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在意」可能會適得其反,讓你活得更辛苦啊。

Charis Hung-Life 於 07/03/2020 發表 收藏文章

關於死亡,最早的記憶大概可以追溯到幾歲時。

不知哪個混蛋騙我,說吞下口水會死掉啊。
現在想來當然是無稽之談,可是幾歲是會相信母親說手指月亮會聾的年紀。
於是當年做了個很噁心的舉動,我拿著一張紙巾,一邊看電視一邊吐出就快忍不住要吞下的口水。
奇怪,當時完全沒有任何人理會我。沒有責罵,也沒有提醒。
最後應該是吐到累了,自我放棄了吧。(天知道,根本不可能不吞口水呀,是哪個喪心病狂如此恐嚇小朋友?!)
反正記憶就留在那個場境,也沒有想起後來自己有再這樣做。

關於死亡的第二次記憶,是有誰說死掉了的話會再不能呼吸,甚麼也做不了。
於是我嘗試閉氣,發覺不能呼吸超級痛苦。
想到再不能追看喜歡的卡通片,也覺得世界末日。
躺在床上,我幾乎急得想哭出來。
當然,現在明白死了的話知覺也會跟隨一起消失,根本不用擔心啊。
但當年小小腦袋根本思考不到這些,幸好後來電視又播出我最喜愛的卡通片,看著看著就忘掉了。

想來,小孩子的記憶力短暫並不是件壞事,容易被sidetrack也不錯,不然那些複雜的難題都不知道可以如何過得去。

有時候處理不到的事就是處理不到,無論你花幾多力氣和精神也沒有用,時候未到或是能力不及都是不可抗逆力的存在,做好自己的那一部份,就寬下心繼續走人生的路吧。

比如武漢肺炎,要是你出街已戴了口罩,又避免到人煙稠密的地方,已經勤洗手,又早晚用1:99/1:49漂白水倒進渠裡,可以做的都已經做了,就不要再緊張兮兮地覺得周圍都是細菌/病菌,要不要多洗幾次手或是想方設法避免接觸四周的東西比如設計一樣工具避免直接觸碰到lift掣(這樣你要消毒的東西不是又多了一樣嗎?萬一清潔得不徹底,把病毒帶了回家真的得不償失啊)。

訂購口罩也是,盡力了就算了,不要心心念念地想,我聽說有人因此發惡夢,甚至半夜醒來也會查看有沒有貨源……當然,望著口罩一天天減少而又必須外出上班,那份焦慮不是說笑的,可是你的焦慮也不能令口罩增加,也不會令缺貨的商店突然有貨,適可而止地查看便算了吧,不要毀了自己的生活。
畢竟口罩只是預防,並不是萬能,而且政府不封關,有幾多口罩都沒用。

〈蘇菲的世界〉中記載了一個關於蜈蚣跳舞的故事。

引用從前有一隻百腿蜈蚣, 是森林裡面最擅長跳舞的動物。
所有的動物都因為蜈蚣能用盡一百隻腿跳出精妙的舞而大大感動, 唯獨全森林裡有一隻動物不喜歡蜈蚣的舞:烏龜。

烏龜前思後想, 定要想出方法令蜈蚣不再跳舞;但全森林的動物都非常喜愛蜈蚣的舞,,單憑三言兩語絕不能夠令蜈蚣停止跳舞。
最後,烏龜寫了一封信給蜈蚣。

「蜈蚣先生,我被你的舞蹈深深感動,可否跟我分享一下你的舞蹈心得?
請問一下你是先舉起你的左腳第二十八號,再舉你的右腳第三十九號;
還是先起你的右腳第十七號,再舉你的左腳第四十四號?
衷心等候你的回信。 烏龜」

結果,蜈蚣從此以後不再跳舞。

我記起初中時,有一年父親的眼睛出了問題,總是常眨眼睛,醫生說這樣不好。
於是我想我也不要眨太多眼,就是這樣我開始在意起眨眼的次數,結果眨眼反而成了我的困擾。
和吞口水、呼吸一樣,身體有她自然的規律,我們跟隨就好了。
太在意的話,會像蜈蚣先生一樣,無法再如常過活。

我們的生活也有屬於自己的節奏,你一直都活得好好的,證明沒有太大問題。
現在雖然武漢肺炎直捲全球,可是你做足了相應措施,也就聽天由命吧。
不要沒有染上肺炎,卻先讓緊張破壞了你的生活質素。
保持心境開朗,無論幾時對我們的身體都是有幫助的啊。

意識到自己過於焦慮,就好好深呼吸,做一做其他的事情分散注意力。
當然,也不希望有些朋友過於放鬆,非常時期,要是你從事高危行業或是剛從大陸回來,還望你們顧己及人,先好好自我隔離一段日子吧。
這不是歧視,是出於愛啊。
要是成為帶菌者感染了身邊的人,這件事不是讓人更難受嗎。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