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工合作

林平誌 於 04/06/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有一個美國家庭,女兒負責用美色去勾引不同的精壯黑人,媽媽負責把女兒帶回家的黑人催眠,爸爸就做手術,弟弟協助把黑人帶到手術室。看完《訪‧嚇》後,我的感覺是這樣的,分工合作這回事,原來簡單得來也可以隱隱帶出恐懼。(以下會劇透,未看電影請別看)

電影開始時就平板地陳述着一件事情,一個白人少女和一個黑人少年拍拖,少女駕車送少年去見家長,他們只是拍了拖四個月。在香港人的角度看來,白人少女和黑人拍拖這事不太尋常,原來在美國現實中,也不容易找到「黑白配」。

刻意將黑和白聚在一起,起初會給予人一種種族共融的訊息。黑人少年叫Chris,是個攝影師,運動健將,孔武有力。少女叫Rose,是個表現得率性純真,並抱打不平的年輕少女。她排除萬難和歧視目光,與她膚色背景截然不同的Chris談戀愛。二人更駕車千里迢迢的去父母位於隱世郊外的大宅作客,是之為「訪客」。

回到大宅後,一切安然。Chris沒有遭到Rose父母白眼,父親還稱讚他是個壯男,只是不太喜歡他有吸煙習慣,於是請催眠師太太為Chris提供治療,聲稱試一次後,聞到煙味都會作嘔。

Rose是個性感的少女,回到大宅後第一晚就脫掉長褲,只穿黑色內褲,並爬到Chris身上與他接吻。當然,他們應該有激烈地做愛,畢竟Chris是個精壯的黑人,戲裡無時無刻都強調這一點。

以為是恐怖片,其實不然,全劇的確沒有讓人尖叫的畫面,播到最後甚至會讓人「妖」一聲。不過,在種族的議題上,也許我們這班距離太遠的黃皮膚人感受不太深切。在美國社會上,黑人被白人有意無意地嘲笑着,Rose讓Chris感到安全及值得信賴,只是拍拖數個月就可以見家長,而且處處維護他。

大宅的確很大,但宅內除了父母和弟弟外,尚有兩個黑人作為僕人。Rose父親聲稱兩個黑人是早前照顧年老的雙親,雙親過世後不忍心解僱他們,是以繼續聘用。Chris喜歡拿着單鏡反光相機拍攝,大宅被一片樹林包圍,場景有如The Walking Dead那樣,我還以為會有喪屍在晚上跑出來咬人,營造恐怖氛圍。

當然喪屍不是電影的附屬品,電影的鋪陳,是帶出美國社會的荒謬。原以為是一個突破種族界限的戀愛故事,到中段才發覺事有蹺蹊。Rose父親在Chris作客的第二日,就邀請班上流社會的朋友來家作客,開大型派對,還有Bingo遊戲。

這一班人都是中年人,非富則貴。Chris害怕他出身寒微及自己身為黑人,不敢與這班達官貴人打交道,而Rose就給予他信心,拖着他的手向每一個朋友介紹,Chris是她男朋友。讓Chris感受到,這個漂亮的白人女孩的確很愛他,很貼心。

在一班中年人當中,Chris竟然發現其中一人是黑人,而且年紀與他相若,讓他感覺稍為自在,並嘗試和他交流。那個黑人只是有禮貌地與Chris交談數句,然後就被他年過半百的白人老婆拉走,讓Chris感到不是味兒,甚至開始對該黑人有印象。

Chris在派對中不停被人稱讚,部分大嬸更握他的手臂抽水,還在Rose前暗示黑人在性愛方面是否零舍不同,說得垂涎欲滴。Chris嘗試打電話與他城中的黑人朋友聯絡,分享一下大宅的派對及見到另一黑人的情況。豈料他放在房間充電的手機,一而再被人拔掉電源,那人正是大宅的黑人女僕。

派對中有一個盲人畫師,他笑言自己是盲的,卻喜歡畫畫,感覺天意弄人,而有幸認識Chris讓他很高興。Chris不以為意,只當他是個善良的中年漢。電影大部分時間在直述着Chris的訪客過程,說真的,有點過於平淡及悶場,讓人感覺是「呃錢」的恐怖電影。

