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我這樣幸運的一個女子

Charis Hung-Life 於 18/10/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不要為感恩而感恩,有些事情令人難過就不要強找幸福的理由。

我可以為我破碎的家庭感恩,感恩這樣的環境令我變得成熟。但我覺得這樣很變態,因為可以選擇的話,我寧願要一個簡單普通的家。
我可以為生而貧窮感恩,感恩我不會離地不知民間疾苦。但我覺得這樣很作狀,因為我寧願是身為有錢人去玩窮富翁大作戰。貧窮,體驗一下就算了。
我可以為貧乳而感恩,感恩我男朋友對我的是真愛,不是覬覦我的身材。但我覺得這樣很酸,因為我不需要很誇張,但我很想成為一個更普通的女生。

不要為感恩而感恩,但幸福的地方也不要視而不見,以為是理所當然。
這個世界沒有理所當然。
沒有人一輩子幸福,也沒有人一輩子倒霉。
請不要以受害人自居,以為世界欠了你,全人類都逼害你。

幸與不幸也同樣真實存在,不要抺殺,不要躲避。

但毫無疑問,我很幸運。
如果我沒有八歲來港,我不會明白甚麼是自由,甚麼是靠著努力就能出頭,甚麼是公平和公義。我不會上到fb,不會開到這個page用文字和大家彼此交流。
我大概要早早綴學,和所有在大陸貧窮女子一樣,嫁給一個不太認識但可以照顧我及我家人的男人,平淡無味地過完我無法掌控的一生。

但毫無疑問,我很幸運。
新移民的我從來沒有受到歧視,我的廣東話講得很好,全靠時時用電視汁撈飯:那個年代,政府沒有不管三七廿一都放內地人來香港,港人沒有那麼敵視所謂「同胞」。那時我的家庭分開了好幾年才能再重聚,我沒有覺得不滿,因為本來可以來到香港,就不是理所當然的一件事。
所以我總在想,兩地充滿敵意,除了文化與個別人士品行差劣之外,更大的因素是政策問題。
沒有一個地方的人可以忍受自己的資源被搶奪,沒有一個地方的人喜歡走出街,外地人比本地人更多。
排他,幾乎是人的天性。香港太擠逼,有時不是討厭內地人,有時只是討厭失去了喘息的空間。

但毫無疑問,我很幸運。
小學派位派到間一般般的中學,老師卻拖著我的手去扣門,然後順利入讀Band 1英中,會考後又順利原校升讀預科。沒有波折地入到大學,雖然是嶺南,乍聽是次次選,但在這裡我建立了自己,認識了重要的同路人。嶺南是塊被忽略的瑰寶(如果沒有鄭國漢會更佳。)畢業後,兩星期內就找到了工作,工作地點還要在樓下。同事非常友善,對我是小妹妹的照顧。一到收工時間Leader會對我們說「走走走」,在這裡準時收工就是常識和美德。

但毫無疑問,我很幸運。
在小時候就有機會接觸信仰。這個信仰無數次把我從鬼門關拉回,多少個想著人生毫無意義的夜晚,就靠著那愛與間中一點點的責備保護著我。整個信仰建構著我這個人,教導我接納「我」。
沒有信仰,我會變得好古惑,因為這個世界弱肉強食,因為這個世界人善被人欺。自私一點無紡,大家都是看著結果決定如何對待一個人,一沉百踩。
但因為信仰,我相信有比自己更重要的事,所以上帝犧牲自己拯救我們。
為自己而活的人,很孤單。
我不孤單。

但毫無疑問,我很幸運。
一生中貴人無數,十之八九都是願意對我微笑的人。這並不簡單,因為沒有誰有義務要給你笑臉。她與我糖痴豆度過了整個小學,他願意靜靜聽我講很多很多的話,她教我要愛自己,她對我說要勇敢做自己,他牽起我的手說陪我走以後的路。
我很幸運,遇見了很多願意給我愛的人。

我很幸運,但請不要嫉妒我的幸運,請讓更多人成為像我這樣幸運的人。因為我的幸運,建築在你們的愛與慷慨之中。

請不要成為「如果你的魚蛋少了一粒,去要求老闆拎走別人一粒魚蛋的人」(雖然我好喜愛呢個比喻),請成為造就更多幸運的人。

請成為幸運的一員。

(刊登於筆者FB 2/9/2015)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