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是,亦正亦邪的生物。

Charis Hung-Life 於 16/07/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小時候,偶爾會困惑:「人性本善」抑或「人性本惡」?
雙方都有屬於他們的論點,也各有站得住腳的論據。

稍為高年級又知道了人也可以用「白紙」來形容:「無善無惡」,端看你落在了何種環境。
像被動物撫養成人的孩子價值觀自然與身處社會的孩子不同,但我們又分明看見同一個家庭成長的雙生兒,也可以有迥異的人生。

信主以後,知道了人本像神,一切均美好(或因無罪根本無善惡之分),但罪出現以後,人類注定終身受罪性困擾(所以現在我們是性本惡還是性本善呢?好像怎麼說也行,就看你活成怎樣吧,大概。)。
我經常會想一些這類的事,也知道沒有需要執著,反正生活有沒有這些答案總可以好好過著。
只是很享受思考這些的時候,覺得想好了就會逐漸建構好我這個人,在某個關鍵的瞬間,將成為我和你和他的分野。

到了現在將近二十七歲,腦囟應該生埋,就發覺人大概是時而善良,時而邪惡。

不過何時善良,何時邪惡,有時大概我們也弄不清。

最近看了套韓劇名為〈沒關係,是愛情啊〉(譯名很嘔心吧,但並不是花痴的作品啊,當然男女主角都很美就是了。),以精神科為背景的劇集。

女主角是精神科的醫生,但她自身就有著性障礙。她無法好好和人建立親密的關係,單單一個吻已會令她出現輕微焦慮的反應,全身冒汗甚至暈眩。
她小時候發現媽媽背著爸爸外遇,從此以後她無法把性和污穢分開。
一直看的時候,無法否定這位母親為孩子帶來了不可磨滅的傷害。
後來東窗事發,母親的回應卻是:「你以為我會羞愧嗎?我才不會。如果我不和金社長好的話,你以為你爸的醫藥費,我們的生活費,和你們的讀書費用是如何得來?」

生活艱難,生活艱難。
有時候我們根本無法怪責誰。

只是更意外的是,原來女主角高中時曾希望病重的父親死去,在一次父親又被搶救回來時,她哭著打給金社長,質問他為何不再與母親見面,這樣她們要如何生活?她又如何有錢繼續讀醫?
就因為這樣,母親和金社長又再開始了見面。

「是我親手把媽媽賣了給金社長。」女主角哭著對男主角說。

這就是事件的全貌,女主角的心理障礙一部分緣於母親的出軌,一部分也來自對於自己的厭惡吧。

男主角是個作家,英俊而才華洋溢,但風光背後,也有著不為人知的傷痛。
他只能在廁所裡安睡。

小時候,他的繼父常常虐打他,每次他只能不停不停的逃。
後來有次他逃到一個公廁(鄉村的那一種),跳進了糞池內,從此以後只有廁所才能令他安心。

還以為這樣就完了,沒想到幾集以後才發現那個和他背景相似他很關心的高中生男讀者竟是他的幻想,男主角患了精神分裂症。

他的繼父在一次虐打他整家人時,男主角錯手刺了父親一刀,衝進來的大哥以為弟弟殺了人,和母親說就當人是他殺的吧,震驚的母親在此時卻出現了解離人格,放火燒了屋,最終繼父沒被刺死,卻是窒息死亡。
母親不知道自己殺了人,大哥一直以為父親是弟弟殺掉的,只有男主角清楚知道發生了甚麼事。
他在庭上卻指出人是大哥殺的,為了保護母親。

因為這樣,他一直自責,終於出現精神分裂,藉著保護那位男讀者,而不斷下意識地傷害自己(包括為了拯救男讀者而令自己遇上車禍),在他與女主角相戀時,愈快樂男讀者便出現得愈頻密,他必須讓自己過得不好。
因為太歉疚了。

男主角沒有為母親承擔罪責,但也未能放過自己。

人是有時候善良,有時候又邪惡。
我們都只能為自己的過犯掙扎,為著做個更好的人而努力。
我們是正與邪的混合。
必須要時刻承認這樣的一個自己。

我們有敵人是應當的,因為我們傷害了人;
我們有愛人也是應當的,因為我們都曾放下自己保護別人。

世界是黑與白的混合。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