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裡的度量衡

Charis Hung-Life 於 04/08/2022 發表 收藏文章

早前曾與大家分享過,我參與了一項「不安全依附關係的成年人與原生家庭關係的探索性研究」,接受了一位社工的訪談。她說沒想到我會答應,只是碰碰運氣。我說這個題目很有趣,我也想知道結果,拜託她完成後有何發現方便的話知會我一聲。不過結果尚未出爐,我卻已覺有所得著,果然人就需要與人交流,只得自己默默思考,終究是不足的。

「你覺得屋企點樣影響咗你?」
「……唔知關唔關事,其中一樣係我發覺自己唔太識接受人哋對我嘅好。即係如果有個人請咗我食一餐飯,我就會諗下餐一定要請返佢。如果佢送咗嘢畀我,我就會諗幾時要送返畀佢。我連對住男朋友都係噉,心入面會計住,如果唔係會好不安,覺得自己欠咗人。但另一方面,如果我覺得自己付出太多,又會唔開心。」

但其實我明白,人與人之間很難計算清楚。
有些人對你好,就只是單純想對你好,並不需要回報;有些人接受了你的好,也就微笑畫上句號,不是因為他自私或吝嗇,只是對他來說那是很平常的事情。
人與人的交往就是接受與付出,隨心而行即可,不需要一定得保持絕對平衡。
我卻偏執地希望大家的Give and Take永遠處於水平線。

「你有冇諗過點解?」
我一直知道自己有這樣的問題,是的,對我來說是個問題。我也想像其他人般活得瀟洒、隨意,不要老在腦內計算對方是否為我付出太多,我是不是該做些甚麼,或是我都做這麼多了,對方不也該有些表達嗎?
這些想法,有時令我很疲累。
我很想放下。
但我從沒有想過為什麼,只是接受了自己有這樣的毛病。
腦海裡突然浮現某年傳道人對我說的話:「你係咪覺得自己唔夠好?所以唔值得人哋對你咁好?」
我當時差點就哭出來,卻又覺得並沒有,我明明能夠肯定自己的價值。

直至這位社工讀者讓我做了一份問卷,我才發現縱然可以相信自己的價值,但不代表能相信自己在別人心目中同樣有價值。我不會小看自己,我卻不敢相信別人不會小看我。問卷結果寫道:「你會傾向逃避和他人建立過於緊密的關係,保持距離,以策安全。」這確實是我。
原來我可以覺得自己夠好了,但同樣也可以認為自己不值得別人待我那麼好。

「可能我由細到大都冇一個對象可以畀我安心ask for一啲嘢,所以我都好怕麻煩人。但媽媽總係會要求我做好多嘢,所以Give成為咗我嘅習慣,但係Take……太少面對,所以總係好慌張。」
我曾看過父母對患病的姊姊那種失望,以及想要放棄她的情況,覺得她沒用了,無法指望了,小時候父親就有次在發脾氣時甚至用腳踩了姐姐一下(當然現在想來或許他們也只是不懂如何面對精神病這回事,畢竟在他們的年代只有痴線,沒有精神病);母親也無數次在我答應她要求時便稱讚我,一不允諾便說我不孝,養我做甚麼之類(現在自然明白那並非真心話,只是無意識地運用了情緒勒索的方法而已)。
這些經歷都在我心中種下了「想要回報,便得先付出」的想法,那怕是雙親的愛。

長大後漸漸能明白許多事情,但年少時習得的恐懼或念頭卻早已根深蒂固,即使想要拔除,也往往只能砍掉表面的支節。它們仍然存在,只是可能每次都長成不同的模樣,想要另尋生機。我也放棄了與它們廝殺,只願彼此能好好共存並生,雙方也不要太過分,就那樣,盡量地自在生活就好了。

找到原因以後,內心好像舒了一口氣。
雖然或許未能把結解開,卻不再那麼徬徨,不再如此困擾。
既然知道只是不習慣,就慢慢習慣好了。
我有時間,也有了會待我好的人。
是能相信即使偶然我怠慢了,也不會離開我的人。
大概,這就是安全感吧。

願你也能活在心安的世界裡。
(寫於Patreon 20/03/2021)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