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格拉斯哥流浪

猛烈南瓜在飯桌 於 30/11/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本來的行程,由都柏林直飛Inverness,但是機票價錢一直高企,連行李要過百英鎊,把心一橫,試試其他地方。
又要打搞壞人航空了,一張往格拉斯哥的單程機票,連行李費也只是29歐羅;再計埋格拉斯哥北上Inverness 的火車票,加埋也不用五十鎊,便宜了超過一半。

沒錯時間就是金錢,現在卻變相來個格拉斯哥半天遊,早上八點多到埗,乘坐巴士到市中心,與都柏林一樣地清涼,十度八度左右,但灑著雨,多一份寒意。

首先把行李寄存,再打開電話,問問TripAdvisor,附近有甚麼咖啡館。


Glasgow Central附近的Riverhill Coffee Bar,整個格拉斯哥市接近三千間餐廳裡面,於榜內排第67名;雖已過了繁忙的上班時間,依然有不少客人,堂食的,外賣的,絡繹不絕。


始終對牛油果情有獨鍾,乾脆要一客Smashed Avocado多士,再加杯Latte,對於不太肚餓的我而言,(前一晚在都柏林海邊的海鮮盛宴,飽足一晚。)已經是非常滿足的早餐了。

藉此為手機充一充電,再打開電腦拿Wifi,隨意地為我篇旅遊稿件開個頭,同時亦要計劃我在格拉斯哥的八小時,應該做些甚麼。

就去威士忌酒廠!

2017年,格拉斯哥出現了一間新酒廠:Clydeside Distillery,坐落在River Clyde旁邊的建於1870年代,原本是抽水站的建築物,如果在市中心出發,可以乘坐巴士,不過最近酒廠的車站,也要行一大段路。


索性沿著河邊行過去,途經Poundland,買了一瓶礦泉水,當然不少得蘇格蘭國民飲料:Irn Bru,加埋兩瓶,只須1鎊。


已不是第一次欣賞River Clyde的景色,可惜下著雨的早上,天色陰暗,略嫌失色;我慢慢地行,身邊不時有正在跑步的人,在我身邊擦過,搞到我雙腿有點痕,想跑埋一份。

差不多40分鐘,終於到達酒廠門口,我參加的Distillery tour,即場買票也沒有問題,當日的導遊,年青的Glaswegian,操純正的格拉斯哥口音,聽得有點吃力。


例牌先介紹酒廠的背景,再帶團友參觀酒廠的設施,釀製威士忌的過程,大同小異;沿用的大麥,產地或會不同,用來釀威士忌的水,是取自附近的湖泊;低地風格,眾所周知地比較潔靜,相比艾雷島、Speyside等地區威士忌,其味道較清淡,因為它們傳承了愛爾蘭的三蒸法則;(格拉斯哥另一間酒廠Auchentoshan,是一個例子。)成軍兩年,仍未有自己的威士忌,皆因最少要經過三年熟成才能推出市面。


在Distillery tour裡面可以飲到的威士忌,是艾雷島、Speyside、低地的威士忌,至於是那一間酒廠出品,答案是:秘密。


酒廠的精品店,可以買到它們的新酒,即是未經熟成,直接從蒸餾器取出的new make spirit,當作為紀念品還好,喝就不必了;Distillery tour試到的三款威士忌,同時可供售賣,自家label上寫上祝福字句,不錯的禮物。

離開酒廠,向著西邊方向走,下一站:

Glasgow Rangers


我真的在格拉斯哥流浪。


對蘇格蘭足球有點認識者,格拉斯哥流浪大名,沒理由未聽過,它與同市死敵的些路迪,成為蘇格蘭兩大巨頭,多年前兩隊曾經醞釀脫離蘇格蘭足球聯賽,進軍英超,後尾不了了之;數年前格流(大眾對格拉斯哥流浪的簡稱)因為經濟問題,被貶至最低聯賽,陣中球星一一跳船,霎時淪為蘇丙其中一隊球會。

幸好只用了數年時間,由最低級打回上蘇超,雖然如此,但已經對些路迪沒有太大威脅,爭冠無望,二二三三就穩陣;現在由利撚名宿謝拉特執教,看看有沒有突破。

我在其主場Ibrox門外拍照,上傳至Facebook,有利迷朋友打趣地問我:(可否幫忙找謝拉特?)

我回一句:(Fuck him。)

當日為平日,西線無戰事,亦沒有開放Stadium tour,只是在外圍行個圈,叫做到此一遊而已。


主場館旁邊有地鐵站,可到市中心,非常方便,一出St Enoch站,格流的Club shop,就在旁邊。


下午茶時段才吃午餐,選擇在蘇格蘭有名的精釀啤酒廠牌:BrewDog旗下的酒吧用膳,它們曾經在香港短暫出現過,位置在雲咸街,來去匆匆;Brewdog在香港也有不少人認識,好些超市亦可找到其出品,真不明所以。

歐洲的酒吧,一家大小家庭樂,帶著寵物喝兩杯,這是很常見,無須大驚小怪;然而有不少人,用自己狹窄的眼光去審視當地的風土人情,只顯得自己活在井底的無知。


Clockwork Tangerine,好juicy的IPA,主菜是藍芝士,漢堡扒,黑布甸組成的Jackpot burger,加埋配菜薯條,應該可以夠頂我一個晚上,非常滿足。

行過TK Maxx,又破財,行過J-D Sport,見到蘇格蘭國家隊球隊,歐國外出局之後,減價至15鎊一件,又買;行過威士忌店,見到其包桶的威士忌,價錢頗為經濟,想買,但沒有quota。


尚有一點點時間,再次來到我熟悉的地方:The Pot Still

每一年該酒吧皆會推出,其包桶的威士忌,作為慶祝周年紀念,這次選中了Annandale Distillery的泥煤威士忌,3yo是剛剛出道的年青人,完全是充滿爆炸性,沒錯,就是少年的血氣方剛,衝動,率性而為。

徐徐呼出一口煙燻氣,火車還有四十分鐘就開出,回到Glasgow Central拿行李,才驚覺我往Inverness的火車,從Queen Street開出。


兩個站之間距離不遠,拉著接近20 kg行李走,也不感太吃力,還有閒情拿著相機拍照。


再見格拉斯哥,三個多小時後,Inverness你好。

請不忘讚好我的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foodiesmashingpumpkins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