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女生

林平誌 於 21/10/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那晚她就和我睡在一間酒店房內,過了一段時間,她主動對我說要不要睡過一點,然後我就和她翻雲覆雨了一晚。」朋友C一邊吃着海南雞,一邊憶述着曾經在上海工作期間,與其中一個前度在酒店房邂逅的事。

回想起來,也已是十年前的事了,他的失戀啟事錄一直在寫,這個上海前度,是個令他最刻骨銘心,最疼最愛的女人。

朋友C是早前寫過的朋友C,他看到我在寫他後,主動約我說分享更多失戀故事,每一個都轟轟烈烈,有時候會想,為何一個平平凡凡的香港男生,去到上海工作,會譜出兩段驚天動地的異地戀,然後還讓他牽腸掛肚足足十年。

在酒店房共睡的一晚,其實他們還未成為情侶,是雙方的同事強行為他們訂了一間酒店房,在一次各人唱畸狂歡後,強行推他們進房過一夜,說是培養感情。

這讓我想起《流星花園》中,杉菜和花澤類也有這一幕,只是電視劇的情節太不寫實,花澤類竟然沒有和杉菜做愛。不過,朋友C卻告訴我,只要那女人對你有些微興趣,願意留下來和你獨處一房的話,其實她願意讓你抱她和吻她的機會,其實高唱入雲。

我聽到他這樣說,的確發覺自己的青春歲月裡,完全沒有波濤,不勝希噓。他在說着那個上海女生的時候,語氣及神情都充滿着思念,他說和她相處是平生最舒服的一個伴侶,即使二人坐在一起,不說話,不接吻,只是簡簡單單地望着天空,也不會有不安之感,她很願意聽他說話,也會願意自嘲來打開話題。

更重要的是,她在人前是斯文溫婉的女生,在床前卻是令人醉生夢死的尤物,「尤其她是練體操的,身體質素及柔軟度難以想像」朋友C一天到晚都想着她的甜蜜回憶,差點把喝下的凍檸茶吐出來。

上海女生是完美的,但完美的事物卻短暫,不像鑽石那樣恆久遠,當然也不能永流傳。朋友C說起她時,心中有淡淡的不捨。原來她一直與前男友藕斷絲連,前男友更致電給朋友C,說她未曾和他分手,叫朋友C放手不要干預。

然而,女生卻堅持已分手,更稱只愛朋友C一個,即使前度絕食進醫院,朋友C到醫院跟他對質,女生那時已決定跟朋友C走,懶理那個前度要生要死。

這樣的日子過了兩個月,朋友C有天收到女生前度的來電,卻是那個女生的聲音,「對不起,我還是回到他身邊,我們分手吧。」當時朋友C正和一個朋友在餐廳吃意粉,他聽到女友這番話後,竟然把吃意粉的鐵叉刺進大腿內。

那力度之大,令陪他吃晩餐的朋友大嚇一跳。朋友C告訴那個朋友,自己有要事處理先行失陪,就離開了餐廳,大腿還插着那隻鐵叉,一步一步地走出馬路,截了一架的士,直駛往女友的住處附近。

那晚上海的氣溫只有攝氏三度,朋友C受了傷的大腿一直在流血,他身上只穿了一件單簿衛衣。就那樣,他要求女友現身當面對質,結果女友說喜歡她的前度,回到他身邊,向朋友C說對不起。

朋友C再次要求她選擇,要求不要理那個死不斷氣的混蛋。不過,上海女生沒有答應,然後轉身就走了。

朋友C崩潰了般嚎啕大哭,一直哭了半個小時。那晚,天氣冷,上海女生起初還心軟要從後抱他,但被他一聲喝走。

那次以後,上海女生真的消失了。

朋友C在上海過了四個月非人生活,不工作,不吃正餐,會買三元的炒粉加一枝十八元的紅酒,日日如是,生不如死。

那晚說起這段回憶,他走到街上一邊抽煙,一邊嘆氣。十年過去,那個上海女生最近有和朋友C透過微信聯絡,朋友C打算到上海短遊,希望與她見見面。

她的感情大概依然混亂,聽說她生了孩子,聽說她依然那樣可人,甚至願意到酒店與朋友C重聚。

不過,朋友C說,她又不願意見面了。然後,朋友C也取消了去上海的行程。

註:圖片取自互聯網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上海  失戀  酒店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