對是值回票價。你試試在香港的同級數西餐廳,可會找到同樣質素,與同樣價錢?


留港消費是一大難題,我經常掛在口邊,四個月後我又要去倫敦,到時去那一間餐廳好?

(佢哋仲有間名叫Luca嘅意大利餐廳,價錢便宜一截,就喺St John同一條街,下次可以去試下。)

The Clove Club:380 Old Street, London EC1V 9LT

請不忘讚好我的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foodiesmashingpumpkins/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