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人約黃昏吃鴨腿窩夫@Duck & Waffle Local

猛烈南瓜在飯桌 於 28/04/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倫敦Liverpool Street附近,全城最高的餐廳 - Duck & Waffle(40/F對於香港來說,當然只是小兒科),就算未去過倫敦,或許也聽過其名。

兩年前的Taste of HK,它們曾經來客串,結果惹來排隊熱潮,目的只為了一親鴨腿窩夫的香澤。相隔不久再臨香江,始終此鴨對高處情有獨鍾,在Ritz的103/F的OZONE坐陣數天。聽說當時訂位狀況非常緊張,有朋友打趣地對我說:(你可以用你個傳媒身份使橫手,叫酒店公關幫忙咪得囉。)

我:(同呢間酒店一直無交情,多年來從未收過佢地任何新聞稿/試菜邀請,要我貿貿然去打搞人,對方覺得我R嘢都似!)

再者,要去,留待到倫敦才去。

上年五月,計劃在旅程最後一天,到Duck & Waffle吃個早餐才出機場。但是前一晚check mailbox,發覺餐廳取消了我的預訂,原因是致電給我confirm booking但接不上。

哎呀,我留的是香港電話,不過我換了英國電話卡。而我預訂的時候,是在出發之前 ,一時之間沒想過有這個問題出現,最終吃不成鴨腿,去了蘇豪區喝咖啡。


藉著倫敦之行,爭取機會與移居當地的朋友見面,相約英國太太E,與朱古力達人C晚飯,我順口開河:(就Duck & Waffle啦,不過係Local。)

C:(好,我即刻訂位!)

當日下午,與好友到Fuller's酒廠參觀,他問我當晚有沒有空,我說約了朋友晚飯,不如一起?

最終,三人變四人,相聚倫敦Picadilly的Duck & Waffle Local。


鑑於要遷就英國太太要早歸家之緣故,黃昏六點來到餐廳,客人並不多,上年五月才開業的Duck & Waffle Local,沒有居高臨下的氣勢,取而代之是比較casual的路線。開放式廚房,四面環海的酒吧,充滿工業味的天花,配合紅色的餐檯,組成一股時尚,不拘束的氣氛。


友人對我說,較早之前來過,吃到的鴨腿有陣雪味,希望今次水準會好一點。

忽然間記起,兩年前,想過與他到Duck & Waffle午餐,但是我們好像沒有合適的服裝,後來一起在Breakfast Club,同樣吃得高興。


餐前先來杯雞尾酒,on tap形式上,夠casual,輕輕鬆鬆。


招牌的Duck & Waffle,油封鴨腿在窩夫上,面頭放了煎得美觀的煎鴨蛋,旁邊放了一小瓶mustard maple syrup。

酥脆的鴨腿,咬開的是一絲絲,嫩而不粗的鴨肉,味道濃郁,再將蛋黃篤穿,濃甜的蛋汁緩緩流出,沾在鴨肉與甜美的窩夫上,略加一點少許辣,多多甜的楓糖漿,吃得甚為滋味。


友人試了少許鴨腿肉,說水準果然好過上次,沒有雪味,實在可喜。他的主菜是漢堡包,叫我試一點點,我說很難去分,留待你獨享吧。


配菜是鴨油炸薯條,說其是邪惡軸心也不為過,鴨油香欲免向隅,令人吃個不停,一條駁一條不歇息。

一個常自稱英國是我鄉下的外來客,三個在異地生活的女生,一同坐在倫敦最中心點,嚐鴨腿談近況,世界大事,他朝有日,我或會由自稱變成正式。已不只一次.對身邊的朋友們,表露退休後會在蘇格蘭置業的意願。

(去葡萄牙買層樓,好平咋,就可以入藉,成為歐盟居民。)英國太太提議。

(但係英國就脫歐呢。。。。。)

(有無諗過,香港都會有難民?而家咁嘅社會狀況,唔係無可能。。。。)

身在曹營心在漢,畢竟我們是香港人。


話題扯到去三,四十年後,越想越悲觀,似乎真的走不出宿命。

晚上八點離席,剛好入黑,在Picadilly Circus道別後,大家應該好快又再見面。

Duck & Waffle Local:52 Haymarket, St. James's Market, London SW1Y 4RP

請不忘讚好我的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foodiesmashingpumpkins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