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沒有武漢肺炎,二月九日我和某人在某地。。。

猛烈南瓜在飯桌 於 09/02/2020 發表 收藏文章

早上六點起床,吃個飯團,或者吃條蕉,換上跑衣跑鞋,熱一熱身,乘坐5號巴士到尖沙咀。
與窮L九頭身美女朋友K,在彌敦道會合,再拉下筋,打下圈,整裝待發,準備上線。

跑了兩年10K,今年渣馬決定扳上半馬,最近兩個月開始加強功夫,以往最多跑10K,由尖沙咀跑去九龍灣,再折返土瓜灣;現在要加程,向著郵輪碼頭進發,經過一輪晨操晚練,終於確定有半馬的氣量。

頭一公里大塞車,有遮擋之下,耗力甚少,轉上去奧海城,還有力應付上橋的斜路,去到十公里check point,相安無事,吸收了第一次跑10K的經驗,不再與旁邊的跑手鬥搶,以免被燒乾,順住自己的步速便可,這時候,美女朋友已經拋離了我,看不見她的尾燈。

望到西隧口,拿起power gel,抬起頭,一舉而盡,高呼:(OHOHOHAAA!可否爭返一口氣!)

隧道裡面的跑手,有些逢人過人,有些開始舉步為艱,見到光就是最難的環節:出西隧了。

閉上眼,意志要堅定,不斷地幻想著,我喜歡的人,正在等著我,前一晚我對他說:(維園見!)

唉,最後還是要半行半跑,才上到橋,慢慢地重拾正常的步速,回氣之後,之前雙腳的痛楚已經減退;好了,去到龍和道,心想應該可以完成賽事,因為對於自己尚餘多少氣力,心裡有數;殺上馬師道天橋,沒有西隧長命斜的恐懼感,落橋轉彎,嘗試加速,但最終不冒險了,保持均速殺入大直路。

轉入糖街,耷低頭向前衝,過終點了,本能地按停手錶,看看時間,2小時35分,完賽便好。
美女朋友早過我20分鐘完成,翻看電話,她留言:(去皇仁隔離草地等。)

在尖沙咀道別,在銅鑼灣重遇,安然無恙,值得好sweat地selfie;然後會合跑第一組的朋友D,他說開了幾瓶Mikkeller等我們。

又碰見馬迷朋友A先生,他是快腳,做出1小時45分的時間,我想除非大幅減磅,否則這是遙不可及的夢。

A先生:(去唔去八寶食碗清湯腩?)

好!

抱著疲倦的身軀撐黃色經濟圈。

此時收到好友小寶的訊息:(我喺天后地鐵站出口等你。)

一見面,來個擁抱,他不介意我一身汗臭,恭喜我能夠完成賽事。。。。。

.
.
.
.
.
.
.
.
.
.
.
.

如果沒有爆發武漢肺炎,就會發生以上的事情,現實上,今天因賽事取消,我選擇銷假上班,本來熱鬧的彌敦道近柏麗大道的一段,在疫情的陰影之下,變得冷清。

這段擺明鳩噏的文字,是給自己的一個期許,身處疫境也不要放棄,愛惜自己,保住健康的體魄,留待下年渣馬見。

請不忘讚好我的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foodiesmashingpumpkins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