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爾本:雙截龍漢堡包@8bit.

猛烈南瓜在飯桌 於 23/06/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我第一次接觸的電視遊戲機,就是美版任天堂,(俗稱灰機),而我第一部擁有的電視遊戲機,就是日本版的任天堂(俗稱紅白機),當時的遊戲機,包括世嘉的Master System,都是屬於8bit世代。

現時回看當年的遊戲,畫面與音樂的質素,遠不及今天;但是論遊戲性。絕不下於現在;起碼我有時都會打開來玩,回味一下小學年代的歲月;雖然我家仍保留不少舊遊戲機,說到要玩的話,以模擬器代勞吧。

80/90年後或千禧世代的人,看在眼裡覺得低能的舊遊戲,然而在上一輩人來說,是集體回憶;孖寶兄弟打爆機不難,怎樣一隻不死/最快時間去打爆機,這是另一個挑戰;現在的FIFA像真度極高,我還是記得以前打任天堂的足球遊戲,對著空門而不入,嬲到掟控制器。

上個月在墨爾本的唐人街附近,發現這間名叫8bit.的漢堡包店,頓時感到好奇,見到店內放置一部遊戲機,連logo都是8bit的風格,毫不猶豫停下腳步,食個漢堡包。

本來我計劃去附近的pasta bar的。

8bit,的確裝載著我這些細細個打機,打到荒廢學業,已屆大叔之齡的Kidult,一種莫名的情感。


並不是掛個名,擺個向80年代致敬的姿態,便掛羊頭賣狗肉,看看其漢堡包的名字:

After Burner,小學六年班時,我在某百貨公司的玩具部試玩過。

Altered Beast,獸王記,世嘉經典也!

Golden Axe:戰斧,我當年為它而廢寢忘餐的。

Double Dragon:雙截龍之一大絕招:批踭!

1 up Mushroom Burger:打過孖寶兄弟的朋友,吃過綠色的磨菇,就知道會多一條命。

Zelda:薩爾達傳說,又是任天堂經典。

熱狗的名字:

Wonder Boy:當然譯名叫神奇小子,世嘉名作。
Fatal Fury:餓狼傳說就不算是8bit年代吧。

1942:當年射擊名作,街機又打過,任天堂又得過。


最後,我選了雙截龍,實際上是雙層煙肉芝士漢堡,$15.5澳幣一個。

光顧的客人,有很多是年輕的華人,我想是來自大陸的留學生,亦有零星的當地人(我估),他們知不知8bit的意思?或許,他們覺得只是一個名字而已。

即叫即做,保證新鮮,上枱時亦不會多舊魚,明知是堂食,還要用包裝紙包到實一實。


鬆軟有彈性麵包之下的漢堡扒,真材實料,濃郁的肉味,質感鬆軟而帶肉汁;煙肉烤得恰好,香脆之餘亦不覺得乾巴巴;半溶的芝士與醬汁,肉汁渾然天成,沾濕了新鮮筆挺的生菜,一手拿起來吃,醬汁與肉汁像水彩碟殘餘的顏色,一同流在我的手。


名字有綽頭,漢堡包亦有質素,絕非逢場作興的玩玩下,另外我點了標榜加入啤酒漿去炸的薯條,$5澳幣一份,外表酥化清脆,薯條的內涵豐富,啖啖薯仔非空泛之輩也。


回來後,我真的打開家裡的遊戲機,玩雙截龍,跳進橫軸的格鬥遊戲裡面,希望長生不老。

始終,遊戲人間是最美好的事情,現實永遠是殘酷的。

8bit.:231 Swanston St, Melbourne VIC 3000

請不忘讚好的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foodiesmashingpumpkins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