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大食女

Charis Hung-Life 於 14/12/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漆黑中,她一個人坐在床沿。
她不停去抓食物,薯片、蝦片、紫菜、巧克力、著條、餅乾⋯⋯源源不絕源源不絕地塞進那狹小的嘴巴。
「嘖喳、嘖喳」一張一合,一張一合,嘴巴忙碌地以牙齒狠狠地嚼碎食物。
毫不猶豫地吞下,為了填滿那空隙---那份在心頭無法言喻的空虛。
直到飽得想吐、飽得壓上心頭,她才能合上眼,安心睡好一覺。

每一個深夜她都這樣吃,奇怪卻不長肉。
我懷疑她的胃有個黑洞。
她卻指著胸口,不,不是胃,是這裡,這裡有個洞,眼淚汨汨留下。
我輕輕走近她,依偎著。
可憐的她。
從甚麼時候開始呢?
只記得有一次,她哭著回來。
一個人住的她,沒有人安慰。
哭得累了,覺得肚餓。
她說,忽然發現覺當食物經過喉嚨,滑進食道,再到胃中,好像有甚麼被填滿了。
從此以後,她愛上了在每個深夜瘋狂地吃。

她是個漂亮女生,而且自信。
走在路上,彷如一陣輕風,身上淡淡香氣,總叫人忍不住回頭尋索她的身影。
她高佻但略略偏瘦,於是更惹人憐愛。
但要數最愛的,還是她那一雙眼晴,彷彿載滿了無數故事,甚至有點要傾瀉下來的樣子。
我總想好好去接住,但每一次我都只能默默凝視,直至眼睛有點微痛。

我們認識很久了。
我知道她早上起來有喝一小杯的習慣,她說太清醒了不好,太清醒就會無法矇騙自己世界仍然美好。
我知道她有百多二百度的近視,但她不戴眼鏡,她說沒有必要看得太清楚,她怕看見醜陋對她張牙舞爪。
她還會挑沉色的衣服上班,她說怕亮麗的外表會讓人以為她是花瓶,所以她總是付出比別人更多的努力。
我知道她明明愛那些色彩斑斕愛得要死,為了那新買的一抹淺紫,她可以整晚咯咯笑不停。
但那些色彩,那些色彩卻總被囚禁在藍黑的木櫃之中,一如她的靈魂。
我很想講:「何必理會他人呢。何必難為自己呢。」
她只對我笑一笑,彷彿在說著, 這都是我的選擇。

「這都是我的選擇,是我的選擇呀。因為我沒有勇氣面對世界,所以我只能瑟縮在自己的世界之中。」
她喃喃道。

「Jean,早晨呀!」
「早晨!」她禮貌掛上笑容,開始了一天的人生。
而人生,卻總是那樣乏味,都看得見軌跡在眼前微微浮現了。
她望向窗外,那棵樹開滿了櫻色的宮粉洋蹄甲。
呀,春天到了呀,她想。
好不好辭職呢,這份工作都做了三年,由一份文件到另一份,由一份計劃書到另一份,有甚麼意義呢,那些文字與數字,在她的生命中沒有留下過半點重量。
飛機畫過長空尚有一片白雲記住,石頭跳躍水面也能激起一陣漣漪,但工作......還要繼續嗎?
她拿起手提包,遞上信,那不是辭職信,她沒有勇氣。
畢竟還要生活。 生活、生活、生活......她自言自語。
但一頁假紙,還任性得起。

下車後發現是一片沙灘。
她立馬去了最近的商鋪買了一件橘色泳衣,跳到大海中暢泳。
因為是平日,並沒有太多遊人。
拼命游了半小時後,她到岸上休息。
陽光有點曬,但她不介意,溫熱正好讓她感受到自己仍然活著。

「姐姐,姐姐,陪我玩呀!」眼前出現了一個小男孩。
興致正好的她,打算答應。
一個男人出現「小新,不要阻著姐姐。」
平日她大概就會笑笑離開,但今天有點不一樣,大概,大概因為陽光是那樣的熾熱。
於是她回答:「小新嗎?我們就玩一會吧!」他們玩了一個下午的沙灘球、堆沙,她好像笑了一整年的份。 「謝謝你陪我的外甥玩。」男人紅著臉靦腆地說。
她還以為那是他兒子呢。
「那個......你......你介意留下電話給我嗎?」他的臉變得更紅了,好像一個番茄。
「姐姐,下次再玩呀!」小男孩天真爛漫望著我。
嗯......好像也不太壞。

她哼著歌回家。
這天,軌道有一點點的偏離,但她喜歡。
今夜,她沒有狂吃,抱著我就這樣入睡了。
我一直「喵喵」的叫,想要提醒她,今晚還未給我晚餐呢。
但看著她臉上的甜美笑容和熟睡的樣子,我的聲音漸低沉。
好吧,今夜,就這樣吧。
晚安了。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