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正在聽的歌(5):不再愛的人也很痛苦之〈罪惡感〉

Charis Hung-Life 於 27/06/2022 發表 收藏文章

藝術能逃脫道德的捆綁。
在藝術的世界裡不存在對與錯,當然人們依然能夠對其作出批判,但藝術是自由的。這裡沒有規則,只考驗你的勇氣,你敢運用想像力走到多遠?免於世俗的束縛,才能誕生出像〈原罪犯〉如此瘋狂卻又細膩深刻惹人反思的電影。

在愛情的世界中,有很多訴說失戀痛楚的情歌:被拋棄、想復仇、心碎、崩潰、振作、活得比對方更好……形形色色,多不勝數,但全都是從被分手那方的視覺與情緒出發,鮮有描繪提出分手那方的情感與想法。或許是受害者的情感更易引起共鳴,有甚麼比勾起傷痛更易讓人的心變柔軟?又或許普遍大眾都認為選擇分手的人就是壞人,壞人有甚麼資格叫痛?所以當我遇見〈罪惡感〉這首歌時,就覺得很難得 — — 長相廝守不一定是愛情最美好的結局,有時天堂也可以是地獄。主動分手的人或許不是自私,恰恰相反,他/她只是希望對自己誠實,也對另一半誠實,希望彼此都能走更好的路而已。當然,傷害是無論如何也存在,這是無可辯駁的。

〈罪惡感〉是A Lin在2014年的作品,這位被稱為天生歌姬的歌者總是用她厚實的中低音及充滿情感的歌喉征服眾人。

歌曲開首便唱:
「愛情可以有多長 微笑可以有多假
我撕開了包裝 還可以退還嗎」

我們總覺得愛情如果能天長地久,或是愛上一萬年便是最美好,可是如果有天「長久」反成了一種折磨,那怎麼辦?
當你開始覺得「時鐘好慢 而永遠好長」,或許你便該思考,真的要繼續下去嗎?
撕開了包裝自然就得買回家,這是負責任的做法,但要是不想要了,該怎麼做?一般而言,我們對於反悔的人總是狠狠責難。

所以詞人才會寫道:
「望著飛蛾在拍打 精疲力盡的翅膀
找不到一扇窗 能逃出這天堂」

「這個世界那麼大 哪裡能痛哭一場」
無論怎麼想,都找不到出口。

「你不會知道我 對自己多失望」
不止是不想面對別人對自己的非議,還有自己對自己的責難。
最難以面對的,從來都是自己。
我怎麼成了自己最討厭的負心漢,還傷害了曾經最愛的你?

可是要是愛情已變成「為愛 說著美麗的謊話」,拼命抵抗「想飛的渴望」還「把承諾變成了懲罰」,就像歌曲結尾所言:「我們何必這樣 為了罪惡感留下 何必這樣」。如果愛情已經走到這樣的地步,分手才是對兩個人的祝福,也是尊重愛情的表現。虛偽地在一起,假裝已經裝得下一隻大笨象的裂縫不存在,累鬥累地糾纏,才是殘忍。

所以說,不要讓愛情走到這樣的地步,不要「一旦得到了對方 愛就停止了生長」,更要設法擋住「時間對愛的謀殺」。
記得,讓愛流動,記得眼裡要有對方,而不是眼眸空有對方的倒影。

祝福大家的愛情都不用經歷〈罪惡感〉的階段,可以一直幸福地享受愛情的甜蜜就好了。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