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言どんぶり専門店:Omakase一碗丼

猛烈南瓜在飯桌 於 13/05/2022 發表 收藏文章

Omakase有如雨後春筍,開完一間又一間,簡直是疫市奇葩,周不時聽到那一位師傅過檔到另一間鮨店,那一位師傅跳出自立門戶的消息。
數年前曾經到訪過元朗國的「壽司源」,午市的Omakase,$380 +10%一位,言師傅主理,當時我為這餐飯撰文,尾段說到日後可否抽空來晚市。
最終還是空口說白話。
現在,言師傅已經離開元朗,進軍中環開設Omakase,名叫「海言」,與之前最大分別的是,由壽司變成丼飯。
價錢是與數年前的「壽司源」午市Omakase一樣。


上個月尾,經Whatsapp詢問訂位狀況,五月頭某一日中午有位,當日我放假,即刻留名;不久,他們在其Facebook專頁宣佈停止接受午市訂座服務。
滂沱大雨的正午十二點,鞋未踏破但路濕透,走進威靈頓街的地庫。

坐在吧枱,言師傅拿著盛載各款魚生的木箱,準備就緒。
沒有甚麼不吃,就交由師傅發落了。


餐前的沙律,賣相精美,酸甜的醬汁,沾上半熟蛋與藕片,還有其它材料,清爽開胃。


茶碗蒸水準正常,質感滑溜。

打開木箱,取出魚生,即席切片,精雕細琢的海鮮丼飯,不消一會便奉上我面前。


抱著期待的心情,應該怎樣下手,言師傅建議先吃白身魚,道理與Omakase一樣。

十多款材料,就像一餐Omakase壽司,超濃縮成一碗飯,可能師傅見我牛高馬大,米飯的份量似乎多了一點。

靠自己的推斷,有肥美得滿佈脂香的縞鯵,清爽鮮美的真鯛,充滿生命力的北寄貝,肉厚的帆立貝,赤身,拖羅,燒拖羅(這個不得了,那陣魚油澎湃到呢),三文魚子,根室海膽,赤睦等等。

還有令我吃到不停口的山藥。

高質的魚生,恰當的醬油調味,輕微酸度的日本米煮成的飯底,這碗海鮮丼飯,輕易地立入不敗之地。

最後才吃的海膽,連同三文魚子一起,與飯底拌勻,先吃拖羅再吃飯,發揮凌厲後勁,吃到一粒飯也不剩,很多時吃Omakase只得八成飽,但這次是飽到捧腹。


麵豉湯加入了燒牛舌,鹹鹹地脆脆地。

五月的訂位已滿,六月就仍有很多時間有位,所以暫時未成為予約困難店,遲下就難講了。

海言どんぶり専門店:中環威靈頓街55號地庫
請不忘讚好我的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foodiesmashingpumpkins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