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的一位奇女子

Charis Hung-Life 於 26/04/2021 發表 收藏文章

第一次見她的時候,她說我很細粒,可以裝在袋子裡偷運走。
間中會抱抱我,身材高佻的她喜歡摸摸我的頭,說「好可愛好可愛」。
其後數次見她,她總是處於亢奮狀態。
她愛說自己是怪叔叔,奸笑著講些無厘頭的說話,裝作一副調戲良家婦女的模樣。
後來熟稔
起來,我也會作弄她,回抱她說:「快啲帶我遠走高飛啦,養我養我。」她就會呈現興奮MAX的狀態,說要立刻擄走我。
身邊的人大概都在滴汗。

而我明白,那是她保護自己的面具或形象(至於為何是這樣的,便不得而知。正如有些人明明善良溫柔,在網上卻如同洪水猛獸般總做引戰狗,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有次我問:「你成日都咁hyper,唔攰咩?」
她說:「我愈攰先會愈hyper。」
但該認真的時間她從不會打著哈哈隨意帶過。她對自己的想法很清晰,也有自信。她不會強逼你認同她的看法與造法,但會和你分享所想,不會因為害怕你難受便說假話欺哄你,總是真誠地與人相交,即使會弄得自己傷痕纍纍或成為誰心上的一根刺,她都沒在怕。對我來說,她是個義氣仔女,總是口硬心軟。無論在香港的大事上,還是平日的小事中,她總是能幫幾多就幾多。有些事情不便言明,但我通通記在心裡。

認識她不知不覺已經六年多,雖然不常見面,但每隔一段時間總會聊起天來,有時只是來回幾段,有時可能聊個幾小時。和她傾談很暢快,她看事情很通透,不需要解釋太多,我可以直入核心和她聊重點。迷惘時,我也喜歡詢問她的意見。

我愛她寫的故事,要文筆有文筆,要意境有意境,是能觸動人心的文字。
她是呆總,如果你記性好,一定記得我說過最喜歡她的〈安雅症〉
我還在期待她下一篇的小說,她卻走了去炒果仁。

她的果仁網站是這樣寫的:「去紐西蘭之前,我在悉尼停留了幾日,住在朋友家(以請晚餐來換宿,哈哈!),朋友在QVB station 買了一包透明保鮮紙式簡單包裝焦糖腰果,我一試難忘 — — 實在太好吃,一次過把整包吃掉了。然後再專程去買。又一個人吃完,再買。驚為天人的是:焦糖是真-bitter-sweet苦中帶甜的焦糖,食下去幸福感油然而生。」
接受蘋果飲食男女的訪問時,她也像上面這樣說。
我忍不住私下再問:「真係只係因為太好食?!冇其他原因令你想開展呢門生意?」
她歪頭想了想,說:「真係冇。可以話係畀嗰種幸福感征服咗。如果當初香港都有得賣,我就唔會整。」

我以概嘆的眼神望著面前這個人。
我實在想像不出自己會因為喜歡吃一樣東西而開始做資料搜集,繼而無限次嘗試(因香港的天氣與悉尼完全不同,食譜無法完全應用),還付錢買下相關論文研究(老實說免費的論文我也未必看,何況要付錢……),從租食廠、設計產品包裝、形象、市場規劃都一步一腳印地做著,整整兩年,她一邊上班,一邊耐心地探討如何把當初吃過的幸福味道在香港重現。

「你嗰時冇諗過整嚟自己食或者畀啲朋友食就算?唔覺得變成一門生意好大壓力?」
「我唔諗呢啲無聊嘢,我一諗就諗做生意。(我內心的OS:好有型!)我去完旅行返嚟都等咗好一段時間,想睇下香港有冇一樣味道嘅產品,真係冇,所以我先自己整,我對自己嘅能力有信心,對自己嘅味覺都有,我相信佢有市場。」
她說如果只是閒來無事弄給朋友或自己吃,大抵就無法做到如此完善的地步吧。

