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州人Ciuzauese:飲完咖啡食碗撈米

猛烈南瓜在飯桌 於 16/03/2021 發表 收藏文章

放假的日子,又去大南街附近找間咖啡店,一邊飲咖啡一邊寫雜誌稿,然後到唱片店買黑膠,好像是疫境下的生活方程式。
黃昏時間,吃個晚飯才坐巴士回家,想起已經有一年沒訪界限街的「潮州人」,得悉它們最近有份送餐去西九法院,原因不用多說吧,你知我知。
想念花膠米粉,今次轉個口味,要個撈米。


上年二月寫過的blog文,提及過希望有一天,與好友小寶前來,直到今天依然未能成事。
他有一次對我說:(我喺潮州人入面見到你,就係你之前幫果籽拍嗰條片,電視不停播住。)
頂。
現在食店裡面的電視,只是用來播歌,哈。


花膠蠔油撈米粉,份量不多是這裡的規格,新竹米粉纖幼如絲,條理分明,花膠夠件頭,爽滑不散,吸收了適量蠔油的味道,再把米粉撈勻吃,少食多滋味。
分開上的清雞湯,清甜不濁。

似乎每次來吃碗粉,前菜一定會叫隻醉蛋,習慣成自然。
吃罷埋單,巴士差不多到站,時間啱啱好。
這段時間,大家都艱苦經營,今次與老闆A緣慳一面,藉此對你說一聲:頂住。
潮州人:太子界限街12號A地舖
請不忘讚好我的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foodiesmashingpumpkins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