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於是乎始

今次跳去bean? 於 14/08/2020 發表 收藏文章
by 好方bean

我自幼身體孱弱,母親在醫生建議下送我去學游泳。初時,我只為改善心肺功能才去游泳。上課前,我總有百般藉口逃避,下水後則放聲大哭,嚷着要上水。幸好, 當時還有數位同學一同參加泳班, 能遇見到朋友似乎成為了我學游泳唯一的動力 。 沒想到, 數年之後,我竟不再討厭游泳,它更成為我最熱衷的運動。

多年前的水運會還在校內的游泳池舉行。二年級時,我有幸打破初級組五十米蛙泳的紀錄, 還得到初級組的全場總冠軍 。那種不言而喻的成功感令我不再抗拒游泳,甚至期待下一次的訓練。海州子《沉默》中的一句: 在播種時預支花的芬芳和果的甘甜好比我習泳時的想法: 只要憧憬著金光閃閃的獎牌和突破自己的快感, 縱然過程艱辛, 但揮灑的汗水總會值回票價。 於是,游泳日漸成為了我的興趣。課餘時,我會上Youtube觀賞世界賽的精華片段,幻想自己有朝一日能踏足奧運舞台,為港爭光。 配合教練的悉心栽培,我的游泳成績與日俱進, 在三年級時正式加入校隊。

培正泳隊成績不俗, 在學界場上屢獲殊榮。身為隊中最小一員,要爭取為校出戰學界並不容易。 經初選後,我幸運地取得乙組五十米蝶泳的席位, 將首次代表培正小學參加學界比賽。 比賽前一天,各泳員也如火如荼地備戰, 而我竟病倒了, 如晴天霹靂。 眼見自己與出賽良機失諸交臂,我哭得像兔子般紅濁了眼,失落之情溢於言表。幾經煎熬,我蓋上被子,寄望明天有奇蹟,便倒頭大睡。一切也來得這麽巧合。翌日,颱風鮎魚靠近香港,天文台懸掛三號強風訊號。未幾,賽會宣佈比賽延期,並會移師將軍澳游泳池舉行,我遂能趕及在痊癒後參賽。甫收到這消息,抱恙的我像精力充沛的兔子在床上蹦跳。

比賽當天,雖然我是學界場的初生之犢,看見對手平均比自己高半個頭,我並沒有臨陣退縮。失而復得後,我只想好好享受比賽。 結果,我游不進首八名, 沒為學校進帳任何一分。 教練升隊友並沒有怪責我, 並著我努力訓練, 期待我明年能登上頒獎台。 我對自己許下承諾, 應承自己在訓練上竭盡所能, 不令任何人失望。

就這樣,我展開了學界游泳生涯。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