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願意體諒你的難過,你也願意包容我的不足嗎?

Charis Hung-Life 於 04/02/2022 發表 收藏文章

最近有位朋友患上了癌症,但她沒有埋怨,只是覺得每個人都有機會患上癌症,那個人為甚麼不能是自己?我很佩服她的豁達。她還說覺得自己一直以來也很努力生活了,也活得足夠,要是治療會比不治療痛苦,不治療也可以。

「已經厭世好耐。」
「辛苦你了。」
「有啲說話只係同你講到,同屋企人或者朋友講,佢哋會鼓勵你。」她頓一頓。「最怕被鼓勵,因為知道你都係厭世嘅朋友,所以先敢坦白。」
我笑說:「所以畀人知厭世係幾咁好。」

但回頭想,要不是她開首就告訴我,自己對於患病的看法,或許我也不會懂得該作何取態,畢竟對某些人來說,患癌就像天塌下來,整個世界都崩毀了,這時候我不該和她一同傻站著被擲傷,而是應先攙扶她到一個安全能夠停留休息的地方。可我這個朋友呢,卻是也無風雨也無晴,我自然可以和她閒聊人生,講講關於安樂死的事情,也談談人生不在乎長短,重要的是意義……
於是我明白,我能帶來安慰,全靠被安慰者的引領呢。
想起某次有位讀者inbox我,和我長長地傾訴了很多。
她提到的其中一點,是每次身邊有人讓她準時吃精神科藥物她都會覺得難受。我想起過去姊姊剛確診患病時,我們家也一樣,很在意她有沒有準時吃藥,不吃的話就會很緊張,她試過把藥丸拋出窗外,也試過把藥含著然後吐掉。到了後來,媽媽都會在旁監督,現在想來,大概那時姊姊也是相當痛苦吧。

我說:「我屋企都有兩個精神病人,所以我好抱歉自己都講過準時食藥呢樣嘢。雖然唔係希望你原諒佢哋,但只係想畀你知道,有時候人講呢句說話,背後嘅意思其實係無助,因為唔知可以做啲咩,因為相信藥物,所以只可以一再重覆講呢啲說話……其實講嘅時候都覺得難受,但有時或者只係唔知道仲可以講啲咩先可以真實幫到你,不過有時可能如果係噉,咩都唔講更加好。」

她回道:「或者自知冇暴力傾向唔會傷害人只會傷害自己,會覺得唔食藥係我自己嘅選擇,我可以自己負責,所以聽到嘅時候其實會好嬲,係覺得佢唔明,因為啲藥唔係食在佢身嘛。如果叫人食藥係因為無助,選擇相信藥物,噉選擇唔食藥嘅人,嗰刻大概就係望到希望。佢希望控制到自己身體唔好再出現副作用。人生控制唔到嘅嘢已經夠多,佢只係希望控制到自己隻手唔震only。佢盼望聽日唔食藥嘅自己都可以過得好。」

她說真的寧願別人沉默,只要陪在她身邊已經足夠。

聽完她的分享後,我覺得很哀傷。
她的願望只是如此卑微,卻如此難以達到。
也讓我更深體會到,不適當的言語比起沉默更為差勁。

可現實是無盡的沉默也會帶來距離和誤會,所以最好還是如果我說錯了話,如果你覺得難受,請告訴我,請原諒我的不足為你所帶來的傷害,我會聽進去,然後更好地陪伴你一同度過;也深願若我難過得無法為你考慮更多或體貼你的需要,甚至因不安、憤怒而推開你時,你也不會輕易離我而去。

我們原是如此脆弱且充滿限制,但希望存在當中的愛能成為彼此牢不可破的羈絆。
願我們能相信對方,跨過對方無心之失所劃下的傷痕,堅壯地走下去。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