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膽小還是謹慎?如何拿捏武漢肺炎期間人與人之間的距離?

Charis Hung-Life 於 13/03/2020 發表 收藏文章

話說今年年初四時,約了一班好友食盆菜。
這是我人生第一次吃盆菜,有點小期待。
沒想到前一日卻得悉其中一位好友剛自內地回來,還是乘搭高鐵。

當時武漢肺炎正在發酵,未到現在的田地。
口罩緊張但仍未如此缺貨,沒有人囤積米、紙巾和消毒用品,但我想起要和她同枱食飯,還是有點頭皮發麻。
如果沒事,自然皆大歡喜。
可是若果不幸感染,那麼我們就會是「一人染病,十八人邊爐有一半感染」的翻版。
會被笑愚蠢,染病的人會被說成自私。
人生大部分事情,其實都會依照結果的迥異而被評論成不同的模樣。

我猶疑著要不要勸退該名從內地返港的朋友,請她自我隔離14日。
這樣會很衰嗎?我是否太膽小,太小題大做了?抑或這其實是謹慎,為大家著想?
最好處理手法該是取消聚會,下次再聚。
可是那個盆菜超貴的,每人要三百多元,而且其他人也沒事……
幸虧那位好友善解人意,體貼地說出狀況,指自己會自我隔離14日,之後才再見大家。

以上的狀況也許或多或少大家都會遇到。
要是當事人毫無防疫意識的話,其他朋友實在會相當尷尬。
而似乎這樣的人也著實不少。

朋友的朋友從事高危工作,可是在放假的日子說悶,想四處約人去玩。
四周的人只好紛紛推說最近有點忙,並善意提醒她也該多休息,高危人士更應好好注意,避免交叉感染。
沒想到她發起脾氣來,指難道自己接下來的日子都要摺埋,不能重見天日嗎?
我聽到的時候好想大聲回答,對呀!對呀!
這不是基本的嗎?
至少在有事情發生了,就該自我隔離14日吧。
很多人也是這樣默默在做,因為一旦發生感染,那些被感染的人多是你最親密的人呀。
為了他們,犧牲一點點很委屈嗎?

不過隨著未有封關,眾多大陸人湧來香港,政府亦根本無能力執行強制隔離的措施,這樣的尷尬情況反而少了 — — 因為你知道根本避無可避。
就算你避而不見所有高危行業的朋友,你連有同事是大陸人的朋友也不見,但只要你落街,沒有人擔保你能不受感染。
除非你真的像某位80後醫師一樣,把家裡變成方舟,準備全家人半年都足不出戶。
只是如此對大多數人來說,或許能減少患上武漢肺炎的機會,可是卻會大大增加抑鬱的風險吧。

自內地回來的朋友說,自己有一點點不舒服會害怕得想死,甚至有一刻想要寫下遺書。
論壇上也是,周不時有人開post問自己是感染了武漢肺炎了嗎?
焦慮使人瘋狂,無法保持良好情緒也是另一種危險啊。

朋友說,做足個人衛生等防疫措施,其他就各安天命吧。
中不中武漢肺炎,在香港,現在似乎是件講彩數的事。
當然減少去人多的地方,超高危人士有點自覺不要為難朋友還是多多少少有點用處就是了。

「唔死就當贏」,衷心希望大家能夠活下來。
當然,我也衷心希望種種黑心的人被WARS打敗,和死亡共舞。
:)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武漢肺炎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