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彈笑年團

今次跳去bean? 於 16/09/2020 發表 收藏文章
by 鍾意去bean

那時防彈少年團還未出道,只恰巧與哥哥報讀同一個課外活動:公益少年團,亦被笑稱為「攻擊少年團」。

每逢星期三午膳時分,我們都會聚首盤踞至渺無人煙的世外桃源,也就是頂層的視覺藝術室進行活動。偶然會舉辦節日主導的項目,偶然會有主題訊息相關的内容,偶然會進行教育日營。

母親節。負責老師讓我們弄節日賀卡,以一段文字及插圖表達對母親的謝意與愛意。怠慢的我不知如何下筆,唯定神凝望哥哥的揮灑自如。回到家中搜羅並分配材料,為了不讓母親知道,哥哥和我婉轉地使用暗語溝通,又假裝是準備視覺藝術科的作業。

教育日營。憶起有一次在挪亞方舟,好像是在那兒度假酒店開張了不久後。我們到方舟生命教育館玩黑暗中對話的互動遊戲。另一次日營。得哥哥相伴到保良局北潭涌渡假營的緣由,於風和日麗下更感喜笑顏開。全體分組進行團隊活動,需要逐一擊破以完成任務。因應我們在任務中的表現,相應數量的貼紙會分派予全組。貼紙具有特殊的「功能」,就是只要該標籤被貼上一個身體部位,我們便不能使用那部分行走。走到筋疲力盡,吃過典型的營餐,再次變得生氣勃勃。所謂「培正馬騮頭」,午餐後的自由活動時段,我們飛奔到體育館玩個痛快。先是挑戰碩大的跳彈牀,然後跳到稍微累了,便跟隨哥哥到微型攀石場。仰望崎嶇不平的怪石星羅棋佈,大概有幾個自己身高疊上的高度,還算是挺嚇人的。只見哥哥和朋友們徑直攀爬了幾番、掉下至軟墊又好幾遍還四季如春,好讓我冒險。本是恐懼從高處跌下的離心力,可墮幾次也無妨吧。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