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硬塞想法、胡亂批評,而是助你自我發現成長的 Christian Coaching

Charis Hung-Life 於 18/09/2021 發表 收藏文章

我記得第一次聽到Christian Coaching(基督教教練)這頭銜時,內心已響起警號,大概有點像你知道約你的朋友現正從事傳銷之類的工作。你無法不滿懷戒心,總覺得他們的目的就是從你身上掠奪金錢。我們偶爾也會聽到Life Coaching(人生教練)這樣的東西,腦海自動會聯想到一些洗腦課程教你如何積極面對人生,現在Life變成了Christian,「呃錢」的意味就顯得更濃厚。並不只是我一個人這麼想啊,和很多朋友提起時,他們不是一臉厭惡,便是耍手兼擰頭。但我還是接下了這項寫作工作,為什麼?難道因為「係愛呀,哈利!」?當然不是,只是因為窮……可是也不單這樣,背後還潛藏著一點點好奇心,我想知道Christian Coaching是甚麼,它是真的「呃錢」,抑或只是我感覺它「呃錢」?要是吹水成份很高,我已經暗地裡決定大不了退回訂金推掉工作。

Kenneth是 Co Builder Coaching Institute 共創·匯的負責人,他的履歷很厲害。曾在某間大型NGO從事扶貧及福音發展的工作共五年,到訪過很多第三世界國家,他說眼界被大大擴闊了。後來他到了美國修讀神學碩士,畢業後受聘於一間跨宗派的國際差傳組織,被差遣回香港開展本地及海外的培訓事工。其後於2017年正式成立Co Builder,開展推動Christian Coaching的事工,直至現在。聽著並不是個奇怪的人,和他交談也頗為舒適。

於是,我直接問:「到底Christian Coaching係啲咩?」雖然之前已收到了若干小冊子的資訊甚至是服務使用者的分享,但我聽完還是「一舊雲」,不信?讓我節錄某些章節給大家:「基督教教練學是一套以聖經、有系統的裝備課程。自90年代後期,教練學在北美開始為教會所採用,幫助信徒更了解自己,重整生命優先次序,認清人生方向……」看完後,根本無法了解到內容是甚麼吧?
Kenneth和我解釋時打開了一個PPT(也準備得太妥當了吧),他說Christian Coaching簡單而言可以理解為教練透過一些聆聽及詢問的技巧,協助求問者梳理及思考事情,從而讓他們得到啟發,知道該如何繼續向前行。他又分享其中一些技巧,例如要問開放式問題取代封閉式的,要引導求問者到積極方向而非消極之類……我心裡暗想,這些都是耳熟能詳的東西呀,好像沒甚麼特別的。但是!重頭戲來了,人生果然應該是:「我唔直接答你,我用例子征服你。」

Kenneth:「我哋用個好日常嘅例子嚟試驗下,如果有人同你講佢想減肥。你會點答?」
「我會同佢講不如試下做運動。」
「佢話你知以前係有做過,不過而家得閒死唔得閒病,冇時間做。」
「噉可能叫佢試下節食或者畀錢去做GYM之類,逼自己。」
「佢同你講太辛苦,試過喇,持續唔到落去。」
「噉我就會收聲,予以默哀。」
不是嗎?甚麼都說不可行的人,根本是不想做吧?如果決心夠,就通通不是問題了。

Kenneth笑笑:「你冇發覺頭先嘅對答只會令人愈來愈洩氣?」
我戚戚眉,然則山人有何妙計?
Kenneth說:「我會問佢想減幾多磅,減完之後,生活會變成點?對佢有咩影響?以前試過做到,噉點解會做到?係幾時嘅事?當時點解會成功?因為有人陪?噉係邊個陪你?1–10分,你覺得減肥嘅重要性對你嚟講有幾多?」

一直聽他說的時候,腦內出現很多不同的想像和可能性,確實比剛才的對話整個人變得有動力得多!聽完連我都想去減肥了(說笑而已,我已經瘦到講減肥會遭天譴的狀態)!

「我再舉一個真實例子。係一個遲到咗廿幾年想搵我Coaching改善呢個問題嘅姊妹。佢嘅問題係嚴重到老公會投訴、發嬲,佢仲試過搞到啲仔女返學都遲到。」哇,超誇張的,但我心裡默默浮起一些人的樣子,我早就放棄改變這些朋友,我的解決方法是和這些人外出時不要太準時,這樣可以減少生氣的程度。

「我首先問佢,都遲咗成廿幾年,點解會想改?如果準時嘅話對你有咩好處?10次嚟講你有幾多次可以準時?嗰幾次點解會準時?最後我仲會同佢一齊傾個實行計劃出嚟,同埋成功之後又有咩獎勵。」Kenneth說這位姊妹在其後的一個月內七成時間都成功準時赴約,對於一個已經遲到了廿多年的人來說,這樣的成績實在相當不錯。

