軟庫飯堂:予約不能的飯局

猛烈南瓜在飯桌 於 30/09/2021 發表 收藏文章

上環孖沙街的「軟庫飯堂」,它的名字在報章雜誌的名人版見得多,但一直給予外間神秘的感覺,因為只招待老闆的朋友,就算你吃餐飯一擲千金,也未必能夠踏足飯堂半步。
友人N小姐設局在此,問我有沒有興趣,我即刻二仔底死跟,機會實在難逢,隨時可一不可再 ,今時今日做人最緊要及時行樂。
這般的飯堂,菜單一早已經安排好,有不少是懷舊手工菜,絕對是令人引頸以待,我就坐享其成,飲住Krug等開飯。


烤得燶邊處處的黑毛豬叉燒,肥瘦分明,焦香肉香與脂香的完全體示範,很難一口咬定是我吃過最好的叉燒,但是以今年來計,應該無走雞。


接下來的玻璃大蝦球,這個我可以放膽說:「這是我人生中吃過最好的玻璃蝦球。」
雪白的外表,展示出師傅不凡的幼細刀功,像鮮花的含苞待放,沒有破損,質感彈牙纖細,超濃縮的鮮甜,碟邊的蝦醬,可以不加,等於拍照直出無P圖的純天然,不過略加少許,又的確提升了另一種層次的鮮味,等於淡掃娥眉的美態。

坊間的焗蟹蓋,做法不一,但應該不及這裡的焗釀鮮蟹蓋,用上數隻不同的蟹,拆成肉百鳥歸巢,盡在酥脆麵包糠之下的精緻。

真的,連洋蔥也沒有一條,只有一絲絲真材實料,鮮甜的蟹肉,富貴飯堂沒有任何經營壓力,可以不計成本做到最好,這是大多地方望塵莫及的地方。


古法佛跳牆的賣相澎湃,每人分到一件頭不小的鮑魚,輕輕地用刀切開,細意品嚐,海參與花膠做得入味,鴨掌膠質亦豐,但與其它配料相比,表現似乎遜色一點;濃稠的醬汁當然不浪費,此時侍應奉上白飯,再淋上汁與佛跳牆的配角如筍絲,燒肉,大約感受到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的豪氣。

有到訪過這裡的朋友,稱讚蛇羹是神級,但是屬於冬天,七月仲夏夜,始終都是百寶冬瓜盅。

清澈的湯底,是用田雞烹調,蝦肉蟹肉夜香花是基本,加入了勝瓜絲,再賦予了更鮮甜的味道,一大件冬瓜肉連湯汁往肚裡送,你未必會高歌一曲我愛夏日長,但或會為這個非常夏日的冬瓜盅傾情。


清蒸海方利的火喉精準,剛好離骨肉質鮮嫩,豉油調味適當而沒有喧賓奪主,無人問津的魚頭,膠質處處,是精華所在。


茶皇煙燻雞,可說是全晚比較失色的一道菜,偏重煙燻味,茶味無定企,有點進退失據。


雲腿四寶蔬,冬瓜、草菇、西蘭花、菜心,在薄薄的芡汁之下表現秀麗,雲腿早已成粉,與素菜融入。


名符其實的飄香荷葉飯,清新的荷葉香連同醬汁,一併滲進飯粒裡面,可是去到最後直路,已成為強弩之末,飽到頂肚了。


飯後甜品陳皮紅豆沙,你找不到一粒紅豆,因為已經被隔走,以蓮子代替,聽說是從前有錢人的家廚做法,喜歡與否則見仁見智。

感謝N小姐的邀請,又還了一個心願。

軟庫飯堂:上環孖沙街7-11號4樓及5樓

請不忘讚好我的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foodiesmashingpumpkins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