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願世界善良得能讓他們好好生活

Charis Hung-Life 於 20/12/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上星期訪問了一位失明兼中度智障的孩子,說訪問不如說只是艱難地聊天,完全沒有辦法好好溝通,只能問一些非常非常簡單的問題,比如開不開心,喜不喜歡這類是非題。
上年曾接觸過輕度智障的學生,沒想到中度與輕度的程度原來分別可以那麼大,幸得身旁的老師好好協助,訪問算是勉強成功。

負責人似乎有點不好意思,畢竟我們遠道而來。她說學生今天狀態不太好,我倒覺得她能乖乖地坐著和我們聊天,還唱了兩首歌給我們聽,算很不錯了,她大可以不理會我們,反正在她的世界裡沒差。
想來實在是平日裡老師教導有方,在她心情不好時還如此有禮貌和俾面坐著差不多大半小時,實屬難得。

離開時看見學校有不同設施,有很多大型玩具甚至單車,課室裡也多是超小班教學,可能只有幾個孩子,卻已有好幾位老師和助教。
大人和小孩子臉上都是笑容,連清潔的姨姨都一直笑著。
還記得上年接觸輕度智障的朋友仔時,老師說做這份工作要很強壯,因為有時候孩子控制不好脾氣和力道,有機會要捱打。
或者就算不用捱打,也必須超有愛心,這些孩子的世界沒在運行我們的道理和規則,要幫助他們成長,還要幫助他們在這個世界生存,可想而知要花的力氣和心血實在不是等閒之事。

那天香港超級凍,但老土地說句,我的心好暖。
感謝這個世界有如此有愛心和善良的人,不知老師們的人工如何(希望人工還好吧),但無論再高,他們都值得。
與其把錢捐給沒在幫香港人的各種慈善機構,我覺得各位把錢放在這些有在實際運行而有愛心的機構更佳啊。

無獨有偶,因為距離晚上的聚會還有些時候,完成訪問後我到了一間咖啡室消磨時間,迎面而來的侍應明顯地和常人不一樣。我猜想她有機會是唐氏或輕度。
果然她替客人落單時都慢吞吞或一再重覆,但可能在咖啡店的大家都比較悠閒,沒有人在意她的一點點不尋常,都很耐心地配合。
隔壁桌結帳時,她少找了三百元,男人說我給了你一張五百元呀,她還說,對呀,你給了我$5XX,所以明顯地她並不是扮豬食老虎喇。男人沒有動怒,只是說所以你還欠我$300,怕她不明白,還按了計數機給她看。
於是她又回頭再找續零錢給客人,這次不是少了,而是多了,男人給回她多找的部分再離開。
她很有禮貌地說謝謝。

期間店東沒有出來望過一次,這樣很厲害,是完全不在意錢銀呢,還是相信女孩,抑或是信任店裡的客人都是好人?
幸好結果沒有讓人失望。
我想起了以前看的九把刀的〈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有一間店鋪在過場時偶爾會出現,內裡有個老人家,總是教導捧著錢罐、智力不正常的男孩如何找續零錢給客人,他總是學不會,老人有時會罵他,但觀眾都知道,老人是怕自己不在了,男孩會無法生存。後來老人真的被怪物殺死了,結果男孩的錢被某些頑童奪去了一點。

那是個殘酷的世界,但願我們的世界有比較好一點,善待這些和我們有點不一樣的人,至少在我們眼皮底下。
大家也要活得善良一點啊。
並不是說要保護,只是由於我們是多數,世界照我們的樣子形成了,我們有義務多照顧這些無法令世界按照他們所想而誕生的人。
不是嗎?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