Kenneth突然拿出一套卡,說和我玩玩,讓我親身嘗試被Coaching的滋味(Coaching是一種技巧,可以借助不同工具成為教練與求問者的連結,這次Kenneth用的便是卡片,他也曾透過咖啡班等興趣小組與年輕人Coaching)。確實,比起例子更具威力的便是自身經歷。他叫我問一條問題。我一向是個想法清晰的人,從來不覺得自己需要人生教練。但最近受失戀的打擊,突然對於自己適合和甚麼人在一起產生了迷惘,於是問了相關問題。

Kenneth在桌上攤開了約三十多張卡片,卡上是不同的照片。他問:「你覺得自己有咩特質或者你係一個點樣嘅伴侶?」然後著我挑選四張能代表的卡片再分享。奇妙的事情發生了,當我一直在述說自己時,好像漸漸也知道自己需要一個怎樣的另一半,譬如我挑選了一張擁有怪異神情的彩色長頸鹿照片,我覺得自己總是會被特別或奇怪的人吸引,我會對他們充滿好奇,並且懂得欣賞這些在別人眼中可能很無厘頭或不可思議的地方;又譬如我揀了一張兩個紅色氣球並排著飄浮在一張長椅上的卡片,對我而言那是象徵著陪伴,我自覺是個能默默地在任何時候陪伴愛人的人,然後我想到,其實我也需要一個這樣的同行者。

Kenneth問的第二條問題是:「你理想中嘅另一半又係點?」於是我迅速地挑選了四張卡片,沒有太多猶疑,似乎經過了剛才的剖白,我感覺自己腦袋裡的混沌好像理清了一大半。選擇的四張卡片也微妙地和先前代表自我的四張卡片互相呼應。譬如我選擇了一張魚的照片,前方是一條魚向著右邊前進,後方是一大堆游向左邊的魚群。不是代表我喜歡鶴立雞群或標奇立異的人,而是我覺得一個人能不受群眾影響,清楚知道自己想要的東西並勇往直前,這樣的人很值得欣賞。他也可以和魚群游往同一方向,方向並不是重點,重點是他明白自己在做甚麼。

後來Kenneth就著八張照片和我討論了若干時間,我漸漸歸納出起初問題的答案,而我發覺這些答案其實早就潛藏在我心中,甚至有時也出現過在我與朋友的對話裡,我對這些答案並不陌生,也不是一無所知,但我在詢問之初是真的一個念頭也想不起,當時圍繞在我四周的,只有濃濃的煙霞。

「呢個就係Coaching存在嘅價值。Human is resourceful. 其實好多嘢我哋都可以向內尋索,只係有時我哋需要一啲人嘅幫忙。」Kenneth分享道,當他第一次接觸Coaching時,他就想到若果當初自己成長時也能有個人生教練為他解惑有多好,那麼或許他便能少走許多冤枉路或經歷少一點痛苦的事情。

現時Kenneth主要以開班教授Christian Coaching予資深信徒或牧者為主,有時候亦會到某些商業機構或NGO進行團隊Coaching:「我其實係鍾意做個人Coaching多啲,我試過協助一個休學在家嘅少女搵到佢人生嘅方向,佢親口講出對自己未來嘅想像,我哋一齊傾下一步要點做;又試過Coach一個基督教嘅助理校長,因為政治嘅緣故,佢內心有好多恐懼同複雜嘅情緒,佢唔知道自己應唔應該移民,同時又會諗上帝畀佢嘅使命係咩,要點做先符合神嘅心意?同佢傾完之後可以見到佢釋懷咗,聽講後來佢冇辭到職,仲成為咗校長。」Kenneth說每次Coaching完後,自己都會有種滿足感,能夠介入別人的生命,幫助他們理清目前的狀況,前行得更好,是讓他感到幸福的事情。但他一個人畢竟時間有限,而需要協助的人實在太多,這便是他後來為何漸漸從個人教練轉為開班教授的原因。「其實好多牧者都好有心,佢哋只係缺乏一啲貼合新世代需要、關心同支援佢哋嘅溝通技巧。同埋我都會唔抵得點解得有錢人或者機構先請得起Coaching同用得起呢種服務?我希望Coaching可以普及化,令人與人之間可以建立起真正嘅連繫同溝通,而唔係好心做壞事,為人帶嚟二次甚至多次傷害。」

我就是那些沒有錢的人,如果Kenneth的願景成功,感覺會很不錯。這樣, 或許我當年在信仰出現疑惑時,牧者便不會對我說:「我覺得團契Whastapp Group唔應該分享呢啲資訊,如果你真係想探討,或者我約埋執事同你一齊傾?」如果他學了Coaching,可能他會嘗試問我:「點解你對呢啲議題咁有興趣?佢哋點樣影響你嘅生命?理解清楚嘅話對你嘅信仰會有咩唔一樣?」不過人生沒有如果,所以還是讓我們盼望將來好了。對Christian Coaching有興趣的朋友,請聯絡Co Builder(沒有錢的朋友或許可以讓你的牧者聯絡,笑)。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