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和她的貓

林平誌 於 29/05/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她嘛,就是我在國際學校認識的同學,從Grade 9 至 Grade 12都形影不離,後來再到加拿大溫哥華升讀大學。我和她也有養貓,我的貓叫Amber,中文名就叫琥珀,她的貓與她曾經歷過驚心動魄的事,卻一直保持神秘,我連她貓的名字也不知道。

我常常在她獨居的小木屋談天說地,有時泡綠茶,有時飲紅酒。對自己的姿色頗具自信的我,和她走在一起時,我會很自然變成黑白,無她的,誰叫她的漂亮令女人也心悅誠服,而且她有一種令人心寒的技能,總能在她身上,聽到一個又一個光怪陸離的故事。

每次與她在大學校園裡同行時,總有數名以為自己是「溝女王」的鬼仔走過來搭訕,那些男生就如蒼蠅般只粘着她轉,不是暗示她是屎,而是她的確視那些男生為蒼蠅,無論怎樣的男生向她要求留下聯絡方法,她都一律拒絕。那些男生總是取悅她失敗後才來向我獻殷勤,通常都被我的凶惡眼神嚇走,長得很靚仔或者可考慮,可惜至今未有出現。

她長得異常漂亮,但性格不討厭,我沒法與她爭妍,卻喜歡聽她的故事。有一次深夜,我們一行六名同學離開一幢舊式大樓後,大樓前有一張頗具特色,估計可同時坐六至至個人的特大長椅,我正想說不如一起去坐下來休息一下之際,她卻說:「為何深夜還有數個小朋友坐在那兒不回家去?」我和其他同學突然頓時毛骨悚然,明明那長椅空無一人啊!

有一次她跟我說去泰國旅行的經歷,我已打定強心針準備迎戰,着她放馬過來。她說一入到酒店房間就知道有特別的住客,而且已定居一段時間。我叫她一針見血,就說最恐怖的畫面吧,她就叫我和她一起躺在地板上,一起凝視天花板,然後說:「那位住客就一整晚大字形地依附在天花板上,面容是腐爛的,總是咧出不整齊的牙齒,把口張得很大,舉動就是要把睡在床上的我吞噬,只是我有爸爸的護身符,它無法攻擊我。」

若果她只是平白地描述那隻鬼就算了,但要我學她躺在地板說一次時,我之後每晚一躺下來望着天花板就會想到那隻怪物,害我失眠了快半年,要見心理醫生和吃安眠藥才能入睡。她卻故作輕鬆的說,「要那樣才能感受到我的視覺啊,你比我幸運的是嗅不到那種屍臭味。」

關於會發出屍臭味的怪物,她就談起她的貓。她說在加拿大才領養的,原本牠只是一隻流浪貓,在小木屋的後山住下,她經常去餵牠,彼此也建立一段感情。

在一個失眠的深夜,她到後山的森林裡去探貓,卻被一群像喪屍的鬼魂攻擊,那些靈體會發出難聞的臭味,就如泰國那隻鬼一樣,那次因同時出現太多鬼魂,令她急步離開時絆倒並失去意識,是那隻貓救了她。後來她收養了牠,還把牠帶回香港。

我沒法記着她和她的貓的故事,那次在溫哥華的小木屋裡,她泡了一壺綠茶,着我坐下來聽她分享一個新經歷。我一開始就聲明不要再聽她遇到鬼的故事,我不想再見心理醫生,她出奇地說,那只是在獨遊葡萄牙時遇見一個香港男人的故事。

我在想,這個鬼眼女神平生拒絕過數以百計狂蜂浪蝶,此刻竟然談起一個男人來,那一定是通過考核的絕世男神吧!豈料,她卻說那人是個較他年長十多年的大叔,雖然沒有與他交換聯絡方法,但她卻答應和他一起同遊古城,他們一起喝酒,當她有幾分醉意時,他還送她回酒店房間,後來還送了一枝當地名產烈酒予她,並沒有留下聯絡方法,也沒有借醉侵犯她,就那樣萍水相逢地告別了。

她把那枝酒拿給我看,酒精成份超過20%。原以為那只是個平凡的他鄉遇故知,也許她這種漂亮女神會心儀相對成熟的男士吧,但她卻沒有提及對男人的感覺,只是說過去兩年都一直造有關那位大叔的怪夢。

男人不但在她夢境中經常出現,時而現身紐約,有時場境卻在香港。我相信她不是愛上了他,直接要求她告訴我夢境以外的怪事。她亮麗的雙眸流露一絲恐懼,「每次造完有關他的夢,內褲都會濕了。」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鬼眼  女神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