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格拉斯哥流浪的依靠@The Pot Still

猛烈南瓜在飯桌 於 24/02/2022 發表 收藏文章

蘇格蘭第二大城市格拉斯哥,其實與香港是有點淵源。
我出生的那一年,時任港督是麥理浩,是格拉斯哥人。
亞洲第一隊職業化足球會 - 流浪,創辦人畢特利,格拉斯哥人;而他引入的外援,其中一位叫做Derek Currie,即是老一輩球迷口中的耶穌居里,格拉斯哥人。
格拉斯哥人為香港發展,的確出了不少力。
對於球迷來說,一定認識這城的Rangers與Celtic,每次Old Firm Derby例必打生打死 。
對於樂迷來說,Travis、Primal Scream、Teenage Fanclub、Franz Ferdinand、Belle & Sebastian、Mogwai、Chvrches等名字,耳熟能詳,尤其是Franz Ferdinand,是我近年至愛之一。
曾經到過格拉斯哥數次,不是為足球或音樂,而是作為往Islay/Speyside,或回程時的中轉站,來去匆匆,對此城的熟悉,遠遠不及倫敦或利物浦;不過有一間酒吧,每次路過格拉斯哥必定拜訪,就是在Glasgow Central station附近的「The Pot Still」。

酒吧的古典英式氣氛,聚集不少喜愛威士忌的男女,在酒吧前與生命之水談情說愛;酒吧提供多達八百款威士忌供選擇,價錢豐儉由人,每次來到的時候,先來一杯酒吧的每月精選,三鎊一杯的威士忌作熱身。


酒廠限定版,獨立裝瓶廠出品,或許其它地方也可以找到,但是由酒吧向酒廠買桶,自家裝瓶的威士忌,肯定只此一家,別處所無;35年的歲月,在威士忌世界裡面,應該稱得上是高年份吧,Exclusive Blended的那陣迷人的雪莉風味,沉實的朱古力加蜜糖的興致,足以令我快樂好一陣子;把褲袋裡僅餘的錢幣淘盡,再來一杯艾雷島Caol Ila威士忌,延續熱愛不要停。

上一次到訪,時為2019年10月,當日早上從都柏林乘坐廉航,到達格拉斯哥短暫停留數小時,黃昏時間轉乘火車北上Inverness,藉此空檔又來這裡坐一會,酒吧為了慶祝生日,推出由A.D.Rattray裝瓶,數年前重生的Annandale Distillery,年僅三年的威士忌;霸道驕橫的泥煤風味,有如初生之贖不畏虎的態度,一舉而盡,放下數鎊硬幣,又要上路去。
幾時可以再飛?是很多人最關心的問題;幾時可以再去這間酒吧,是我最關心的問題。

樂觀一點,下年吧,格拉斯哥,我們會再見的。

原文刊登於Wine Luxe Magazine2022年春天號
The Pot Still
154 Hope St, Glasgow G2 2TH UK
請不忘讚好我的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foodiesmashingpumpkins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