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窮L私了米芝蓮三星@頤宮

猛烈南瓜在飯桌 於 06/12/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全球有四間中菜,榮獲米芝蓮三星,全部都是走粵菜路線;兩間在香港,一間在澳門,一間台北。
剛過去的台北美食快閃之行,當地的米芝蓮三星 - 頤宮,早已納入了我們的行程裡面,一行十三人,預早個多月訂位,難度遠較RAW低,只須先付訂金,確定人數,包廂的最低消費,不難達到。

感謝美女朋友KL的安排,我們得以在周日的中午,安坐在頤宮的華麗堂皇房間,品嚐美酒佳餚,風花雪月;開瓶費只是NT$500一瓶,有朋友自備紅酒,白酒,你在香港的差不多級數的餐廳,可能都是收相同銀碼的開瓶費,不過換轉成港幣。


菜單預先安排好,套餐再加餸,飯店能見度最高的一道菜:火焰片皮鴨,當然成為我們的囊中物。


迎賓彩碟,的確稱得上色彩繽紛,玻璃轉盤上的蔬菜盤,集合台灣當地的農產品,西蘭花、紅蘿蔔、芋頭、馬蹄、粟米等等,讓外地人一嚐台灣在地食材,是如何地優秀;香甜多汁的粟米,粉嫩的芋頭,飽滿鮮甜的番茄,全是無添加,以最赤裸裸的形態展現。


近期香港人吃得最多,應該是催淚彈吧,我不應該拿它來開玩笑,畢竟這是一場大時代的悲哀;然而我們在八百多公里以外,一海之隔的台北,依然走不出催淚彈的魔掌。

以紅椒、青椒作配菜,再加辣醬炒的催淚蛋,論刺激當然不及我們在街頭吃到的令人刺鼻兼流眼水,大陸製造的毒性,有如慢性毒藥,台灣蛋的味道,怎樣也不及前者的邪惡,起碼對人畜無開,吃多多也不拘,但要注意膽固醇會否超標。


外表像化皮乳豬,怎會是一碟叉燒?

因為這碟是脆皮叉燒,外表烤得像紙一般地薄,咬下去酥脆,帶有蜜汁香甜,而叉燒的肉質,鬆軟可口,味道香甜自然,飯店主廚陳師傅,當時想到脆皮融入叉燒裡面的概念,那一刻的腦海,是否想起乳豬?

作為食客的我們,衷心欣賞此味叉燒。


前菜之後,飯店的廚師,把預先烤好的鴨,推進廂房,在我們面前表演火焰,只見廚師手勢純熟,倒些酒在鴨身,再燃點起來,頓時有如Baked Alaska般烈焰沖天,論姿勢拿滿分;待火熄滅,便把烤鴨除下,起肉切片,一切假手於飯店廚師,無需我們動手。


例牌的用餅皮卷著鴨皮,加些甜醬,清脆之餘,充滿陣陣油脂香,吃罷,再來一件,回味不已。


鴨胸肉粉嫩,帶著濃郁的鴨香,已不是第一次領教台灣鴨的優質,記得兩年前我在態芮,有幸試過新加坡Odette主廚Julien Royer,以法式手法來演繹台灣鴨,直到今天,仍懷念法國身,台灣心的鴨胸之味。

毫無疑問,兩種不同形態去表述,台灣鴨的美態,始終是蓋不住。


鮑魚燉雞粥,一粒米也沒有,細滑秀麗,泛起一片黃的無米粥,盡收雞肉的精華;加入切成一件件的鮑魚,彈牙鮮美,輕易地一舉而盡,再來一碗。


蒜蓉粉絲蒸海鮮,是香港最常見的做法,陳師傅的金銀蒜蒸龍蝦,惹味的蒜蓉,照亮了本身平平穩穩的波士頓龍蝦,嫩滑的肉質,是火喉拿捏準確的結果;伴碟的粉絲,集龍蝦與蒜香之大成,是另一焦點所在。


我們香港人最常吃蒸魚,但用到蘿蔔糕來伴蒸龍虎斑,的確是嶄新的體驗,以海鹽、薑蓉來蒸之,再灑上調味恰當的醬油,嫩滑的魚兒,輕輕的海鹽,把魚鮮提升;底下的蘿蔔糕坐享其成,魚肉的鮮,醬油的甜,薑蓉的微辛,盡收其下。


金沙蟹肉番茄盅,有點像吃西餐的格局,一絲絲的蟹肉釀入挖空的番茄裡面,用刀切開,連隨黃色的汁液,如流沙般而出,這並非是蟹膏,而是鹹蛋黃,有趣有趣。


剛才吃過的烤鴨,剩下的鴨肉再切成絲,再加上雪菜,廚師在我們面前炒米粉。


新鮮的雪菜香甜多汁,鴨絲細嫩不粗,連同濕炒的醬汁,一同被幼細的米粉吸收,若這道菜放在中段,肯定成為搶手貨,最終吃到有剩要打包,因為真的吃到大家叫飽。


拆肉後殘留的鴨殼,加豆腐,蔬菜滾個湯,清澈鮮甜。


酥皮叉燒包,與椰汁馬蹄沙作結尾,又攻下一間米芝蓮三星,不枉此行。


窮L私了私到去台北,是我當年重開窮L飯局之時,根本沒想過發展到如此地瘋狂,慶幸認識到這班窮L食友,陪我上刀山落油鑊,但不用搵命搏。

頤宮:台灣台北市大同區承德路一段3號君品酒店17樓

請不忘讚好我的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foodiesmashingpumpkins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