寿司源:元朗江戶前壽司新勢力

猛烈南瓜在飯桌 於 12/10/2016 發表 收藏文章

數年前初次在元朗吃壽司,左一拳右一拳,我們在田中受一拳,那一段劣食但甜蜜的回憶,早已化成婚紗背後的悲愴。

拳頭壽司 - 是元朗的代表作,每次想吃拳頭壽司就想起元朗。直至兩年多前,壽司之神在區內開業,走高級江戶前路線,打破多年拳來拳往的悶局。

一年之後,其中一位師傅Cupid,在不遠處另起爐灶,開設鮨文,小弟光顧過兩次,物超所值,後來更成為了另一個飲食界神話,每天的午市與晚市皆坐無虛席。聽說周末的午市,要提早一個月以上訂位呢。

上個月,另一位師傅由壽司之神出走,在區內自立門戶,他的名字叫言師傅。於青山公路裡面的水車館街,開設寿司源

本來上星期的放假日前夕,致電訂之後一天的午餐。(平日)可惜早已爆滿,最快要後日。

我在電話對經理說:(不如訂下個星期吧。)

這天中午搭正十二時,抱著期待的心情,踏進寿司源大門。


只有十八個壽司吧檯位,難怪輕易地爆場,事先沒有特別安排之下,這天中午的Omakase,由言師傅來主理。


午市餐單的價錢絕不嚇人,最貴的壽司加下酒小菜,$500一個人,我選擇的十二貫壽司,$380 +10 %。


例牌交低身後事有甚麼不吃,不久,經理先奉上茶碗蒸,與松葉蟹沙律,作為是日的序章。


第一件壽司為深海池魚,飽滿的身段,包含著其鮮美,入口偏爽。


握得緊而不死實,入口鬆軟的壽司飯,酸度恰當,有水準。

見微知著,配套做得足,值得加分。高級壽司店才見的濕毛巾,對於用手吃壽司的我,誠為一大佳音。


石垣貝的質感纖細,當然不失爽脆,鮮甜得好像剛打撈上水。


章紅魚本身已經夠肥,輕輕地掃上一浸醬油,鮮味盡顯。


言師傅為響螺添上黑椒,青檸,鹽,捨棄醬油,我不肯定是甚麼門派的做法,總之,鹹酸辣三味紛陳,突出了響螺的爽朗個性。


略略用火燒的北寄貝,熱力逼它施展渾身解數,鮮味較平時吃到的突出。


以薑蓉襯托著的針魚,又肥又爽,薑蓉的微辛有助平衡魚兒的肥膩。


秋季是秋刀魚的天下,這天下午遇上的秋刀,鮮香四溢,肥到出油,不如,我要多數片作刺身,好嗎?


牡丹蝦的精華,並非在於它的鮮甜,而是夾在蝦與壽司飯中間的蝦膏,霎時間點石成金,濃甜的蝦膏,激活了如此爽甜的牡丹蝦。


同樣地肥到出油的鰤魚,表面的四條刀痕,滲進了醬油,入口的一刻,魚油與醬油雙龍出海,吃得滿咀生香。


海膽壽司以小碗盛載著,其實,我應該稱之為迷你海膽丼才對。北海道鹽水海膽,份量多到嚇死你,把小碗蓋得滿滿,壽司飯不見天,每一小羹海膽都要專注品嚐,其細滑甘甜的味道。


不要問,只看相中的拖羅,質素如何?假若你在我身旁,見到我一副不言而喻的冧樣,已經是最有力的答案。


言師傅以金目鯛擺在壓軸,與之前的北寄貝一樣輕輕地火燄,目的除了逼出魚兒的鮮香與油份之外,還有烤焦的魚皮,拆出來再切成一小塊,放在鮮嫩,魚味豐富的金目鯛上面,入口既肥美兼帶脆口感。


最後的麵豉湯,與甜品的柚子雪葩,再喝一口綠茶,我真的飽了。


若然寿司源在市區,這餐omakase起碼值$500一位。元朗近年的樓價雖然升到黐能線的地步,說到餐飲消費,還是較市區便宜一點點。現今元朗四通八達,由尖沙咀坐西鐵過來,連同步行時間,廿五分鐘左右而已。

向經理打探一下,晚市的訂位狀況非常緊張,即日訂即晚已是不可能,平日晚上的話要預早一個星期。

自攜清酒收$100一支開瓶費,晚市的十二貫壽司omakase價錢為$580一位,最貴的壽司加小菜為$800一位,看看下個月有朋友生日,可否抽空來一試晚市的omakase?


當初壽司之神顛覆了元朗的日本料理文化,後來由它分拆出來的鮨文,與這間寿司源,形成三雄鼎立局面。我不會去花時間去了解他們背後的三角關係,作為食客,多個選擇,也是一件好事。

寿司源:元朗青山公路1號珍珠樓地下10號舖

請不忘讚好我的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foodiesmashingpumpkins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