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晨早流流吃沾麵@六厘舍

猛烈南瓜在飯桌 於 03/10/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三日三夜的東京之旅,一共吃了五碗拉麵,連我自己也覺得有點兒那個。

晨早流流跑到去東京車站地下街,目標非常清晰,為了的是拉麵街的六厘舍,那碗濃厚豚骨魚介沾麵。

抱著不到黃河心不死的心態,出發前已下定決心,就算要排長龍也在所不計,皆因吃這裡的沾麵,是整個旅程之其中一個重點。


拉麵店其實在早餐時段已經營業,但我起不到床,留待第二輪早上十點半開門時到訪,來到門口時為十點二十分,店外已經有十多人正在排隊。

平日的早上已經如此,可想而知當在假期的時候,拉麵店的墟陷程度,是去到那一個地步。


還好我是首輪食客,只是花了少少時間,等待其他食客買票,到我買票的時間,為十點三十四分。


選擇了特製沾麵,連稅1060日元,之後店員安排我入座,雖然我一個人並非坐吧檯,而是坐二人檯,但是拉麵店不會讓其他食客搭檯。


首先店員給我紙圍裙,香港好像沒有拉麵店,會有如此細心位。


我的特製沾麵沒有加大,份量可不少,目測的粗身麵條份量起碼有300g。


未喝湯先吃一條粗麵,那種煙韌中帶有安穩的實在,兼其欲蓋彌彰的麵香,心想今次大L鑊,以後想吃拉麵的話,恐怕要留待quota到日本吃個夠本。


熱騰騰的沾汁,濃烈的魚介香氣撲鼻,淺嚐一口,魚介與豚骨的調和度剛好五十五十,豚骨的香滑平衡了猛烈的魚介,兩者依然有空間去各自表述其優點,沒有出現誰搶風頭的局面。


粗麵條掛上沾汁,連同沾汁的肉碎一併入口,加添了肉碎嚼勁,生色不少。


有人說過六厘舍一切雖好,但叉燒是其一大盲門,當日所吃到的叉燒,要肥有肥要瘦有瘦,甘香中帶鬆軟,質素不差之外,更稱得上好。


半熟玉子蛋香突出,流心程度或許對大多人來說是未盡滿意。


牡丹雖好但不要忘記綠葉的扶持,荀絲入口爽甜無渣,完全沒有異味,為此沾麵汁砌成完美的版圖。


剩下的沾汁,不夠可以再加,然後來個湯割,重口味霎時間變得溫柔,一舉而盡再沒有說話補充。抹掉咀角的湯汁,不經意地流露出喜不自勝,勝過千言萬語。


離開麵店,外面正在排隊的人越來越多,慶幸我早到早享受,遲到的話呢就。。。。。

日前與家人晚飯,我向我老母提議不如在東京置業,剛剛路過有間專營日本不動產的公司,見到有些在東京市中心以外的地方,樓價簡直便宜得發笑。

(係都喺香港買啦。)我老母對本地樓市仍未絕望。


六厘舍的沾麵,與及日本的拉麵滋味真的忘不了,如果這是令我在東京買樓的理由,會否太過瘋狂?


以上純屬狂想,現實是下年再飛過去三,四日,繼續我的東京美食之旅。

六厘舍(東京車站分店):東京駅一番街 東京ラーメンストリート内

請不忘讚好我的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foodiesmashingpumpkins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