我雖然喜歡吃果仁,但在她成為專家前,我從沒有細想過果仁到底是怎麼變成的。
於是當我知道她的焦糖果仁是炒好後再人手逐粒逐粒分開,我就懵了。
最近剛吃完她的焦糖碧根,整包吃完後手沒有一點黏貼感。
我不知道她如何做到居然能讓糖不溶,而果仁又如她所言,不會過於甜膩,有剛好的苦作潤飾。但我明白,這一切都是她努力付出的成果。

「你以前冇炒過果仁,又冇做過生意,你唔驚咩?定係你正正鍾意從零開始一手一腳建立嘅感覺?」
「呢層真係多得以前返過嘅工。我以前幫過一個客建立佢嘅生意,佢係五星級酒店嘅甜品師傅,佢想有自己品牌同開班授課,但佢除咗識整甜品之外,就乜都唔識,由搵上堂地方、宣傳產品方式同材料、建立客群都係我一個做哂,佢係連食譜都就噉掉畀我,我自己再排好、影相、搵圖,所以我有哂經驗。」
我知道她以前返過很多「極品」工作,但再難捱她總是會待一段日子,她說想把東西學完再離開。我從沒有這樣的大志,也很難做個忍辱負重的人,總覺得「東家唔打打西家」,很少會委屈自己,所以現在還是懵懵懂懂,她卻是周身刀,且張張利。

開業年多,現在生意已上了軌道,還請了兩位Helpers,一個CS。未來如果成功租下廠房,擁有自己的地方,她希望生意的規模能做得更大。
「到時可以玩更多嘢,例如試下整果撻同整啲可以畀糖尿病病人食嘅焦糖果仁。」她的雙眼閃閃發亮。
原來有好些原材料只能送上食廠地址,無法隨便交收。
「你而家唔係租咗個地方?」
「我時租或者按Plan租㗎咋,唔算係我地方。」
她說很多人做生意一開始付出的成本便很大,一開始便租了個昂貴的地方,為自己增添很大壓力,最終損手爛腳離場。她不會這樣,她會盡量把成本減到最低,減少心理的負擔,從而做出最適當的選擇和決定,再一步步向前走。

雖然她的起頭像熱血番,憑著愛大膽地踏出第一步。但計劃啟動後,卻是無比周詳的深思熟慮,比如她從一開始便請了CS姐姐。
「我知道如果冇咗佢我會崩潰。」
捱得住創業的辛酸,頂得過銷售的壓力,偏偏無法不為閪客動氣。
「有好多你想像唔到嘅情況,例如有人會投訴啲色太淺、太深、味道同上次唔係完全一樣、有人一日打幾次嚟你以為有緊要事原來係問啲網上睇到嘅資料、有人落咗order又一直唔拎貨……」
你能感受到她說起這些客人時並不是生氣,而是無奈、受傷和無盡的委屈。

「如果有人係為咗唔想受氣而做老闆,噉我勸佢死咗條心。你返工嘅時候可能係受老闆一個人嘅氣,但冇咗老闆之後,你就可能係受客人嘅氣、Suppliers嘅氣、甚至你嘅員工都可以畀氣你受。要清楚自己係咪做老闆嘅料子,好重要。」

但她還是說從沒有後悔走上這條路。
「打工係你拎住份糧幫人實現佢嘅夢想,但我而家係做緊自己鍾意做嘅事。而且我可以自己做決定,唔使受制於老闆話work定唔work,市場會直接話我知。」
她說,現在的生活很開心。

「噉你身邊嘅人支唔支持你?」
「我阿媽一開始唔知,我都扮咗好幾個月工,朝朝都好早出門口。老豆應該知但扮唔知。阿媽知嘅時候見到我真係搵到食,都冇講咩。」
原來我們都是扮工的朋友XD。
慶幸我們都走出了屬於自己的路,感恩:)

願正閱讀的你,也在過著自己喜歡的生活。
喜歡吃果仁的朋友請到這邊:https://nutky.hk
一定不會令你失望。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果仁  呆總  奇女子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