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份麥店的青春

林平誌 於 27/06/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歡迎光臨!買嘢食請過嚟呢邊!」我舉起右手,向着迎面而來的一位年輕少女說着,她看完餐牌猶疑了一會,慢慢地朝我這邊走過來。原來她只想買一枝新地筒,看着她走過來跟我說聲「唔該」,我就有意無意地為她的那杯雪糕多轉幾個圈。她接過新地筒後,會向我溫柔地微笑,然後才轉身離開。
也許,麥當勞在許多人的青春裡都佔有相當的份量。十多歲的時光裡,到住所附近的麥當勞當兼職,相信是不少人的寫照。柴灣的環翠麥當勞,是我工作了近五年的地方。那兒還保留着最原始的格局,沒有提升至現代化,沒有McCafe,也沒有進行過大型裝修,一直沿用固定的鐵背圓凳,門外有一個麥當勞叔叔人像。由一九九八年開業,至今年六月二十日,真真正正變成了回憶。

在麥店工作滿足感有很多,諸如學懂斟雪糕技巧,可以一次過斟三杯完美的新地筒(有人可以四杯);可以炮製一個獨一無二的豬柳蛋漢堡,也學懂與陌生人無條件地微笑(男人也要笑)。起初做收銀的職責要入單及執好所有食物給客人才會到下一張單(現在已成歷史),那份從零到完成的感覺,對少不更事的人來說印象特別深。

任何工作都會有辛苦的時候,在麥店工作會站得腰酸背痛,有時候會偷偷地吃一杯客人點錯了的雪糕,挨在冰房對出的位置喝一口汽水,那份汽水的甜味仍然記憶猶新。當收銀的時候,會記得曾經走過來我的機面前落單的漂亮的臉。有個住在柴灣的漂亮女孩(現在泛稱作女神),每次來都會買一杯麥旋風,然後同事們都會積極討論為何她吃那麼多雪糕,卻又從來不會變肥。

後來有一次忍不住搭訕,她很欣然的答我,因為她每日都會做運動。雖然只是很平淡的交流,卻在記憶中留下一點位置。有一次送外賣時更送到她家,原來她生病了,不能走到麥店去買麥旋風,卻又堅持要吃(病了都要吃),我按門鈴開門後驚覺是她,卻沒有太大反應。而她也認得我,還很親切地打了一聲招呼,說她與外婆同住,家裡的人不多。

與在麥店一起工作的同事變成好友,也是工作的收獲之一。工餘的時候,大家可以瘋狂地玩樂,有時候工作至晚上十點,放工後即場搭車去沙灘BBQ。同事有不快樂時,即使工作至半夜,都會陪他或她到海邊喝啤酒聊心事,有時一坐就到天亮,年輕的身軀的確不懂得疲倦。

那天晚上,曾經工作了近五年的麥店,迎來了最後一夜。我這個離開多年的前員工,和當初同期工作的舊同事,齊齊回到那間古舊的店裡,作最後的留影。

可能有些人沒有那份在麥店工作過的回憶,但我現在到麥店買豬柳蛋漢堡餐時,看到年輕店員對我報以微笑說「歡迎光臨」時(大嬸不計),我都會希望和他或她說句,好好保存這份青春的回憶。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麥當勞  青春  麥旋風  回憶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