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荒謬才是真實的另一名字:〈出埃及記〉

Charis Hung-Life 於 12/10/2020 發表 收藏文章

第一次聽電影〈出埃及記〉的名字時,還以為有誰把聖經的〈出埃及記〉拍了出來,結果影片一開是英女皇的畫像,然後是一群光著上身的蛙人在警署毆打犯人,配樂是古典音樂,非常奇異的開場。

以後每當我感到荒謬的時候,以上畫面便會自動在我的腦海開播。

這是一套2007年的港產片,和宗教沒有關係,勉強連上關係的話也許是兩者都把不可能變成可能?

你身邊有沒有人曾說過:「啲女人好撚古惑㗎。」或是「啲女人會喺廁所傾點樣殺啲男人。」其實這都是出自〈出埃及記〉的經典對白。
不過我猜想導演最想大家記得的其實是這句:「原來呢個世界上有啲嘢,荒謬到一個程度就無人會相信,但並唔代表唔存在。」

這是一套關於女人相信世界的不幸都緣於男人的存在,只要把他們殺掉了就能幸福的電影。
女人們組成了殺人組織,她們擅長把男人的死亡偽裝成意外,還研發了一種無色無味無臭的藥物,男人喝了打夠100個c egg(打嗝)就會死亡。
荒謬吧。
這就是一套關於荒謬的電影,由不同的荒謬穿插而成,勾勒出最真實的情節。

由警察扮演蛙人三更半夜打犯揭開序幕,到張家輝發現女人在廁所傾談如何謀殺男人為主軸,中間發生扮演警察的男主角任達華追蹤失蹤者前妻溫碧霞卻因而和對方搞外遇(還要是在失蹤者被發現死亡的當晚上床,過後還有臉一同拜祭),之後是任達華老婆劉心悠婚前原來是殺男人組織的其中一人,她每殺一個男人就會買一個胡桃夾子的公仔給自己……

這些荒謬曾被有心人揭發,這些荒謬甚至曾被公諸於世,只是沒有相信的人。

任達華因爲舉報蛙人事件,廿多年來都被打壓,同輩都升職了他還是散仔一名;張家輝講出女人殺男人的計劃,除了任達華相信外沒有人認真看待,最後還被殺害了;殺男人組織的成員邵美琪和劉心悠說了「你老公而家有另外一個女人當然再無心機查案」,劉心悠不相信;劉心悠笑著對賣胡桃夾子的老闆說:「我每殺一個男人就會買一個公仔」,老闆也沒有放在心。

因為太荒謬,所以不相信,或是不想相信,於是只好當成笑話。
荒謬其實常常發生,人們分明見怪不怪。
比如堂堂警察,大家都不跟程序處事,還認為依足規矩辦事的任達華才是怪人,聯合起來排斥他。

或許人類才是最荒謬的存在。

如果在2007年觀看這片可能會覺得異想天開,或是一笑置之,只覺得劇情無厘頭。
可是身處2020年的香港人若觀看此片,應該會有另一番深刻的體會。

內裡另一主題,大概是探討了兩性關係。

第一次看的時候我沒有留意,是K對我說:「你有無留意任達華喺套戲入面一直都無笑,只係笑咗一次,就係佢同溫碧霞一齊嘅時候。」

任達華說:「佢(老婆)以前唔係咁,以前佢比較開朗。新屋裝修咗好耐都未裝好……佢話搵間細細地嘅apartment都ok,但係我唔想……驚佢阿媽又嫌棄我……」。
溫碧霞只是笑,和他一起吸煙,他們一起在街邊吃腸粉,一起到機鋪打機,溫碧霞不會對他說:「你可唔可以出色啲點點點唔好查啲連自己都講唔出口嘅案件」,溫碧霞只會說:「你老婆講得啱,你唔好再查落去啦,我唔想你有事呀。」
有時候男人的要求從來不多,就只是想有個人陪伴自己,大家在一起能開心地笑。

但男人總是不明白,在開心笑之前,你要先處理讓你煩心的事,正如新屋要裝修好,你才能住得舒服。
裝修好煩,但也要人處理。你不處理的話,只好我去做。這是劉心悠,身為老婆決定承擔的事。
因為太煩而老公愛理不理,有時無法和顏悅色,也不是不能諒解的事情。
溫碧霞能和你一起開心笑,因為她連明天是怎樣也不在乎,也沒有責任要付。

但女人有時也可怕於被現實漸漸消磨掉,忘記當初愛上這個男人因爲甚麼,又欣賞甚麼。
被現實追著跑,於是希望老公也現實一點,不要再活在烏托邦之內。
女人總是先愛上男人的獨特,爾後卻想改變男人成為大眾內出色的一員。
要在大眾內出色,你得首先成為大眾。
電影的後半部分任達華開始成為得過且過的警員,他準備和老婆去旅行,也打算參與升職考級。

電影有一幕一直刻在我心上。
我總是時不時會想起。

劉心悠說:「你知唔知我幾時決定同你一齊呀?有晚好大風落好大雨,我去咗你度,沖完涼之後我無吹頭就瞓覺。我成世人都未試過唔吹頭就瞓,因為阿婆有痛風,個頭痛咗十幾年,媽咪從來唔俾我唔吹頭就瞓。但你攬住我同我講,一晚半晚無事嘅,我竟然信咗,仲瞓得好好。」
任達華說:「就係咁咋?」

或許劉心悠和任達華之間就算沒有溫碧霞,就算不分開也始終不會能夠相通。
這個男人聽不懂老婆的說話。
劉心悠想說,我一生的恐懼在你一句話後隨即煙消雲散,你能撫平我的不安。

不過比聽不懂更可怕的是,他根本沒有想要去聽的心。
他總是那麼心不在焉。

不要因為時間關係就以下意識和習慣對待對方,要像最初那樣以心去了解啊,你也許沒有自己想像中那麼了解另一半。
因為人總是不停變著。
因為現實總比電影更荒謬。

對了,你知道〈出埃及記〉的導演是誰嗎?
是彭浩翔啊,拍了無數本土電影,香港土生土長的彭浩翔。
可是他在2019年時成了護旗手。
要是有時光機,2019年的人回去對舊時的彭浩翔說你日後會成為護旗手!
大概他會以粗口回罵吧。
導演最後以自己的人生再一次演繹何為荒謬,也太「敬業樂業」了吧。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出埃及記  彭浩翔  電影  荒謬  兩性關係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