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棉下

今次跳去bean? 於 06/09/2020 發表 收藏文章
by 鍾意去bean

微風搖曳,窗外不經意飄來中學部的木棉。木棉是皚皚初雪,更吹落,星如雨。

渾渾噩噩的升上二年級。

當時認識班裏的第一個朋友跟我牽着有趣的緣分:我們的名字讀音、寫法只差一個尾音。也許是這樣閎意眇指的緣分,成了形影不離、「相輔相成」的關係。自若打算繼續擔任班長,感覺把牌子掛在身上有種「好好學生」的使命與象徵似的。抱懷被選中的雀躍,卻忘了想嘗試當分層風紀員。分層風紀員能與高年級的校園風紀員接軌,牌子還分為彩虹七色,由紅色遞進至紫色。可惜因已經擔任班長一職的緣故,未能成為風紀員。然後,朋友成了風紀員,我成了班長。

那年也不知為何成為衞生室的常客,要不是肚子疼,就是嘔吐。走到衞生室,總有一種獨一無二的味道:似是混集繃帶、藥水的味兒。室裏藍白的燈光下放置兩張大牀。還記得,曾想到那大牀上睡個午覺,可最後只是坐過旁邊的沙發。坐在寬闊的沙發,一邊彎起身子按在茶几上寫作業,一邊等待父母接送回家。

不用到衞生室的日子裏,與同學混成一片的時光還是讓人想念不過。呆在教室的同學們總喜歡弄着層出不窮的玩意:把釘書釘硬塞到橡皮擦上,當成那時熱門的卡通 —《爆旋陀螺》;把爆炸糖加進水壺裏。旋轉透明的塑料水壺,清晰看見放在內的爆炸糖零碎地飛舞。

偶爾還會在午膳時分,與朋友到雨天操場玩跳飛機。你追我趕,樂不可支,操場到處都有同學追逐嬉戲,奔跑着。那時天很藍,路很寬。要是跑累了,便走到圖書館邊享受空調,邊細看井井有條的書目,琳琅滿目,映入眼簾。

跑回教室,女生們很喜歡摺紙。不論是在校巴上、上課、小休或是放學時分,書包裏都放有一疊紙。較普遍的是一面彩色,一面白色的純色正方紙張;較珍貴的是有花紋圖案,或是有反光、螢光物料的紙張。作為一名初學者,工慾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每個款式都悄悄的買了,再從師而學。起初是懂得弄貓、狗、花朵等抽象且簡單的形狀。後來,校巴的朋友教會我折疊衣服、裙子和桌椅。只要到了設計賀卡和藝術課習作,這些小知識便得以「大派用場」,正是方為大用啊。

獨樂樂,樂透了一整個下午吧。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 Lam Kin Ping
    Lam Kin Ping 於 08/09/2020 評論 NO. 1

    喜歡你的文字風格,文筆很出眾,也有餘韻,爆旋陀螺的回憶,我小時候就不會放進水裡,而是放進一個舊的生鐵鑊裡。

  • Lam Kin Ping
    Lam Kin Ping 於 08/09/2020 評論 NO. 2

    我看錯了是爆旋陀螺放進水裡,原來是爆炸糖才對,哈哈。

  • jumping beans
    jumping beans 於 10/09/2020 評論 NO. 3

    @Lam Kin Ping 哈哈,謝謝你!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