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祥飯店:窮鬼過冬,與老母一起對付寒風

猛烈南瓜在飯桌 於 21/12/2014 發表 收藏文章

回到還在Openrice打滾的年代,膽粗粗學人搞飯局,召集各方為食之仕,三九唔識七,一起開飯。

由圍內朋友們的飯局,到後來,演變成為Facebook的公開群組,窮鬼飯局。

顧名思義,窮鬼不會吃貴東西,只是吃平民美食,價格每人$100左右,最初還算搞得有聲有色,曾經試過在牛頭角下邨,連開五圍!

後來,因私務繁忙,窮鬼飯局無聲息地告別,加上近年的博客生涯原是忙,連重組的念頭也擱置。。

好了,言歸正傳,今年與家人做冬,不上酒店中菜廳,而是來到當年窮鬼飯局,其中一個飯局地點,石硤尾街的天祥飯店

家母:(好多人做冬,大牌檔記得訂位!)

我:(你同我定啦。)


沒有訂位的晚上,直行直入,對面的愛文生,似乎人氣比較高一點。

我:(去乜鬼酒家酒店吖,實多人,價錢又貴,不如去大牌檔?話時話,我哋有無試過一家人,一齊踎大牌檔?)


三十多年以來,好像未試過,與家母在大牌檔晚飯。

家弟說:(好耐無去大牌檔,記得等陣叫個炒麵!)


我也很久沒來,上次到天祥,就是六年前,窮鬼飯局的一役,吃過美味的羊腩煲,最後埋單計數,每人的消費,卻略略超過每人$100之數。

作為搞手的我,事後一樣比人X,窮鬼嘛,一個幾毫也大過天的。


我:(以前就話有啲勢利眼,看唔起啲人踎大牌檔,我就話,你都唔識嘢,在大牌檔與朋友們飯局,一邊飲啤酒,一邊吃地道小炒,才是至高無上的享受!)


首先上桌的,是我喜愛的蒜茸炒豆苗,老侍應禮貌周周,不斷多謝前多謝後,少卻大牌檔應有的粗聲粗氣,我反而覺得受寵若驚。

我:(以前覺得豆苗好貴,我哋點會食得起?出咗嚟做嘢,每逢冬天到中菜館,十次有八次,都會叫碟豆苗食下!)


豉油皇炒麵鑊氣夠,但不夠乾身,而且辣醬不是余均益。。。恕我奄尖了。


家常菜的代表,土魷蒸肉餅,做得夠紮實,土魷的味道突出,肉餅的質感偏向爽口,而不失鬆軟,吸收了土魷的鹹香,當然好吃。

我:(蒸肉餅呢家嘢,當然係老母你做得最好啦!唔使多講!)

原來,我沒吃家母弄的蒸肉餅,起碼超過二十年!


人在大牌檔,椒鹽菜式的曝光率長期高企,不可或缺,否則,怎對得起桌上的冰凍青島啤?

薄薄的黃金外層,包著的是鮮甜,彈牙,高水準的椒鹽鮮魷!

家母:(倒啲啤酒過嚟啦!)

家母又問:(上次我在俄羅斯買比你果支伏特加,開咗未?)我當然說未啦,給她知道我飲烈酒,仲得了?

說起上來,我阿公,舅父是酒鬼,她當然不想我步他的父親,表兄後塵。

我:(哈哈,未開呀。。。)轉話題。

不如叫多碟豉椒炒蜆?


單憑肉眼所見,蜆肉非常飽滿,惹味,辣度頗強的豉椒汁,把鮮甜的蜆肉完全征服,一隻駁一隻,轉眼間,桌上只剩下蜆殼。

大牌檔的本質,不論是數年前的經濟不景氣,到今天的所謂經濟好的幻像,仍然稱得上平,靚,正!

我:(以前的天祥,仲多古靈精怪嘢,不過數年前轉咗手,無晒果啲特別嘢。)


不過,餐牌上的選擇,依然引人入勝,想起,已荒廢的窮鬼飯局,是時候重新出發?

等我得閒先啦。

天祥飯店:深水埗石硤尾街醫局街98號利德昌大廈側

請不忘讚好我的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foodiesmashingpumpkins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