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很腐爛,微塵如你只要少爛一點就好。

Charis Hung-Life 於 16/10/2020 發表 收藏文章

以前工作,有一堆case file同事會在簿面上輕輕用鉛筆寫上S字樣,意思是special case。
初入職的我戰戰兢兢,很快就明白這些人為甚麼被稱為「特別」。
有些人無藥可救,有些人無可奈何,但有一些分明還有我們介入的餘地。
在一手交一手,一手再交一手下,前面同事為了懶得麻煩,總是沿用舊有同事做法(所以開頭很重要!),你不能說他錯了,因為我們的社會總是獎勵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做得好或者有人稱讚幾句,但要是一不小心惹出甚麼麻煩,說不定就會成為眾矢之的。
你不能怪對你露出厭煩表情的同事,因為在你做得不好的時候確實為別人帶來了麻煩。

很多時搞事和改革,只是一線之差。

可是,這不等於能成為你合理化自己甚麼都不做,優哉悠哉呃飯食的理據。
小時候我們都討厭hea做的old seafood,願你直到現在依然討厭,而不是同感這些人會存在的理由。

所謂改革或改變會令人如此掙扎,全因我們無法得知結果。
是走向好的結局呢?抑或走往更壞的方向?
這是一場你要下的賭注,但結果卻是所有人(無論支持或反對)都要和你一同承受。
所以頂著「我是正義,你們窩囊。」或是「我是還有鮮血的活人,你們已死了。」的「改革者」,只能說除非你是天才,每次都像〈Stove League〉的南宮珉把壞局起死回生,否則還請你不要如此狂妄自大。
別人的謹慎並不是僅僅的膽小,內裡還有更多的東西。

職場新鮮人都懷有一股熱血,我也不例外。
不知幸或不幸,我一向不是個激情的人,就算我做了看來很浪漫的事(比如裸辭開始全職寫作),我其實也考慮了很多。

那時有好幾個special case我都想做一點事情,於是我觀察、想像會發生的事情,不斷放風給同事,也試試他們的口風,直到同事們說:「好呀,支持你,即管試下,我都想郁佢好耐,我哋back up你。」
最後那天那位client的確惹起一些事情,還寫信到總部投訴我們所有人XD。
但我們感覺都不壞,因為自己沒有做錯事,不如說終於做了一些好的事情讓大家都有點亢奮,雖然事後還是有手尾需要跟。

很記得那個client對我怒吼時,同事都站起來到我的身邊。
那刻我就明白,有些戰役不能單打獨鬥,不只因爲孤立無援好恐怖,更是改變原是為了得到好結果,身邊如果連一個戰友也沒有的話,我只能說除非你是戰神,否則難以獲得勝利。
賠了夫人又折兵不只是講損失的問題,更是在說你的付出不只白費,還把事情引向更壞的局面。

做壞事和好心做壞事兩者的破壞性其實都是一樣的。

假如那時候同事沒有對我放綠燈,而是諸般阻撓,比如篤我背脊,或是在client對我發脾氣時與其連成一線,我的立場就會即時變得尷尬。
沒有同事的支持,我不會選擇和client正面交鋒,最多打打擦邊球。
可能間中會心懷不憤或是對工作生出少少愧疚,但僅此而已。
已經脫離了中二病或是暴風系的時期,我知道這個世界有屬於自己的規則。
在黑和白中間,灰色才是現實,才是我們真正逗留的地方。
「沒有義人,連一個也沒有。」的意思是連你也不是啊。
在腐爛的世界想要一點臭氣也不沾上未免太天真,可是你絕對能臭少一點,爛少一點。
年輕時改革的路為什麼如此難行?
因為前面出現了阻擋的有權勢者,他們很多都名利雙收,成了一幢高牆狠狠擋在面前。
雞蛋永遠不可能戰勝高牆,能戰勝高牆的唯有被雞蛋感動的更高的牆。
要是你仍然是雞蛋卻沒有高牆幫忙,我寧願你成為好一點的高牆。
高牆有自己的限制,高牆也許不能再像雞蛋那般靈活行動,可是在下次再遇雞蛋時,卻能成為雞蛋的助力,甚至成為保護雞蛋的牆壁。
我們不可能亦不應該永遠只停留在雞蛋的狀態,雞蛋勇敢卻脆弱,破掉就死亡了。
牆壁再矮小,始終能捱一陣子,不是嗎。

「成功不必在我,功成必定有我。」願我們都懷著這樣的心志好好走每一天的路。
歷史並非一步到位,總是一個接著一個人努力地、腳踏實地走著而成。
雖然歷史書總是記載一兩件事或一兩個人,害我們錯誤地以為時代只選中了某些人某件事,可是置身於歷史之中,我們便該知道真相並非如此,所有事情都是累積而成的。

如果世界已經壞得不能再壞,不緊要,就讓我們一同滅亡吧。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改革  搞事  工作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