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灣壹號:窗內窗外

猛烈南瓜在飯桌 於 07/01/2022 發表 收藏文章

疫情反反覆覆,今天(7/1)開始晚市禁堂食兩星期,未來繼續是個謎,與朋友的約會,不必牽強說盟誓。
這年來有些朋友經常掛在口邊的說話:「每一次見面,都當係最後一次。」
日前我與好友在「港灣壹號」,就真的沒有想過,可能是我們在香港,最後一次共晉晚餐。
因為當時仍未傳出任何晚市禁堂食的消息。


相比其它城中熱門中菜廳,這裡不算太難訂位,兩個人輕易霸佔窗口位,外面星光燦爛,裡面柔情蜜意,由一碟蜜汁叉燒開始。


燶邊固然是重點,甜美的蜜汁適可而止,實食無黐牙,鬆軟的質感,夾雜著蜜汁與肉香,我是不介意讓好友吃多一件的,讓他見識一下高級中菜廳的叉燒。
事前好友對我說:「我想飲碗湯,唔食貝殼類海鮮。」


那就來一碗珍珠猴頭菇竹笙螺頭燉豬 。
「都好耐無食過竹笙。」好友一邊飲湯一邊說。
「好多年前去灣仔永華,食碗麵之餘,都會叫一碟竹笙,當時加埋要成舊水。」開始想當年。
乍暖還寒(其實只是寒了兩三天)的日子,來一碗清甜滋潤的湯水,未必立竿見影,即刻容光煥發,但也是一股正能量。


用到梅菜來蒸魚,第一時間總會想起鯇魚,這裡換上澳洲牙魚,即是鱈魚,肥到出油,脂香大過魚香,而梅菜的香甜,與荷葉的清香,做足綠葉的本份有凸。


上年六月,與君悅酒店的公關午飯,試過不少估你唔到的菜式,包括酥皮焗鮑汁海參柚皮。

當日飯店主廚陳漢章師傅出來打招呼,他解釋這是從酥皮湯裡面得到的靈感,一言驚醒,我在十八廿二的時候,首嚐酥皮湯的感覺很新奇,沒記錯的話,就在當年有很多分店的「馬里奧」。


打破面頭的酥皮,讓它沉底,先吃裡面的海參,發得很靚,壯碩爽滑,兼吸收了鮑汁的濃甜,底下的柚皮更不用多說了,最後將所有酥皮撥進碗內,代替了麵條的功能,最後吃到一滴汁也不剩,很有衣食。


豆苗是我在秋冬首選的蔬菜,章師傅用到荔蓉加膶腸來焗,會否是向扒房的side dish,忌廉菠菜取經?


香滑的荔蓉加甘香的膶腸,與豆苗合奏出一場扣人心弦的樂章,實在是意料之外的驚喜。


單尾山珍醬鵝肝和牛肉鬆炒飯,粒粒通透乾身,吸收鵝肝和牛,與雲南菌醬的靈氣。


芒果布甸是這裡的招牌甜品,將菲律賓芒果用手撕成一絲絲,造就了飯店的經典;友人的蛋白栗子露,只聽到他大叫好吃。


就算外面的璀璨光輝到此,明天仍要繼續,穿得好吃得好,善待一下自己,才有能力繼續走下去。

「遲下一齊去大班樓食晚飯啦。」當時我對好友說。

現在的情況,似乎難以實現。

我等著他請我去「友利冰室」。

港灣壹號:灣仔港灣道1號君悅酒店7-8樓

請不忘讚好我的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foodiesmashingpumpkins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