燒房焗:跑馬地月光下的串燒

猛烈南瓜在飯桌 於 22/04/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跑馬地之友G小姐吹雞開局,復活節假期前的晚上,一行五人,聚集在跑馬地成和道,新開不久的燒房焗
其實它不算是新餐廳,經歷過三次搬遷,由灣仔到銅鑼灣,輾轉來到跑馬地,內情我當然不知道,只是上網搜尋該店的資料時發現,七年前已經在灣仔機利臣街營業。

作為一名食客,不管太多了,G小姐說這裡食物水準不錯,好幾道菜式的名字很搞鬼,餐廳裡面更可以打街機。

(上次嚟就係見到呢度有部迷你街機,大多數遊戲都係廿幾年前嘅經典。)G小姐說。


我家也有一部,月前在夜冷店,用超抵價抬回家,內藏數百款遊戲,包括King of Fighter、Street Fighter I II,益智一點,俄羅斯方塊也有,自用或招呼朋友,一流。


始終我是大叔,成長於八,九十年代,對當時的流行文化,難免有一份緬懷;走進餐廳,看其擺設,全部都是那些年的玩具,想當年四驅車的熱潮,炒到數百大元一盒;超級任天堂,相信有不少人玩過,令我廢寢忘餐的遊戲,實在太多了,未能盡錄。
可見餐廳老闆,是一名Kidult。


人未齊,先叫杯啤酒,歡樂時光買一送一,$58,三得利的The Premium Malt's,佐以奉送的前菜,好過食花生,近期食得太多,有點熱氣。


仍然免開瓶費,我自攜一瓶威士忌,友人JL帶夠兩瓶,再加多一瓶純米大吟釀,預計戰況一定很激烈。


辣到噴火的真係麻辣東風螺,我的舌頭近乎麻痺,反而朋友們吃得津津有味。


蒜頭漬、螢光魷魚、酒盜芝士,是典型送酒菜。


日式薯仔沙律,加入了青瓜,混入了醋作調味,微酸之味令人開胃。


炸薩摩赤雞翼,略灑鹽花作調味,輕易地凸顯了雞肉的鮮,鹹香與香脆的雞皮相輔相乘。


辣霸皮蛋,沒有騙人,其霸氣是懾人的香辣。


日本燒鳥店必然正選之免治雞肉棒付九州蛋,雞肉夾雜著雞軟骨,鬆軟中帶爽口,伴以香甜的九州蛋與醬油,穩穩陣陣,吃得開心,喝光一杯啤酒,再來一杯,反正買一送一。


甲羅燒$98一隻,蟹膏甘香,但是蟹肉好像找不到,與鵪鶉蛋拌勻後。塗在餅乾上吃,要是有得選擇的話,我想用來伴個麵。


燒牛舌,軟熟可口,帶著juicy感。


相反地,同樣冠以麻辣之名,豬手的辣度,似乎有點手下留情,屬於輕量級,少少辣卻是多多趣,爽滑的豬皮,膠質豐富;麻辣的餘韻悠長,碟底的芽菜,召喚了其惹味,最終吃得乾乾淨淨,只剩下骨頭。


回一回氣,來個比較清淡的清酒煮花甲,湯汁甜而花甲肉厚鮮甜。


既然要清淡,怎少得大根煮?


讓舌頭休息夠,再來一記重擊:燒雞翼,我不敢托大,不然就要個爆粗雞翼,蓋此辣度,非同小可也。

身旁的友人,面對爆粗依然毫無懼色,一吃,就知味道,直冒金星幸仍有意識,口中唸唸有詞,我不記得他們有沒有講粗口,官能刺激直逼大腦,胡言亂語心思交瘁,帶出一個X字,不足為奇。


追加燒茄子,燒冬菇,正常的味道,木魚碎的香氣,未免有點搶風頭。


此時,老闆拿出燒膶腸,烤得腸衣焦脆,裡面的腸肉甘香油潤,經過燒烤之後,味道更突出,勝過炒芥蘭或煲仔飯。


老闆問我們要不要老火湯,我們當然點頭,吃過日式串燒,整碗老火湯,的確反高潮;可見老闆不拘泥某種形式,沒有被傳統二字限制著,抱著最緊要好玩的想法去做菜,食客又吃得過癮,還可以喝著酒玩街頭霸王,重拾少年時代的回憶,夫復何求?


燒沖繩燒菠蘿的出場時間,差不多午夜十二點,喝得不知人間世,埋單每人$500,只是我們吃得窮兇極惡而已。

燒房焗:跑馬地成和道12C號地下

請不忘讚好我的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foodiesmashingpumpkins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