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碧酒家:約定

猛烈南瓜在飯桌 於 07/06/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今年第一個星期日,與一眾威友在彩虹邨的金碧酒家,圍埋飲威食蛇羹,相隔四個月,好幾位窮L朋友提議去金碧食餐飯,我當然放低$1跟機,難得自己不用上身,坐享其成,哈哈!

以前我在此搞局,一開就四,五圍,左顧右盼難以專心,感謝K小姐的安排,又要先付訂金又要預先寫菜,訂了一張八人枱,我最先到達,把守櫃枱的負責人,遙指沒有人的大枱,先行坐下。

(其實頭先我一早到咗,但係老闆娘唔比我入先。)K小姐說。

(係咩?我無嘢呀。)我帶點疑惑。

五女三男的組合,陰盛陽衰,是男是女在如此地方也不應再分,淑女都會變麻甩,可喜的是我這班女性朋友,不會被這般環境嚇怕。


是晚每個出席皆事先張揚,帶備酒品,預料火力應該很猛烈,我一個人帶兩瓶酒,人未齊先偷跳,叫碟椒鹽鮮魷,它們的做法並非薄如蟬翼的黃金外表,而是偏厚的脆皮,香口惹味;鮮魷彈牙,千里昭昭由澳洲帶回來,摩寧頓半島的Sauvignon Blanc,好不澳洲的澳洲酒,喜與此椒鹽鮮魷相見歡。


小炒王是飯店的其中之一個指標,有些會用韭黃,有些會用西芹,各施各法;但一定要有腰果,鮮魷土魷蝦乾,悉隨專便,鑊氣是a must,脆脆地好送酒,我從台灣買回來的威士忌,雖不是我喜歡的艾雷島煙燻泥煤風格,Speyside的雪莉桶甜美,也與小炒王匹配。


有朋友喝過陸羽茶室的白肺湯後,慨嘆回頭太難,全港之佳無人能及,我也是陸羽的支持者,就是喜歡它的濃烈杏汁香,可惜已經有很多年沒有去;坊間的杏汁白肺湯,沒有前者的重手,杏味較為溫和,像這裡,相對比較多人會接受,香滑的奶白色湯,恰當的杏汁味,滑得彈破的豬肺,只有鮮味沒有異味,處理得好好,平均每人分到兩碗,妙不可言。


錦鹵雲吞並未失傳,不少地方可以找到,但大部份都是搵笨柒之流,只得個酸汁來死充,純粹沽名釣譽,你可以為其辯護:(呢個價,差唔多啦。)


這樣地,令到很多人認定了錦鹵雲吞,就是如此的面貌;真真正正的錦鹵雲吞,除了油麻地美都餐室之外,金碧仍堅持著其面貌;金黃色的炸雲吞包著蝦膠,錦鹵汁裡面有蝦、豬膶等內臟、叉燒、魷魚、青椒、菠蘿等材料,酸酸甜甜而且大堆頭,真材實料之作;我嘗試以食友A先生帶來的Springbank 12yo強桶來配,超友誼關係卻打得火熱。


生菜鴿崧,我特別挑多一點在鴿崧底下的炸米粉,連帶鴿崧放在生菜片卷著來吃,鬆軟香脆兼備;此時候,日本清酒雪得夠凍了,乾杯。


魚腸是整條鯇魚裡面,最難處理的部位,因為藏了很多污物,單是清洗要花一大輪功夫,慶幸還有很多地方,仍會做缽仔焗魚腸,然而,以其來蒸蛋的地方,不多;記得裕民坊未拆時,裡面有間森記,用魚腸來演繹出不少菜式;煎、焗、蒸、灼,總之就做得到,面前的蒸魚腸,火喉適中,蛋身香滑,魚腸甘香不澀,再倒一杯清酒,豪氣干雲。


蜜汁燒鱔球,是金碧的masterpiece,訂枱時不能不預留此一味,否則你後悔,不要揼春。


香甜的蜜汁在熱力之下,剛好掛在烤得焦脆的鱔皮上面,其香甜亦滲進肥大肉厚,爽脆兼帶juicy的鱔肉裡面,一咬,蜜汁的甜,與鱔肉的鮮美齊齊爆發,試過就知是真功夫,食友F小姐的獺祭大吟釀,我曾用來配壽司刺身,當然沒有問題;這晚以它來配蜜汁燒鱔球,一樣無問題。


大大盤鮑魚炆雞,是整晚的終極高潮,當時我們的戰鬥力已經消耗了八八九九,心想:(今次仆街鳥,不過唔緊要,食唔晒打包。)


鮑魚與雞肉堆到成座山,濃甜的醬汁炆得很入味,一個人分得不止一隻飽,再開一瓶Cheatau Simard 1998,法國右岸吹過來的柔和單寧與煙草、皮革、豐富的果香,沒有搶去鮑魚的風頭,一杯酒,一口鮑魚,雖不是甚麼高級吉品鮑,要擺個優雅姿態,用刀叉慢慢地切,再慢慢放入口,保持高貴的餐桌禮儀,旁邊或沒有港姐級數的美女相伴,但是,我更喜歡這晚的大堆頭大塊肉,大杯酒的直率性,與志趣相投的朋友把酒言歡的時光。


開瓶費不收,酒杯最好自己帶,飯店沒有冰塊,要去附近超市買,膠桶當冰桶;切餅也不收費,適逢K小姐生日之喜,飯局尾聲吹蠟燭,喜氣洋洋。


不知是誰說起,台北的米芝蓮餐廳,可能是我,可能是其他朋友?有人提議:(不如組隊去台北,食一餐當地米芝蓮星級餐廳?)

結果一呼百應。

我還認識個個飲大咗,隨口噏便算,回到家,沖完涼,看看Whatsapp group的對話,有四位朋友已經訂了來回台北機票!講得出真的做得到。

(咁快訂機票,到時如果訂唔到心水餐廳,點算?)

(咁訂第二間!)

我們的約定,今年九月,兩日一夜台北快閃之行。

金碧酒家:彩虹彩虹村金碧樓22 號地下

請不忘讚好我的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foodiesmashingpumpkins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