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招呼

林平誌 於 26/02/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小女兒最近的口頭禪是「Hello 早晨」,無論白晝或黑夜,她看到任何人都總是笑逐顏開地大聲說一句「Hello 早晨」,有時還會加一個say hi的手勢,讓我和不如都哭笑不得。也許她只是個兩歲的小女孩,即使對着陌生人,她都會很主動地跟別人打招呼,除了那句「Hello 早晨」,有時就隨意一笑,那個被打招呼的人通常都不會無視她,而是向她說聲「妹妹乖」,或者簡單一笑。

打招呼這種很簡單的社交禮儀,經過歲月的洗禮,人與人之間的確疏離了,以前總會點頭稱好,或者相視微笑的對象,有時候會驟然陌生,像等了一百年後,離遠看見,竟害怕打招呼,甚至嘗試避見。

以前一個很談得來的一個兼職時認識的男生,自從沒有再一起工作後,我們都沒有相見近五年,那天偶爾在街上碰見,正當我向他展示善意笑容,準備在靠近時說聲「好耐冇見」時,他的眼神卻迴避了我,就快經過我面前時,他更突然拿了手機出來,低下頭看着屏幕,直至與我擦身而過。

我由原本的快樂遇見,變得如玻璃人那樣空洞。原以為,我可以如小女兒那樣向人打一聲招呼,點頭之交也可以點一下頭吧。換來的,卻是低頭。不知是刻意還是無意,也許他真的不太想向我打招呼,或者他當時真的正在等待一個重要電話或短訊。

又的而且確,我們有對方的手機號碼,卻從未曾交流過,是我期望太多,抑或是多管閒事。可能人長大以後,若果萍水相逢的人,說一聲Hi後就Bye的,寧願當他透明更好,很多人是這樣想的,只是我被小女兒的行為感染了,想親切一點而已。

曾經遇到一個不算認識的女生,她大概只是同一公司裡,常常在乘電梯或飯堂裡遇見的人,可能她長得比較好看,故此她在印象中總是出現得特別多。不過,由於我不認識她,她也完全不認識我,即使我某次乘電梯時看到她的工作證而知道她的名字,也不可能冒昧地稱她為陳小姐。

也許有很多人都有我這種情境,最想跟她打招呼的一個人,卻又最難去行動,那怕只是一個善意的微笑,都可能會被她視為騷擾,然後會繞路走,每一次再遇見都會低頭避走,打招呼並不是衝口而出的事。

有時候,遇見的是近二十年不見的小學同學,或者小學老師(通常我記得他但他不記得我),我會在遠處判斷這個人,會不會就是當年那個百厭到想打死他的小學同學,會勾起他曾經偷了我一枝鉛筆,或者坐在我喜歡的女同學鄰座的死敵,然後在想着想着之際,這個疑似小學同學已在不知不覺間走了,未知他對我也是否有同感,大家寧願去各自判斷,也不主動走前去,說句:「咦,你係咪啊邊個邊個?」

至於小學老師就更奇怪,有時候肯定記得是他或她,除非那個人當年是有着許多交流的,或者曾相約再聚的,否則離遠看見,都會視而不見,不會微笑點頭,也不會大聲叫一聲陳老師,你最近還好嘛。即使內心很想叫一聲老師,卻又沒有勇氣去做。

要學小女兒那種任何人也打招呼的精神不容易,她是個沒有殺傷力的小女孩。和我一樣已過三十的成年人,即使向自己肯定認識的人打招呼,結果未必是禮多人不怪,可能會變成禮多變奇怪。

註:圖片取自互聯網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打招呼  hello  陌生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