損壞的我們

Charis Hung-Life 於 15/05/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你會唔會覺得我好煩? 我自己都覺得煩,可能因為咁,我都好少同人一齊去旅行。」
說的時候,他正在整理第n次行裝。

每一次他從背囊中拿出物件,無論是細如一包紙巾還是大如一個File,他都必須重新執整整個背囊。
時間緊急也好,時間很多也好,他都無法不去在意曾郁動過的背囊。
他必須確保,每一樣物品都有好好安放在屬於它們的位置——即使明知道剛才根本沒有觸碰到它們。
再嚴重一點的話,世間好像管這樣的行徑做「強逼症」。

我笑笑。
「唔會呀,因為我仲煩。」

是的,我也真的好煩。
我有「恐懼無法去廁所」的強逼症。
意思是,只要我意識有一段時間可能無法自如地去廁所,我就會好緊張。
比如看一套90分鐘或以上的電影、搭一列超過30分鐘的列車或要開個長會之類。
並不是真的超有需要(我絕對可以幾個鐘頭甚至大半日都不去廁所),而是不安的感覺驅使我必須這樣做才能安心。
否則會坐立不安,嚴重的時候還會覺得腳軟頭暈,恐懼會失禁,無法集中精神。

試過想要靠著意志力去征服這件麻煩事,當然是不得要領。
那不是道理可以解決到的問題,即使我再三說服自己其實生理上我並沒有很需要去廁所,感覺還是很不安。
也試過輕輕找專業人士咨詢,情況同樣未有改善。
於是最後我想,如果不安,那就在在進入那段「無法去廁所」的時間前先去廁所,去一次不夠,就去夠兩次。
到戲院或音樂會時盡量坐近走廊位,這樣即使真的要去廁所也比較不麻煩人。
我也發現有一隻手機game可以幫助我集中注意力,比較不去在乎廁所的問題。
只要捱過密封的環境,過後我就會好一點。
狀態好的時候,這個「恐懼無法去廁所的強逼症」還會消失得無影無縱。

我已經忘記了這個強逼症是甚麼時候出現在自己身上。
是因為那年上補習堂課時想聽到最後一刻才離座忍到差點賴的關係嗎?
是因為那年食到好飽而一個鐘的車程卻因為塞車最終成了三個幾鐘無法去廁所的關係嗎?
還是因為甚麼呢?
我不知道。
我記得最初沒有這個強逼症的時候自己活得很瀟灑,從來不需要擔心廁所的問題。
(不過以前我一緊張就會想嘔,自從有了廁所恐懼症後反而沒有再出現這癥狀。)

但我知道,人活得久了,就會出現各式各樣的損壞。
像電話用久了,總會不知不覺積累各種問題,就算表面看不見,還是一天一天慢了下來,直到有天開不了機。
我也常常覺得自己再回不去那個當初潔白無暇的自己。
每一天,每一天都一再添加污濁。
如果覺得太消極,你也可以說成歲月為我們添加了屬於自己的顏色。
都一樣。
本質是不會變的。
如果你執著,你可以選擇詮釋的角度。
但這個折舊後的我們,就是經歷著生活的我們。
有好與不好,只是都是戰績。
是與生活奮戰後,留下的痕跡。

「我又唔覺得你煩喎」
「我都唔覺你煩呀」
活久了,誰能不沾染一點怪異呢。
畢竟世界如此瘋狂。
不要傷害人就好喇。
其他的事情,只要舒服就夠了。

P.S. 由於並沒有受過專業診斷,所以文章所指的強逼症並非學術上的強逼症,只是類似的症狀。由於也並沒有嚴重影響到生活,所以無論是我和他也並沒有打算尋醫,所以到底是強逼症、恐慌症還是甚麼都沒有,暫不覺得重要。
文章並沒有意思指向或介紹或解釋強逼症,只想表達人生在世,我們或多或少都不能避免滿身瘡痍。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