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學雞初入門

今次跳去bean? 於 21/08/2020 發表 收藏文章
by 鍾意去bean

「想跟哥哥上同一所學校嗎?」那年,父母問。想到也能在校園常與哥哥相見,便不假思索地説好。

然後,沒細想的一口答應,迎來悄然的一夕熹微温潤的晨光。

二零零八年九月一日。星期一。晨曦初露的七時許,隨着哥哥漫散卻安穩的步伐,記錄自己頓時由幼稚園生漸進成小學生的瞬間。束着蓬鬆的秀髮,繫着不修邊幅的蝴蝶結,掛着天真爛漫的笑容躍進校巴。柔光相映下的幾分靦腆,哥哥介紹坐在身旁的朋友,一下輕輕的揮手,開展百味紛陳的一日之計。校巴停下,魚貫步進香港培正小學。嬌小玲瓏的身軀背起重若千鈞的大書包,跨上如陡峭山峰般的階梯。哥哥送我到教室的樓層。看見走廊盡頭的教室門外有小一真班的掛牌,緊握背包的帶子,故作鎮定的跨入教室。

遊於是乎始,鐫刻於若素的韶華裏。

猶記得幼稚園高班在上午,由此放學後總會回家午睡。半天的課程變成全日上課,故初来乍到,只要是午飯後的課堂,我都會頻頻「點頭」,不消片刻便得一枕黑甜鄉。仿似如夢初醒卻睡眼惺忪的日子維持了一段時間。接着週而復始、千篇一律的上學日開始變得習以為常的乏味。為自尋樂趣,曾喜歡放學後回家拿一張白紙,珍而重之地在中心畫那時鍾情的帕恰狗,再放進家課袋裏。翌日如常把家課袋安放到抽屜,好讓自己感覺有着杳然的陪伴。

那些看似無形無影的陪伴,還及不上真正的陪伴般不言朝夕,且足履實地。

安之若素前的渺渺歲月,哥哥中午閒時帶我到圖書館飽覽知識的浩瀚。哥哥總沉迷書海,緊握書本,愛不釋手。他那時候鍾情閲讀小牛頓系列的科學百科全書,只要看哥哥翻閲書本的神搖目奪,便可得知他的求知若渴。相比起哥哥,我的世界是畫像。不太喜歡文字的自己,僅借閲的是數字填色的公主畫本。

有空沒空的午膳閒時,我喜歡跑上兩層階梯到哥哥的教室。每每凝視教室裏高聳直立的桌子總顯得與我的身高看齊。抬頭看着安坐的哥哥四季如春,朋友們總是和顔悅色,圍繞着哥哥談天説地、談笑風生。偶或也挺羨慕滿是朋友相伴的感覺,念念不忘,朝朝不離。嗯,我們都是群居的嘛,想找個伴也是正常的吧。大抵我們都只是特立獨行的一個人,能遇上并肩結伴同行的,也是長情的陪伴。

後來,迎來人生首場期末考試。那時還不知數字多寡的天高地厚,卻因更迭的未知而惴惴不安。只緊隨哥哥教我的方法:先去洗手間把「壓力」排走;再喝一口「能量水」便得以如虎添翼、如魚得水。沒料到揭開卷子後的腦洞霍然騰空,最終還是考砸了第一次的考試。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