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血

今次跳去bean? 於 16/11/2020 發表 收藏文章
by 鍾意去bean

原校升上,中學一、二年級都在培正渡過。待在男女校十多年,除中學的課程與環境外,一切皆成習慣,沒甚麽需要重新適應。只記得大概是小學五至六年級時男女生較多分開玩耍,到了中學大家又混成一團,眾樂樂。

當時每班別有兩位班主任。為同窗守望相助,老師編排男女生互當鄰座。先是互不相熟,後成投契的密友:無所不談、上課被老師點名回答問題則成救命恩人、抄寫筆記太慢時只要盯旁邊、忘了帶教科書 — 找鄰座便行。

説還在初中階段,韶光無窮,玩樂為重。只要意興來臨,左鄰右里三五成群,午休一起到校外用膳。視乎那天是到勝利道抑或何文田廣場,若膳後時間尚早,會逛寵物店或抓娃娃店,才跑回教室上課。

期考前最後一節中國歷史課。老師打算跟我們溫習,於是定好頁數範圍,並限時讓各人閲讀及準備問答鄰座。我謹慎地速讀内容,盡可能把所有文字塞進腦海庫。指定是我先提問過後,鄰座準備發動攻勢!我悄悄深呼吸,心裏捏下一抹汗水迎接。誰知鄰座問:頁中的附圖放在哪個角落、某皇帝畫像中手拿着甚麽、穿甚麽顔色的龍袍⋯⋯諸如此類。

閙着玩的日子宛如過眼雲煙,上體育課可殊不簡單。每次在更衣室匆匆換裝,男女各分兩行跑步熱身。隊形和速度可是講究的,表演強差人意的話則被罰多跑幾圈。平常的是跑約三至四個操場的百多米大圈,説來還頗吃力,尤其秋冬之季因鼻過敏,以致鼻緊塞而呼吸困難。不大記起自己是如何渡過,也許就深信跑多幾圈就能瘦幾圈吧。

另一殊不簡單的是數學作業。老師每教授完一單元的課,我們便打開專屬的作業本完成家課。一單元的練習通常共有百多道練習題,就算是只選寫單數題目的也常弄錯題號,還可謂千錘百煉。身當拖延症候群的死線戰士,接近功課期限時,中午總有很多戰友留在教室寫題,埋頭苦幹,只爭朝夕。

抱持打算體驗女子學校的好奇,從男女校跑到一所女校。跳出自己的舒適圈,帶一股新鮮感及對未知的怯步與若渴。

正式踏上佐敦道一號。

課堂。語境截然不同,授課内容遽然由中文變為英語,還需一些時間適應。體育課,也許是女子學校顧忌較少,班裏總是大放異彩。游泳課,大半班集體拿出信件,然後幾個意氣相投的朋友聚在一小群,呆看波平如鏡的池水風平浪靜。

高中。高跟鞋是高中的一個象徵。沒有學生會,卻多了聯校及交流的聯誼活動。中午最喜歡跑到韓式餐廳用膳。因學校附近眾多路段縱橫交錯,穿梭各處可謂垂手可得。飯後總會遊書局,或是喝大杯珍珠奶茶。考試或半天的上學日是另一狂歡的契機,相約一起四處暢玩、櫥窗購物。
經歷各種體驗固然接觸得更廣,亦各有可取之處。或問後悔轉學嗎?説不上是後悔,兩種體驗階段有異,各有千秋,利弊有別。結合兩校的際遇,不論是學術抑或書本外的知識皆有增長。重要的是,認清自己的方向與意願,相信將來定必大放異彩。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