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有在養〈13樓的大笨象〉嗎?

Charis Hung-Life 於 19/04/2021 發表 收藏文章

這是2019年鄭融的作品,我一直喜歡鄭融的聲音,但她好像受困於某種魔咒,一直紅歌不紅人,大抵和觀眾緣一樣,有些事情有時是無法解釋的。

受Roommate影響,我在洗澡時也會把電話拿進去播放音樂,有次聽到〈13樓的大笨象〉,只覺得歌者的聲音很好聽,一時還認不出是鄭融,旋律也不錯,最吸引我的還是關於大笨象的比喻:要如何才能把客廳中巨型的大笨象視而不見?不會太辛苦了嗎?不過從浴室出來後我就忘記了這事,忙著做其他事情。

後來有次吃飯,朋友說最近很喜歡一首歌,但她媽媽叫她不要聽太多,小心聽壞腦,說的正是〈13樓的大笨象〉。回家後我才細味歌詞,也知道了她媽媽害怕的是甚麼。

朋友失戀已近一年,雖然她有在嘗試認識新的男生,但我們都知道她沒有忘掉前度,每次有誰提起前度,你都能見到她眼裡的星光瞬間黯淡,整個人消沉下來,雖然仍在燦爛地笑,卻感受到何謂勉強之意。

〈13樓的大笨象〉副歌兩次提到「為何人傾向 做什麼都要一雙」、「為何殘忍到 受盡委屈也一雙」,還有之後repeat時輕輕改成「為何人蠢到 做甚麼都要一雙」,明顯在說,如果兩個人不適合,為什麼還硬要在一起?不如分開更好。
早點正視客廳那大笨象,大家才能真的釋放。
單身不一定比成雙成對壞,特別是貌合神離的一雙時。

可是很多父母卻害怕子女獨自一人,彷彿這就是人世間最悲痛的慘劇。
對於二人硬湊合在一起的痛苦呢,父母卻能奇異地裝作不知。
記得某年有次我和母親吵架,她說人一定要結婚生仔,否則生存就沒有意義,會過得很不開心。
我當時應該真的太憤怒了吧,竟回嘴問:「你和爸爸以前天天吵架就很開心嗎?你生了我們之後就很快樂嗎?現在你就過得很幸福嗎?」
後來媽媽就嗚嗚地哭起來。
雖然覺得自己確實有點殘忍,但同時為父母那一輩完全不從自己身上獲取經驗只盲目擁抱不知從哪來的虛幻信念而哭笑不得。

〈13樓的大笨象〉來自英文諺語「Elephant in the room」,如同字面,有一頭大笨象在房中。這是不可能忽視的情況,可是因為種種原因,大家卻有默契地假裝大象不在,隱喻大眾有意識地逃避顯而易見的問題。而歌曲則透過一對愛侶早已不再相愛卻不敢分開呈現大笨象的模樣。
我特別喜歡當中有段歌詞說:「談論上木星 那機票 談論哪棟樓 一呎能值兩兆 應否分開那關鍵 偏偏心照不宣」
連木星能都拿出來講,講得那麼遠和具體,可見逃避的程度有幾深。
於是我們自然也明白,為何主角「其實每天 放工了 還未夠十點 都去喝酒談笑」。
放工明明疲累想要回家休息,可是想起那頭象,就寧願留在外面再久一點。

歌曲並不是難明的歌曲,甚至有點直白,可是你不會覺得膚淺,如果身陷其中的人可能會聽到喊吧。
有些事情是,明明大家都心知肚明,卻沒有人敢於說穿,大家都裝作沒事一樣左閃右避,那樣的時候才是最難堪與痛苦的。
大笨象,不只存在於愛情裡面,大笨象存在於每一個你最不想觸碰的角落之中。

願你沒有以恐懼和怯懦養大一頭頭的大笨象,祝福你能帶著勇氣釋放牠,因為當大笨象成長到你再無法容納時,可能會壓死你也說不定。
加油啊。
人生有些時候就是需要咬緊牙關的勇敢。

〈13樓的大笨象〉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13樓的大笨象  鄭融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