蘿蔔花

林平誌 於 20/04/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青蘿蔔長出花來,花是淺綠帶點紫,恰如一名似花枝招展的女子。她是家中一枝青蘿蔔,原本用來煲湯,也許她不甘平凡,不想只成為云云湯料中的一種,在未被人放落煲前,就奇蹟般在沒水沒泥的情況下,長出花來。

說她是花心蘿蔔,她的花卻不是長在心內;說她妙筆生花,我反而想起以花作名的女子,也許這花帶出一種名字的契機。名字這回事暗藏玄機,就像「留得青雲在 哪怕沒藹明」,若然兩個人的名字能夠鑲嵌進諺語裡且毫不違和的話,那大概是種命中注定的緣份。

我認識數個以花作名的女子,比較深印象的是三曼花(Samantha),中文部分當然是我胡亂翻譯的,源於英語(也有說法是希伯來語),在希臘文當中有「花」的意思,又有解釋是「上帝聽到了」(那Sammi應該叫Samantha才對)。三曼花是個有着三重發音的英文名,容易讀也容易記,也不會因為太長而招人妒忌。

其中一個三曼花是開朗快樂的人,她將為人母,總是喜歡嘻嘻哈哈地笑,笑點大概還不高(以前是),一個比較冷的笑話也足以讓她發笑,諸如「一枝火柴突然感到頭痕,於是他將頭與地面磨擦試圖止痕,豈料就那樣燒死了自己。」

三曼花的性格樂天,又富幽默感,而且總會容易笑,讓專門製造冷笑話的人有很好的下台階。記得那時候在同一公司工作,我會喜歡拿她的中文名字演繹一翻,反而英文名,卻又只在腦海當中留有印象。

另一個三曼花性格相去甚遠,她也是之前曾共事的同事。她亦富幽默感,但只會為冷笑話冷笑,不會由心地開懷笑出來。雖然她的英文名字有三重發音,但她的中文名只有兩個字,我常認為女子的中英文名字應該配合發音,例如三個字就應三個音,兩個字就兩個音,那當然是白痴的想法。不過,反而只有一個音節的英文名,例如May、Ann或Wing等,很多時候都被人加一個「阿」字在前。

談回三曼花,她雖然對冷笑話不苟同,卻是個有義氣的女子,說好的餐聚會抽時間出席,同事餞行亦會義不容辭地協助善後。有點冷漠的外表上,總掛一絲微笑,也有一段日子沒有餐聚,大概是時候召集一下,看看她還會不會對冷笑話嗤之以鼻。

另一個花是珍妮花(Jennifer),珍妮花是威爾斯語,網上解釋是「白色的浪」,字面上沒有花的意思,只是耳濡目染下,珍妮花可能是香港人認識的最能代表花的一個女子英文名。

以珍妮花作英文名的人,我認識的也有數個,她們的特質都是懂得打扮,會穿着亮眼甚至會帶點碎花圖案的衣飾,一般不會穿着深沉單調的衣物。以前工作上常遇到的一個發展商公關,是個長得漂亮,而且衣着時髦,妝扮亮麗的女子,印象最深刻的是她那長長的眼睫毛。而她那爽快率直的性格,與她的工作相輔相成,人緣及人氣都一直高企。

讓珍妮花聲名大噪的,不得不提蝦頭在《My盛Lady》中,以獨特發音稱呼徐子珊飾演的Jennifer,令當時普羅的Jennifer,都被灌以那個獨特發音。值得一提的是,在別的名字裡,那種獨特發音得不到相同效果,也許是出自男神黃子華的主意,讓一個英文名字風光一時。

關於花的英文名字還有許多,部分直接以花為名,我認為漂亮而不落俗套的是Jasmine(茉莉花),至於Daisy(雛菊)、Lily(百合)或Rose(玫瑰)等「花名」,還有多少女子會選擇呢?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samantha  jennifer  劉青雲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