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羨慕我的短髮

Charis Hung-Life 於 17/02/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I like your hair style.」
來到功輔班的最後一天,一個未曾和我有太多交談的女生忽然說道。
「Oh…thanks!」
來不及反應的我反射性地先道了謝。
然後才想,她是喜歡我的髮型嗎?還是欣賞我髮尾的那抺綠?(話說早幾日用了很久以前買的魔鬼染髮劑,結果整個頭只有曾漂過的髮尾上到色,幸好效果也不錯,不知情者可能會以為是專登的吧。)
「You want to cut your hair too?」
眼前這個南亞裔女生長髮過腰,正幽幽地把玩著頭髮,默默點頭。
「But I can’t.」
「Why?」
「My parents don't allow.」
「Because of your religion?」
她又再點頭。
「Can you make your own decision when you grow older?」
「No, my parents will kill me if I cut my hair. Until I die, I still cannot cut it.」
她把長髮收起一半紥好,仍達半個背脊。
那一半,很沈重。
這個世界有些人,連自己的髮是長或短,也沒有選擇的自由。

朋友說得對,成功的人總想著成功是自己的努力使然,而忽略環境因素;失敗的人總放大環境因素,而缺少自己的努力。
我常想,假如小時候我無法來到香港,沒有接受好的教育,我現在可能已嫁了人,做生仔機器,只能成為夫家的附屬品。
我不會想自己希望過甚麼樣的生活,也不會想人生為甚麼而活。
我沒有被賦予想像的空間。
因而我無法不感恩,現在的自己多麼幸運。
縱然日子並非無憂無慮,但這些憂慮同時也奢侈得叫人幸福。
至少,我在過著自己選擇的生活。

匈牙利詩人裴多菲寫下的一首〈自由與愛情〉膾炙人口。
引用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
若為自由故,兩者皆可拋。

小時候不懂,為自由拋下愛情就算了,生命也可以棄掉嗎?
自由是甚麼?
長大後才知道,人沒有了自由,就如同失去靈魂的布偶。
雖然選擇,有時會使我們墮進地獄。

昨夜臨睡前看了一個故事〈 一個出身寒門的狀元之死〉
寫一個聰慧正直的青年,最終死在貧窮及善良之中。
不論故事屬真屬假,內裡的情節於我們而言都不陌生。
世界從來不會因為我們良善而善待我們,而人良善除了對得住自己,可能再也得不到甚麼。
雖然如此,還是叫心嚮往,寧活著地死,好過死著地活。

K常問我關於新加坡怎麼看,如果新加坡政府不強權獨裁,可能發展不會如此迅速,政策施行不會如此有效。
新加坡人民確實安居樂業,早前ViuTV製作的〈人住公屋我住公屋〉,新加坡的公屋不知羨煞了多少香港人。但她容不下一個少年在YouTube批評國家,容不下人民在研討會中與黃之鋒Skype。
以自由換取安逸,值得嗎?甘心嗎?我可以嗎?

口裡說不,可會身體卻很誠實?
香港人比很多地方的人享有更多自由,但願我們都對得起放在我們手中的自由。
也願上天憐憫追求自由的靈魂,有時候也請站在義人的身旁吧。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