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播

林平誌 於 24/10/2016 發表 收藏文章
她長得漂亮,面對鏡頭讓她一直成長着,由生硬的微笑,變成漂亮的微笑。

新聞台裡,近年都出現一些直接當主播的漂亮面孔,或者會有人冷嘲熱諷,什麼「讀稿機器」,什麼「有樣就得啦」,「沒有樣的話,要採訪經驗來幹什麼」之類的說話。我不理解部分主播的合約是不是與記者的合約分開,但我觀察所得,有出外採訪的記者能間中當主播,常當主播的人也會間中出外採訪。

主播能夠得到的人氣,比起只是不停地跑新聞的小小記者高出很多倍。若果記者是大口蝠的話,主播大概是比卡超。大氣電波下,能夠每日在茶餐廳、港鐵和數百萬家庭電視機裡展玩她的臉,每一個笑容,每一次食螺絲,每一套主播衫,都會變成某些群組的專業分析或研討對象。

主播的英文為Anchor,是用作固定船身的錨,重要程度有如鎮台之柱,故此有台柱的稱謂。但有人會認為,主播戴上了最亮的光環,讀出記者辛苦寫出的稿,陳述攝影師有血有汗拍出的珍貴片段。有時候,還要和在強風下直播的記者空氣對話,主宰室內的一切,無視室外的空氣。

有一種風氣也是近年才興起的,是主播跳出新聞台,走到大眾面前作為代言人,不理解這種生態,只是感到很有趣。我認識(是知道名字和長相)這個主播,因為他講述體育新聞時很到位,風趣幽默。然後突然有一天,看到他的小巴廣告上出現,轉述的不是體育新聞。我看着熟悉面孔配在新鮮題材上的畫面,一直思考着當中的化學作用。

記得四年前還是初生之犢的時候,也有一個電視台漂亮女生來到地產的招待會,還留有一張她用手寫的卡片。那時候,她總是拿着一枝或者佔她體重三分一的巨型腳架,就那樣奔走着,氣來氣喘的,還漲紅了臉。
不是學術研究,不是痴漢看世界,純粹是無意中拍下一張電視機畫面。

凌晨時份,也能看到她(這個她不是上一段的她)在電視屏幕裡,看着讀字機念字,當許多人都在睡覺的時候,她還很努力地對着鏡頭微笑,能夠流利的念出所有難讀詞語,然後當停頓去片時,還能平靜地對着鏡頭微笑。

下一次有人問為何她不能當主播時。可能因為,她對着鏡頭時,還未能做到微笑得來還很漂亮吧。

註:攝自互動新聞台,她叫盧卓瑤(我不認識她)

支持寫字人,欲看更多生活文章,請讚好:https://www.facebook.com/lampingchi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主播  微笑  新聞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