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al of the Decade(2):失意時總有你在我身邊@蛇王芬

猛烈南瓜在飯桌 於 05/01/2020 發表 收藏文章


一個年代就過,這十年裡面,到訪過超過一千間食肆,你要我揀2010年代,有甚麼美好的餐飲體驗?

雖然這間位於中環的蛇店,我已經講明不會再光顧,但這裡記錄著十年前的冬天某個晚上,我與好友在此的一點一滴。

在大會堂睇完戲,過來食碗蛇羹,再來個膶腸煲仔飯,頓時感到雪中送炭;事隔多年,不知道他還記不記得這段軼事?

以下的文章,節錄當年我在Openrice,該餐廳的食評,略作修改,當年還得到編輯推介。

當時我仍未開blog的。

友人小寶相約到大會堂看法國電影節,其後再到域多利監獄看Detour展覽,本來一向市井文化的我,突然之間文藝起來;在兩者之間的中場時間,剛好是晚飯時段,我選了兩者的中間點 - 蛇王芬,作為我倆的晚飯地點。

如果時間充裕的話,大可去蘇豪吃西餐,因時間比較倉促,不如吃碗蛇羹,所以我選擇了蛇王芬;但是一到飯店門外,有十多人在等位,果然入冬加上米芝蓮效應,非同小可也;友人之前也來過兩三次,我在上年亦來過吃小菜,說到此店的蛇羹,也有闊別了四年多了,當時與我同行的友人E小姐,亦已經作為人婦。

幸好食客也來去匆匆,等大約十分鐘便有位,話須是米芝蓮推介,論環境是很逼峽,一張大檯坐上幾戶人家,這是香港米芝蓮平民店之特色;當米芝蓮受到港人壓力而要平民化,到最後變相自貶身價,這並不是此食評的討論要點。

我想吃蛇羹,煲仔飯,小寶說: (我只要有盅湯,加條膶腸便可。)
時間緊逼,究竟要個孖腸飯,糯米飯算,還是繼續吃煲仔飯?

小寶又說:(時間夠架喇,你叫啦。)果然皇后唔急太監急。


蛇羹沒有檸檬葉,店員說賣光,對我沒有所謂,因一向不喜歡檸檬葉,相反如果沒有薄脆,我會投訴的。

蛇羹不及街坊蛇店的杰身,蛇肉亦不是高級蛇店般切得幼細,但我喜歡啖啖肉的感覺,還有幼細的花膠絲,倍感矜貴;蛇羹味道濃厚而不過鹹,而且更有一陣清甜味道,是別處難找的甜味,雖然賣$70一碗一人份量,也覺得物有所值。

一年吃一次蛇王芬的蛇羹,保持一段微妙距離,才會份外珍惜,回味。


我說煲仔飯加臘腸,店主便叫燒臘部即切給我們,臘腸爽脆油潤,沒有油澀味,當然淨吃不及在煲仔焗過的好。

燉湯一向是蛇王芬另一條戰線,早前有朋友晚飯時間來,燉湯一早賣光,可想而知有幾受歡迎,小寶問店主吳小姐 :(請問邊隻燉湯比較滋潤?)吳小姐答曰:(有好多,呢幾道燉湯都好滋潤。)


最後她選了無花果蜜棗豬肺湯,味道清潤鮮甜,感覺溫暖舒暢,很適合入冬時候品嘗,她一向不吃豬肺,在我推介之下也吃一件,肉質吹得彈破,爽中帶滑,鮮味十足,大讚好吃。

早幾日蛇王芬發生過一單新聞,是有食客在膶腸內吃到鐵線,事後驚動警方兼上報,相信只是個別例子,我一於沒有怕,對蛇王芬投下信心一票,假若我中招的話,真的要跑去士丹利街投注站,買注六合彩了。


膶腸滑雞煲仔飯熱辣辣,香氣撲鼻,膶腸味道甘香得令人再三回味,肉質有點點吃著血腸,油潤豐滿,其香味滲進在飯底內,無以尚之;雞肉鮮嫩有肉味,但風頭已被膶腸搶去,既生喻何生亮。

飯底焗得粒粒分明,底下的飯焦則不及西環坤記的焦脆,醬油味道甜美,將本來充滿膶腸油香的飯底,更加好吃。


同桌的幾位塔檯食客,其中一個說: ( 我在上網搵到呢間,睇有個寫好多食評的人,極力推介呢度。)

小寶聽罷,轉個頭問我: (果個係咪你?)

我:(哈哈哈!點會係我呢?有排都未到我啦。)

她請看電影,埋單自然是我,下一次角色掉轉,不如吃日本菜?

後記:最終,我們沒有吃過日本菜。屌總理年前曾經大肆批評這碗是瀉水蛇羹,此乃後話。

蛇王芬:中環閣麟街30號地舖

請不忘讚好我的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foodiesmashingpumpkins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