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暢金廚:清酒古法中菜夜

猛烈南瓜在飯桌 於 05/06/2021 發表 收藏文章

友人飛神在大埔「和暢金廚」搞飯局,時間許可,我當然支持,對上一次到訪和暢,已經要數到去沙士的一年,當時它們還在大明里的年代。
繼續行B餐,二十人分五枱,免收開瓶費,但要自備酒杯,嗜杯中物者,自然踴躍支持,當然不少得我份兒。

看過預早寫定的菜單,有些是古法功夫菜,坊間難尋,要在老牌中菜館,或者是上樓的會所,才能一嚐此風味。


紅酒白酒清酒甜酒紛陳,N小姐的新政中取,需要一點時間去唞氣,我帶來的法國清酒,作為先頭部隊,這股有點bitter的重口味,未必人人可接受,反而隔離枱的兩位年青女生,覺得不錯,那就好了。


冰鎮鮑魚,彈牙鮮甜,底下的青瓜,爽甜開胃。


鹵水鴨做得入味,質感不粗糙,加個清湯配米粉,相信是絕配。

菜單寫上的是蒜蓉冬菜蒸青口,上桌卻變成番薯蜆,飯店負責人說在街市海鮮檔,見到番薯蜆質素不錯,賣大飽升級。

飽滿的番薯蜆,爽甜不韌,吸收了蒜香,食味大增。

法門素鵝,酥脆而不油膩。


外表像臭豆腐,裡面包著一絲絲蟹肉,散叫$20一個的黃金蟹盒,真材實料,以上所介紹的菜式,是當晚做得比較好。

花膠瑤柱羹,與我以前去飲宴吃到的魚翅羹無異,太過杰身,紅燒斑腩,外脆但內裡老態畢現,頗為粗嚡,欠缺斑腩具備的肥美嫩滑,配菜的茄子,反而吃得津津有味。


見到糯米鴨這三個字,頓時想起八寶鴨或糯米雞,原隻鴨起骨,釀入糯米,表面的鴨肉味道與質感還不俗,唯糯米的感覺很單調,若加多些配料如蝦乾,膶腸或臘腸,形勢隨即扭轉。


古法蒸海魚,真身是星斑,其肉有點模糊,夾下去很散。


燕窩鷓鴣粥,與花膠羹一樣,做得太過杰撻撻了,想起以前在「陸羽」,「證券會所」吃過的鷓鴣粥,肉碎蛋白官燕結合的濃稠細滑質感,灑上雲腿粒,把此無米粥的味道臻於鮮美,這裡就力有不逮。


奉上證券會的鷓鴣粥一碗

提起證券會個鷓鴣粥,隔離台的年青朋友宗澤,曾經出席當年我在證券會舉辦的飯局,他驚覺:(原來我食過㗎?)


最後的干燒伊麵,我笑說這是走麻醬的台式涼麵。

杯觥交錯,大家吃得飲得盡興,其他的已不再重要,飯局最緊要大家開心,對不對?

席上有人對陸羽的古法菜很有興趣,我提議下個月不如擺幾圍?

希望到時飯店不要強行安心。

和暢金廚:大埔南盛街17號南盛樓地舖

請不忘讚好我的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foodiesmashingpumpkins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