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長叫人無法不學會珍惜

Charis Hung-Life 於 18/03/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最近去見了一個很久不見的人,一個在最後不歡而散的人,一個在我生命中很重要卻教會我背叛有幾痛的人。我曾想過,這一生我們都不要再會了。那份痛楚,錐心至極,彷彿心臟被人硬生生鑿穿了一個洞。
無論她聯絡我幾多次,我都已讀不回。
對於一個慣於討好人,以他人為優先的人來說,這並不是一件易事。
可我做了,並且不只一次。
你就知道,我有幾傷心和憤怒。
我是個看著安靜的人,但我的情緒其實很暴烈。

我拒絕再讓這個人進到我的生命中。
雖然她存在於某個角落,但我定意把她抺去。
我連Facebook都unfollow了她。
就這樣,一年、兩年日子慢慢過去。
某天,我聽說她的親人過了身。
朋友問:「你要去喪禮嗎?」
如果你不是基督徒,大概會覺得奇怪,又不是她過身,她的親人和你三唔識七,為什麼要去?
不過基督徒相信婚禮可以缺席,喪禮卻不能,因為喪禮是與家屬同行、關懷的場合。

經過了很多天的掙扎,在最後一刻我才決定前往。
我不想自己後悔。
並沒有因此破鏡重圓還是發生甚麼。
喪禮過後,我依舊不和她傾談。
我仍然恨她。
說這樣,又過了好幾年。

最近因著我搬家,她再度與我聯絡。
都說時間是醫治傷口的良藥。
結疤了的患處不再傳來陣痛,我開始思索這是否一個契機讓我們再度接駁斷掉了的情誼?
於是我們吃了一頓飯,淡淡地交代彼此近況。
在愉快又輕鬆的氣氛下結束了會面。

K:「點解你唔正面迎擊佢?質問佢當年點解要咁做呀嘛。」
我:「嗯……我都唔知。我又唔係怕,我都係個好直接嘅人,但唔知點解呢一刻覺得一切都唔重要。佢曾經對我嚟講係個好重要嘅人,佢好錫我好幫我。人大咗,覺得如果彼此都願意繼續維繫嘅話我都會盡量想珍惜,以前嘅嘢發生咗唔係話可以當粉筆字抺咗佢,但我又真係覺得連解釋都唔再需要,最重要而家大家都舒服就得,我好清楚心入面係無任何嘅刺存在。」

我也很驚訝自己竟會這樣,從前我是個對真相極度執著的人。
難道這也是老了的癥狀嗎?
我真的覺得彼此都安好已經足夠。
人愈大,身邊自然地流失了很多往日的朋友。
也懶得去逐一聯絡。
因而有機會再聚的話,感覺很不錯。

但這並不是說那就讓我們隨意互相傷害吧,反正有一天時間會替我們撫平傷口,不是啊。
雖然不再恨,感情也同時沒有再進深。
這就是人生。
發生過的一切不會化為烏有。
吸毒者戒毒了還是要承受吸毒的後遺症;病態賭徒信了耶穌還是要償還債務。
沒有事情可以一筆勾銷,所以當年我選擇了出席喪禮,我知道出席了不代表甚麼,但缺席了就是缺席了,無論如何也補不回。

人生的每一個關口都好重要,因為沒有一個人能走相同的河兩次。
即使可以回頭,風景也已經不再一樣。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