広尾うち津:東京米芝蓮二星天婦羅駕到

猛烈南瓜在飯桌 於 24/11/2020 發表 收藏文章

整個2020年,基本上已沒甚作為,武漢肺炎導致經濟大蕭條,政府有關不封,一到大爆發就拿某些行業埋單,飲食業首當其衝,三月尾開始的限聚令,照睇個勢,恐怕依然要維持一段時間。
怎樣看也是一個惡劣的營商環境,沒錯,有不少食肆退場,然而,有不少黃店生意繼續向好,分店開完一間又一間;亦有些外地的名牌,對於香港飲食業的前景充滿信心,選擇在這段時間進軍這個彈丸之地。
東京米芝蓮二星級天婦羅店「広尾うち津」,剛剛在今個月中開業,位於四季酒店,與「鮨.齋藤」為鄰,因為大家都是同一飲食集團旗下。
似乎,今年與四季酒店有緣,一來早前酒店推出折扣現金券,手痕買了幾千元,去了兩次龍景軒,一次Caprice;年中友人KH兄,說有辦法訂到「鮨.齋藤」的午餐,講得出果然做得到。
「広尾うち津」與鄰居一樣,也是一位難求,今次難得友人N小姐訂到枱,她問我有沒有興趣,看看日子,原來撞正我例假。
當然 飯應啦!
午市只得一個時段,12pm - 1:30pm,大家都準時,遲到就未必等你了。
「鮨.齋藤」叫做有間房,「広尾うち津」就一眼睇晒,只得一張有12個位的吧枱,鑒於限聚令,餐廳不會收足客,可想而知,訂位的難度有幾高。


有關此店的背景,可以自行Google,鎮守海外店的重任,交由東京店的主廚內津貴久的拍檔 - 原榮作師傅,另外還有一位本地師傅協助。

午市的價錢,與「鮨.齋藤」睇齊,$1680 +10%一位,不便宜就肯定,但現在插翼難飛嘛,俾著你,會選擇千幾銀在空中遊一個多小時飛機河,抑或拿去豪食一餐?
現在未能外遊,省下來的錢,用作振興本地餐飲經濟,藉著美食來讓自己去一趟味覺旅行。
常言道:船到橋頭自然直,但最近社會發生的大小事,委實令人洩氣,很難樂觀去面對未來,這些日子,還要過多幾耐?如非武肺繼續爆,上個月我或已經在蘇格蘭,今個周末,與朋友在高雄的威士忌展舉杯暢飲了。
食咗先算啦!

前菜兩味:北海道三文魚子蒸蛋、燒牛肉配水菜,西洋山葵。

粒粒晶瑩剔透的三文魚子,鹹香味細緻,配合香滑而充滿蛋香的蒸蛋,相得益彰;燒牛肉肉質嫩滑,亮點是旁邊用西洋山葵打成的蓉,是令人開胃的妙法。


刺身:一魚兩味,青森縣吞拿魚赤身,一念火燄,一念原味,醬油味鮮,點到即止,沒有蓋過其魚香。

天婦羅出場之前,先奉上兩款鹽:九州海鹽與昆布舞茸鹽。


不久,以千葉海老頭先下個馬威。

想做出高質的天婦羅,食材,炸油的溫度,粉漿的處理方式,三樣缺一不可,用料要高質固然是重點,炸天婦羅的油,溫度亦要講究;蔬菜不要太高溫,海鮮就高一點,大約175度最盡啦,粉漿亦要保持冰冷,厚度亦要適中,剛剛蓋住就好。

拿起蝦頭,吸油紙上差不多沒有一點油,咬下,酥脆俐落,蝦頭內的精華仍帶甘香。


蝦頭之下就到蝦身,薄如蟬翼,金光閃閃,先吃一口,香甜鮮嫩,再沾些昆布舞茸鹽,其獨特的鹹香,把其味幾何級數提升。


群馬下仁田蔥,爽甜不辣,更充滿juicy的喜悅感。


北海道海膽,被紫蘇葉卷住,外面再被薄薄的黃金聖衣包圍,盡收清香與油潤的甘甜,沾些海鹽,味臻至更美。


外表像動物的爪,真身是舞茸菇,香脆而帶有濃烈的菌香。


兵庫縣生蠔,身段飽滿,入口juicy鮮甜到不得了,還夾雜著海水味,餘韻頗長。


渾圓的炸蟹餅,內裡是一絲絲秀麗鮮甜的蟹肉,配以底部的番茄麵豉醬同吃,加添了酸甜的個性;剛炸起的甜薯,師傅用餐紙包住遞給我,粉嫩甜美,趁熱食。

事先奉上的天婦羅汁,內裡加入蘿蔔蓉,師傅建議只用來配茄子與穴子,不過你喜歡的話,配甚麼也行,純粹個人口味。


來自熊本的茄子,炸得絕妙,保持著澎湃的香甜,天婦羅汁的確提味不少。


踏入十一月,松葉蟹當造,此松葉蟹腳質感纖嫩,味道鮮甜,難不到師傅啦。


最後出場的穴子,嫩滑細緻,與酥脆的金鐘罩,奏成一段動人戀曲。


結尾是炸北海道小柱,配白飯或麵條,當日狀態麻麻,吃飯恐怕撐爆我個肚(如果平日十足狀態的話,我或會事後去食碗麵),那就捨月光米,取麵條吧。


吃罷日本蜜瓜,時間啱啱好,差不多一點半,用餐節奏拿捏精準,絲毫不差,最後一眾人與原師傅合照,完全沒有架子,笑容常掛在臉上。

值得一提,這裡的開瓶費不便宜,紅白酒$750,香檳清酒$1200,除非你拿瓶頂級十四代出來,否則就喝餐廳的酒吧,當日我只喝茶滴酒不沾,其他三位朋友散叫清酒,也是二百多元而已。

広尾うち津:中環金融街8號香港四季酒店45樓

請不忘讚好我的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foodiesmashingpumpkins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