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敢直視的_____

Charis Hung-Life 於 21/08/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我自覺是個很勇敢的人。
真的。
我可以放下安穩的信仰、安定的感情、安逸的工作……為了更誠實面對自己,為了更成長,為了更進入這個世界。
我總是義無反顧。
但有一件事情,我在今夜以先卻始終不敢面對。

空虛。
無時無刻,它都在侵蝕著我。
我該怎麼形容那種感覺呢。
好像一個人,身處黑暗,前面和後面三百六十度,環繞的都是黑暗。
又好似漂浮在海上,一望無際,全是海水,永無盡頭。
前進或停下,也沒有相干。

不是徬徨,也不是有甚麼不滿。
只是覺得,很累。

很多年了,我想盡辦法躲過。
忙碌讓我忘記思考,信仰曾給予我絕對的答案,愛充實得叫我以為已打敗了空虛。
我以為我已經完勝。
內心卻總在發出無聲的尖叫。
而心很痛。

我竟沒有一刻成功擺脫過它。

關於張國榮,哥哥,我並沒有特別喜歡。
我當時太年輕了,不懂得欣賞他的魅力。
但對於他的死,卻印象深刻。

「是嗎?這就是你給予世界的答案嗎?」這是當時看著新聞徘徊於我腦袋的問號。
我一直問一直問,我就覺得絕望,我就覺得悲哀。
對我來說,他站到了世界的頂峰。他卻選擇了死亡。
他輸了,或者他得釋放了。

關於「空虛」,我一直不敢觸碰,因為除了虛無,我再無法看見甚麼。
我很害怕,所以我逃避。
這不同於我以往分享的那些掙扎,那些縱然痛苦,卻有著前路,一直走下去,總會更接近真相,並且,有著很多同路人一直在走。

我卻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這種絕望的情緒。
毫無建樹的情緒。

我只好欺騙自己,女生每月一次的情緒低落是無可避免,夜與清晨總令人額外多愁善感,但過了就沒事了。
捱過去吧。捱過去便好了。
而事實是,它一直沒有過去,不管我生活過得有多好。

我有時也問自己,我是不是病了呢。
但我抗拒這樣想的自己。
也氣憤別人如此評價我。
直至有一日,有位康復者問我:「點解你咁抗拒話自己病?而家精神病好差?有精神病係一件醜事?」
我呆了很久。
一直在反復地想,我的工作以及我所參與的組織,一直致力去除對精神病的污名化,精神病和所有病一樣,都不過是一個人其中的一部分,並不需要刻意放大或以病為中心。人生,還有很多方面的。有精神病也可以活得很好。

我是否在不知不覺中,也標籤了精神病?

我想了很久,真的很久,
大概有十多天,我一直放在心上。
然後我終於釋懷,我並沒有歧視精神病,只是不是就不是。
一個人因為噎著咳了幾聲,就被人硬說感冒了,
我想沒有人會不反駁。但不等於不承認感冒的存在。

有些事情很相似,卻不一定就是。
我更在意的是,請不要讓病模糊了我想要討論的事情。
不要想是我病了,於是忽略了我提出的問題。

你知道很多哲學家也一直在問「我是誰」,「我生存的意義是甚麼」、「人生存為了甚麼」、「上帝存在嗎」很多這些問題,然後留下了很多寶貴的討論。

我不是說自己是哲學家,我只是想,或許我們可以更多討論一些問題多於關注我這個人。
我並不重要,關於自己的事情,我會寫在個人的fb上,而我寫成文章,必定是有些事情或者議題我渴望有人能夠分享和討論。
甚至我只是希望和我同一狀況的另一個人,希望他不要恐懼,至少這個世界上有人和他一同面對著相同境況而已。

所以,有沒有人和我一樣。
被空虛所折騰呢。
可不可以告訴我你如何面對,如何與它共存,
又或是單單告訴我你也同樣suffer在那虛無當中,
思想著這一切的意義。

咯咯,有人嗎?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