到了最後十多分鐘才一次過將所有迷底解開,讓人看到「O」了嘴。首先自爆的是那個派對中的年輕黑人,Chris用手機偷拍他一張照,但不慎開了閃光燈,那黑人頓時失常及流鼻血。Chris把黑人的照片傳送給朋友,讓朋友找他的真正身份。

後來解開了黑人之迷,原來是失蹤半年的黑人歌手,與Chris曾見面。Chris此時才發現情況不妥,兩個黑人僕人也古怪非常,他洞悉到Rose一家都不正常,唯有Rose值得信賴,偷偷叫她一起半夜駕車逃離大宅。

Rose答應Chris,但卻一直找不到車匙。正當Chris懷疑車匙被別人刻意收起之際,純真漂亮的Rose竟露出奸險的笑容,「唔使搵,車匙喺我度,哈哈哈」!這一幕說真的,讓我感到異常突兀,沒有神秘沒有驚喜之餘,也一下子篤破了整個故事的結構,讓人「哦」了一聲後,就已經完全猜到結局了。

果然,Rose交戲後,父親和母親發功,催眠了Chris,把他關在密室裡。這時電影像趕收工那樣,自動解釋所有黑人之迷。黑人用作買賣,那班邀請回來開派對的白人是買家,Rose一家分工合作,專捉精壯黑人回來,再施展換腦手術,將一個廢老白人的意識(腦神經),植入一個黑人腦袋,簡單來說就是以白人之腦,代黑人之身。

Chris要被取代的,是那個曾與他聊天的盲人畫家(玩Bingo贏了)。盲人畫家留在手術室中,剃光頭,準備由父親為他進行換腦手術,像《未來戰士》或《Face Off》那樣,轉換身份,借Chris的軀殼來完成他未完成的事情。

當然,Chris是主角,在危急存亡之際,突破封鎖,並很憤怒地把拉他往手術室的弟弟殺了。之後再用一隻鹿角插死正要做手術的父親,然後再殺死欲施催眠的母親,這些都在五分鐘內解決,心狠手辣得來,有點違背Chris的人格(我感覺是)。

至於最厲害的Rose,此時鏡頭就播放她正在上網搜尋另一個黑人獵物,Chris的任務已完成,事前還有十多個黑人被她成功補獲了,但她比較喜歡Chris,可惜他已經被人購買了。

Chris偷走並取得汽車,那兩個黑人僕人此時再出現,女僕人上了車並阻止Chris逃走,但最後撞車死亡,死前怒斥Chris毀滅了她的家庭。(女僕是其中一個商品,主人是Rose的祖母。)

然後當然還有男僕,也不用說,他就是Rose的祖父。祖父捉着Chris並把他按在地上,Rose也追到後面,祖父拿着槍,Rose命令他把Chris殺死。Chris再開着閃光燈拍一張照,果然,被祖父取代的黑人突然「清醒」,並開槍射向Rose,然後竟吞槍自殺。

中槍的Rose哀求Chris救她,但着了魔的Chris當然不理。此時,有一架警車駛至。Rose此時發揮她的白人身份,不斷揮手求救。我以為下車的是白人警員,然後認定Chris是殺人凶手(因歧視黑人),把Chris拘捕,救活Rose,待Rose清醒後,再誣蔑Chris是殺她全家的凶手(也的確是,換腦遊戲可信性很低),然後Chris就被判死刑,還原那種歧視黑人的傳統框架。

豈料,下車的是一名黑人(未必是警察)。他就是協助Chris的好朋友,他不但沒有下車(見死不救其實也不恰當),也對Chris滿身鮮血不以為然,只是平淡看着Chris,然後開車離去。

故事想說白人視黑人為無物,踐踏他們,將他們當作商品。結局,則是帶出黑人不好欺負,為了保命要殺掉所有變態的白人,不要讓歧視再延續。

不過,以暴易暴並以私刑解決仇恨,是不是可以根治那種根深柢固的歧視,抑或純粹讓受盡委屈的黑人看到的一種解脫方法。

註:相片取自互聯網
http://www.imdb.com/title/tt5052448/mediaviewer/rm3813030912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訪嚇  黑人  白人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